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你是谁
    嬷嬷叹气,还是孩子,这一关就是半年,大人都受不了,这一切都说明这个孩子是稳重能沉住气的,是可以教成才的,不会没了她的名声,她也看出这一点才答应王妃照顾好关锦兰。

    关锦兰满脸欣喜,“嬷嬷最好了!”

    苏嬷嬷面容带笑:“记得晚饭前去王妃那里用餐就好了。”

    关锦兰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嬷嬷放心,我一定准时到!”说完,给苏嬷嬷福了下福礼,这才带着梅儿向外走去。

    苏嬷嬷听言唇角弧度忍不住的上扬,怎么感觉心情这么的舒畅呢!

    关锦兰边走边听梅儿一路兴奋的呱噪讲解!

    “潽济寺是大齐的护国神寺,听说出过一位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的圣僧,这个圣僧活了一百零六岁呢!涅槃后舍利还在寺里供奉着,引来善男信女无数。”

    “潽济寺原名普陀寺,因这位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的圣僧,而被大齐的皇帝改名为潽济寺,意为普济天下。寺庙占地达六百多亩,僧人八百多名,分前、中、后院,是大齐最大的寺院,全国佛教活动的中心,历来是豪门贵胄前来上香祈福的场所。”

    “梅儿,你休息会嘴巴子,我自己看!”

    “哦!”

    潽渡寺一共分三个大的院落,第一院落,“普光明殿”又分前后院,前院对的是豪门贵胄、世家公子,后院则争对名门闺秀,与世家公子倒是区分开来。

    第二院落,“普贤殿”也分前后院,针对的是学子和平民。

    第三院落,“地藏殿”针对的是贱民和奴婢,同样分前后院。

    第一院落,又分“伽蓝殿”,“六祖殿”,“藏经阁”,大小院落十六个。关锦兰走在殿与殿之间,不免有些压力,心情都紧张起来,手里掌心微微出汗。

    关锦兰以前倒是不信鬼神之论,可是,在现代自己已死,可却在古代活的好好的,这心里能不慌吗!

    梅儿看出了关锦兰的不对劲,笑道:“大小姐,不如我们去后山玩玩?”

    关锦兰赶紧的看着梅儿说道:“怎么去?”

    “您请跟着梅儿来,那里的秋海棠可漂亮了!”

    “那到时我们采几朵回去送给王妃娘娘。”

    “哎!大小姐,还是你想的周到。”

    关锦兰心里得意,那是,也不看姐是谁,你还以为是原身,那个胆小如鼠的大小姐,把所有的委屈都埋在心里。哼!本小姐不是那样的人,谁要敢欺侮本小姐,本小姐就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心里尚亮,跟着梅儿,两人嘻笑耍闹着走向后山那条路,细语轻笑,好不轻松欢快!

    微风徐徐,花香扑鼻而来,关锦兰看了眼梅儿,心想,这鬼丫头这差事办的不错,回去得好好赏赐她。毕竟这一路走来,梅儿为她所做的一切她可没有忘记。一边走一边盘算着,赏点什么好呢?

    思绪行走间关锦兰就被眼前的景色给震住了,这,这也太美了!这应该怎么形容?应该叫做海棠垂丝路,只见路的两边海棠生机蓬勃,成簇的艳丽花姿,那是楚楚动人,娇柔红艳,远望犹如红云密布,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关锦兰不知觉就背出了宋真宗的诗:“高低临曲槛,红白间柔条。润比攒温玉,繁如簇绛绪。”

    同时也理解了古人所言的,一时开处一城香的美好诗句。沉醉在如此美丽的景色里,海棠花一时在她眼里那就拔不出来了。

    梅儿见了,就知道大小姐这是高兴!不错,还听到了大小姐作诗了。不过,大小姐什么时候这么有才了,她怎么不知道,看来回府后,还得更用心的伺候大小姐才行。”

    关锦兰浑不知道自己除了被梅儿打量了去,还有一个人正抬头在看着她,心里冒泡,震憾。

    一首现代流行歌曲就从关锦兰的嘴里唱了出来:

    “啊哦,

    啊哦诶,

    啊嘶嘚啊嘶嘚

    啊嘶嘚咯,嘚咯嘚

    啊嘶嘚啊嘶嘚咯吺

    啊哦

    啊哦诶

    啊嘶嘚啊嘶嘚

    啊嘶嘚咯嘚咯嘚吺

    啊

    啊呀呦

    啊呀呦

    啊嘶嘚呔嘚咯呔

    嘚咯呔嘚的咯呔嘚咯吺

    呔咯嘚呔咯嘚呔咯嘚

    吠咯嘚呔咯嘚呔嘚咯吺

    唉呀呦

    啊呀呦

    赵世子惊絯炸毛,终于坐起了身子,看着关锦兰,柳眉风眼,秀挺的鼻梁,脸上的酒窝随着焉红的小嘴吧吧的时隐时现,甚是调皮灵动。

    白晰的皮肤泛着柔和的光,穿着淡蓝色撒花对襟褙子,隐有少女长成的姿态。听着她刚才吟诵的诗词肯定是一个非常有才情的女人。

    可,现在这鬼哭狼嚎,这算什么,这又是哪一个?难道真是慧极必伤。

    “你吵对于你自己来说没什么关系,可你妨碍到旁人,那就是你的罪过,这位小姐,这里可不是你家的后花园。”

    赵世子调侃,句句挤对人之外,眼睛还死死的瞪着关锦兰。

    关锦兰扶额:我的娘哎!这是那里来的毒舌,赶扰本小姐的好心情,没看姐在飙歌吗?

    梅儿大惊吓,赶紧闭上可以塞进鸡蛋的嘴巴,她刚才也给她们大小姐给吓着了,大小姐这唱的是什么呀?

    可这里什么时候有个男人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梅儿风中凌乱,大小姐这下亏大发了,容貌给人偷窥了去。她闯大祸了,严重失职,赶紧拿出面纱,给关锦兰遮住。

    将功赎罪,减少最低损失。

    “大小姐!”梅儿,垂眩欲滴,看着关锦兰。

    “回去再说。”

    “哦!”

    梅儿暴怒调转枪头,对准赵世子,“那里来的登徒浪子,敢偷窥我家大小姐,扰的我们大小姐赏花,你可知罪?”

    赵世子呲鼻!什么时候轮到个奴婢在这里大吼大叫。“阿东,清场。”

    “啊!”梅儿大叫。

    关锦兰眨巴了下眼睛,看着梅儿被人捻小鸡一样的提走了,都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还多了个人,梅儿就这样不见了。

    内里颤抖不已:妈呀!她刚才看到的真是轻功!我滴个神。

    以她现代看宫剧的经验,刚那个应该是暗卫,眼前这个球到底是哪一位呀?都能用上暗卫了,那可不是一般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