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王妃赐人
    李嬷嬷眸色冷冷,“我们人多,再说我们娘娘喜静。”说完头也不回的赶紧追了上去,谁有空应酬你这个不知所谓的老婆子。

    老夫人直气的面红脖子粗,身躯一个儿净哆嗦:王妃欺侮她也就算了,这个该死的嬷嬷也敢欺侮她这个伯爵府的太夫人了。

    双眸泛白,一个倒仰,生生被激‘晕’了过去。

    伯爵府的奴婢小厮又是一阵的手忙脚乱,出门没看黃历,两主子都晕了,一个姨娘还挨了打。

    忍不住叹气摇头,这趟差事办的——回府可看不到好脸色,可就千万不要迁落到我们的身上,不要罚我们的月例银子唉!

    这边,关锦兰被苏嬷嬷和梅儿扶到了王妃的厢房,躺到了王妃的床上,正偷着乐呢!

    “鬼丫头,还装,到姨这里就不要再做戏了!”

    关锦兰没法,只得睁开眼睛淡笑着说:“还是姨精明,什么都瞒不过姨的眼睛,可兰儿实在是没法子了。”

    “跟姨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关锦兰闻音,双眼含泪,金豆子滚不完,哽哽咽咽着说不出话来??????

    王妃大怒:“指着梅儿道,你说。”忠勇伯爵府真是好样了,把个嫡出的大小姐逼到这种自毁名誉的地步。

    “王妃娘娘,二姨娘抢了大小姐的亲事给了二小姐,还要把大小姐的嫁妆也抢去,这次来寺里,就是想把大小姐留在这庙里,好让她们便宜行事,而且听说林府那边也是同意了。”

    “混账!竟然还有这样的事,你那个好父亲知不知道?”

    “我,我,我父亲大概是太忙,没能,没能见上面。”继续哽咽。

    “梅儿,继续说!”

    “是,娘娘,我们大小姐苦呀!自夫人去世之后,我们大小姐就被禁足了,一直到今天才是第一次出门。”

    “什么?”王妃拽紧了手里的帕子,转头,“可怜的兰姐儿,这伯爵府也是个狼窝,你今后有什么打算,说出来让姨帮你参谋一下,可好?”

    “姨!还是你疼我呀!”

    “你个傻孩子,你母亲去的早,姨这段有事也没能顾上你,你受了委屈,也没有人能帮你,好在姨今天在这,你有什么打算,你就说,姨能做主的,都帮你。”

    关锦兰一听着,那金豆子更是不要命似的往下掉,一串串的,看得王妃、梅儿一屋子的人心里酸楚不已。

    这,王妃还真是好的靠山,她并没有忘记原身,而只是因前世子的死,伤心不已,或许还有别的什么事,才没能顾上自己。

    当然自己是不能和王妃的亲骨肉相比的,但这样也够了,王妃心里有原身,这比什么都好!姐这次终于得救。

    “姨,”关锦兰叫完起身就跪了下来。

    “快起来!你这个孩子有什么你就说。”

    “哎!我想二姨娘和妹妹想要我的婚事,那就让给妹妹吧,好在我对林府那哥儿,也没有什么好感。而林府也同意和二妹妹做亲,想来也是喜欢二妹妹的。这些我都不想争,也没意思,姨,您说?”

    “是呀!”王妃就道:“以前看林府也是个好的,可没想到现在会变成这样。你不想要这亲事,我也能理解你,那你以后准备怎么办呢?”

    “姨!我,我想拿着我母亲的嫁妆在母亲的别院里生活,等弟弟回来,以后我就跟弟弟一起生活。”

    王妃惊道:“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等着,跟弟弟一起生活,这姨都可以理解,也可以帮你,但你以后还是要嫁人的。唉!这些你就不要想了,有姨给你做主,伯爵府不管你,你还有我,以后姨给撑腰。”

    “??????姨!”音落,整个人就扑到了王妃的怀里。

    鲁阳王妃怀里多了个软软的身躯忍不住一僵后,抬臂环住,“你个傻孩子,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害怕,有姨给撑腰。”

    “嗯!”

    鲁阳王妃看着懒在她怀里兰姐儿,唇角的弧度竟不住的上扬。她这辈子就生了两儿子,一个还进水了,现在这个,整天冷冰冰的。

    以后多了个贴心小侄女,这感觉,还真是不错!

    关锦兰感觉着腰间手臂力度,心下终是松下一口气来:总算是找到靠山、抱上了大腿。

    李嬷嬷眸色平静,恭敬道:“娘娘,伺候大小姐的周妈妈求见。”

    “让她进来!”

    关锦兰一听一看,王妃这脸色和口气都极为的不善——完了!

    “姨,这段时间多亏了奶娘和梅儿,要不然兰儿可能都没办法见到姨了。”说完那金豆子又是一串串的往下掉啊!

    鲁阳王妃轻叹一口气,“你这可怜的孩子,姨也没说你奶娘什么,你这就护上了!赶紧的把你的金豆子给收起来,我就看不得你这孩子哭。”

    关锦兰小脸发红,“姨,有你疼我,感觉真好呀!”

    鲁阳王妃哭笑不得,抬手轻点关锦兰的额头,“瞧,你这个小样,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撒泼耍浑,得,知道你是个心善,疼人的。”

    关锦兰低头,牵着王妃手,晃来晃去的撒娇。

    姐容易吗?姐骨子里可是成年人,以为眼泪是那么容易掉啊!本小姐的腿肯定是掐紫了。

    “奴婢,参见王妃。”奶娘福着身子给王妃请安。可,半响都没听到王妃叫起的声音,心里忐忑,狐疑。

    “姨!”

    “你个鬼丫头,这就舍不得了?起吧!看着你精心伺候兰姐儿的份上,这次就不罚你了,这以后你可知道要怎么做呀!”

    奶娘闻言,站起早已僵硬的身躯,极快地偷瞄了鲁阳王妃一眼。

    浑身就象掉到冰窟里,王妃虽面上露七分笑意,可眸里的冷色和善言笑的面容却成相反的对比。

    王妃,这是对自己不满意,在敲打自己,逼她表态呢!

    “奴婢该死!没有护好大小姐,请王妃娘娘教导,为大小姐做什么都是应该了,可奴婢笨拙,想不出好法子,这才护不住大小姐。”说完,‘啪’的一声跪到了地上。

    “哼,你能这样想,还不算是全笨,起吧!”

    “是,谢娘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