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抢人
    二姨娘一惊,生怕梅儿这个死奴婢发疯,而伤着自己。

    “大小姐,你醒醒,你可不能给人逼魔怔,奴婢没用,不能保护大小姐。”梅儿连哭带说,把大小姐在伯爵府常年受欺侮的处境描述得淋漓尽致。

    二姨娘气的要呕血,这该死的奴婢,她都在说什么?

    “都愣在这里做什么,赶紧绑,拖到厢房去,把嘴巴堵上。”音色尖利,心里呜呜滴血,绣女儿的名声和嫁妆都快没有了啦。

    “我都不知道,堂堂伯爵府什么时候能到一个姨娘做主,这是要绑谁呀?”这轻轻柔柔的声音在这时候就显得非常的突出。

    “有你什么事?你是哪来的葱啊!哪凉快待那儿去。”二姨娘咬牙切齿忍不住发飚。

    老夫人一听,这声音不对,抬头一看,啊!这不是鲁阳王府的王妃吗,这事闹大发了,刚还想上前进礼呢!

    “阿咪陀佛!”

    老夫人赶紧稳住心神,这次丢人丢大发了,潽济寺还好,多添点香火钱就可以,想那主持方外之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可王妃就不是她能打发的了,唉!总的有一个顶罪不是?罢了,一个姨娘,罚了就罚了。

    “住口!”老夫人一改刚才的态度厉声道。转头,又一脸温和地跟王妃娘娘道:“王妃娘娘,最近身体可安好?”

    “嗯!”声音不轻不重。

    这头,关锦兰一听,嗷嗷——原来这就是鲁阳王妃啊!忙捏了捏梅儿的手,示意梅儿赶紧抓住机会,然后继续装死。

    梅儿身躯一僵,刚她家大小姐掐她腰了。

    呜呜——是该掐!

    身躯一扭扯着嗓子哭着冲到了王妃的跟前,“王妃娘娘,奴婢参见王妃娘娘!”

    “那来的刁奴,敢冲王妃娘娘!”

    “没事,你是谁呀?”

    “王妃娘娘,奴婢是梅儿,是伯爵府大小姐的贴身大丫环,奴婢当年还跟着我们大小姐去过王府玩过几次呢!我们家大小姐生生给气晕过去了,王妃娘娘你可要给我们大小姐做主呀!”说完呜呜咽咽的就又哭了起来。

    “哦!”王妃娘娘就朝着锦兰这边看了过来。“呀!这还真是我那可怜侄女吗?苏嬷嬷,赶紧了,先把人扶起来。”

    “是,娘娘。”

    伯爵老夫人一看,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蚊子,斯斯哎哎道:“哎!王妃娘娘家里都是些招心的事,脏了娘娘的耳朵呀!”

    “兰姐儿是我侄女!”言下之意,关于兰姐儿的事她不觉得脏。

    老夫人闻言一僵,无奈不得不开口继续道:“兰姐儿是我们伯爵府的大小姐,今天这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吓着了兰姐儿,我定不饶她。”

    王妃闻言,“哦”了一声,然后淡淡睨了眼二姨娘后,静静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直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几个意思?这是逼死她这个老婆子呢!

    今天这事处理不好,伯爵府的名声就真的没有了,那可是丢到鲁阳王妃面前了,丢到王妃面前那就等于丢到皇后面前,要是王妃在皇后面前说点什么,那还有他们伯爵府的好!

    后宫连着前朝呢!

    一个姨娘而已,能为伯爵府做点事,那是她的荣幸。罢了,“来人把这个吓着大小姐的姨娘拉下去打二十大板。”

    “老夫人”二姨娘哀求的叫了一声,眼里眼吧吧地看着老夫人。

    老人转头,李妈妈就走过来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了,难道要老夫人自己动手。”说完低头,在二姨娘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二姨娘就不出声了。

    婆子们一听这是要真打二姨娘了,二姨娘也不出声反对,她们也只好把二姨娘给拉下去。

    一会儿,‘啪啪‘的板子声就响起了。

    可,她们可不敢真打,万一二姨娘把这仇记到她们的身上那就糟了,伯爵府的工作可不能丢了,她们可是上有老下有小的。

    王妃面色淡淡,“李嬷嬷,去看看,可别打出个好歹来。”

    老夫人咬牙,这是怕她们做戏呢!斯人太甚,可鸡蛋不能碰石头,今天这口气怎么也得忍!

    但是,兰丫头,回府后你可不要怪我这个祖母无情。这仗——你是怎么躲也躲不掉!

    老夫人这一想,心理舒服了不少。

    “王妃娘娘心善又是日里万机,兰姐儿就不好劳烦王妃娘娘了。”意思是你也帮兰丫头出头了,别人家的家事你就不要再管了。

    “那可不行,这俗话都说,路见不平有人铲,更何况这可不是别人家的事,兰姐儿她可是我侄女,我要不管,别人可戳我的脊梁骨,老夫人你说是不是?”

    “??????您,说的是!”老夫央央道,非常之呕火。

    关锦兰偷瞄老夫人那纠结的脸,那身心都是无比舒服。你妹了的,好想高歌一曲!

    王妃刚巧转头,无意瞟见关锦兰捉臆的小眼神儿,不由乐在心里,“青荷,赶紧帮梅儿扶大小姐去厢房好好梳冼休息一下,再去请个沙弥过来看一下。”

    梅儿一听干嚎的声音又大了一个分贝。“苏嬷嬷,还是你帮着梅儿把我这个可怜的侄女扶到我的厢房里去吧!”王妃就说道,完后看也不看老夫人,转身就要走。

    “王妃娘娘,”老夫人急着叫道,可不能让兰姐儿去了王妃那,她和二姨娘算计锦兰的事决不能给王妃知道。

    王妃这才转身,看着老夫人一脸为难的样子,“呀,”用手帕抺了抺嘴角才说道:“我都大半年没见过我这侄女,刚才有点急了,忘了老夫人你还在这儿呢!老夫人呀!你可得成全了我这颗心。兰姐儿,现在这个样子,我这心里难受,就想就近照顾她一下。您老,可不能跟我争!”说完摆了摆手里的帕子,转身老夫人“啊!”的一声,还没来的及开口说话。

    “老夫人可是不放心我们娘娘照顾大小姐?”

    老夫人一听,头大如斗,“没有的事,兰姐儿能得到娘娘照顾,那是兰姐儿的福气,我们开心还来不及呢!可姐儿现在这样,我也不放心呀!不知可否让老身也跟去看着好搭把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