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出发前
    “你们俩也下去吧!明天可是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关锦兰说完就朝梳妆台走去,排腹:想着要默写个什么曲子,好把那世子给震住。

    而此时鲁阳王府的赵世子却打了两个很响的喷嚏!阿东隐在暗处看着世子,心道:嘿嘿!看来又是哪个姑娘不长眼犯花痴,想我们世子爷了!

    关锦兰坐在梳妆台前,轻轻的敲着,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想事,这是锦兰想事情的老习惯。

    这会院子里那是安静极了,只能听到沙沙的风吹竹子声。

    而奶娘和梅儿这会正在耳房,翻箱倒柜想找合适的衣服明天给大小姐穿去寺庙。

    对了!就这两首“梅花三弄”和“笑傲江湖”,要知道这两首曲子就是现代那也是很受人们喜爱的。

    “梅儿,磨墨。”

    奶娘闻言,抬臂伸手一推,“梅儿,你愣着做什么?大小姐叫你过去磨墨呢!”

    “啊!哦,这就来!”脚步欢快地从耳房走了出来,“大小姐,有办法了是不是?”

    关锦兰瞳眸浅垂,密而长的睫毛遮住眼眸的神色,“是有办法了,不过,明天还需要奶娘出力,才能把事情办好!”

    “大小姐,你就放心吧,老奴就是拼了命,也一定会把这件事办好的!”

    她的大小姐容易吗?竟被人逼入如斯地步,她再不得力,也不能让那些人如意!

    关锦兰转头,看着急急来表忠心的奶娘,“跟他说,只要他肯帮我两个月,我还会再给他写两首,另一定要讲清楚,我们是请求。”

    奶娘:“我晓得了,可怎么不求王妃?当年夫人和王妃是那样的要好。”

    “奶娘,你也知道,那只是当年。”

    音落,低头看了看自己默写的这两首曲子,谱子虽然不是很漂亮,但也还是能见人的吧?没办法,谁让姐不是古人呢!

    本小姐用不惯毛笔,虽练习了这半年,自己看着也觉得非常之别扭,叹了一口气,是再练习?还是想个法子用什么代替这毛笔,只希望那世子能耐心的看完。

    “奶娘,你一定要请世子爷看完,才可以回来,我们只有这次的机会。”

    “是!大小姐。”

    “梅儿,墨都磨出来!”

    “呀,大小姐奴婢走神了。”

    “嗯,看出来了,想什么?”

    “哎,这不是明早去寺庙穿的还没挑好,奴婢正愁着呢。”泄气,一件合适的秀裙都没有。

    “别费那个心,堂堂伯爵府不会丢那个脸,你就等着,明儿肯定有人给你们大小姐送衣裳来。”

    “真的?”

    “煮的!”

    呃:???????

    “??????大小姐!”

    “珍珠都没这么真,行了吧!梅儿,这件事你就别再操心了,还是赶紧地想个办法给我借一本《大齐律例》,今天晚上我要看。”音落,抬手就请梅儿额头吃了一个爆粟子。

    “大小姐,疼,奴婢现在就去。”抬手揉额头。

    关锦兰似笑非笑似地看了扫了眼梅儿,“还不去,怎么想吃一粒?”

    “奴婢,奴婢这就去。”

    关锦兰看着离去的背影,心里是止不住的发慌,如果明天的事情不顺利???一想到这里,不觉间浑身的寒毛倒立起来。

    必须再想一个退路——哪就是跑路。可跑路,就必须申办一个身份文牒,一个女子,若是独自开府,是否有例可寻?

    一直到吃晚饭的时候,梅儿才借到书回来,因大家心里都装着事,这顿饭,吃的非常之沉默。

    晚上锦兰翻看着这本借来的《大齐律例》,非常的失望,大齐开朝二十三年,竟无相关立法,那就更无案例可寻了。

    或者说,撰写此律例的人,根本没有想过女子会背井离乡单独开府。

    她叹了口气,将书丢到了桌子上,开门走了出去。

    现在她就是一个被绑住了手脚的人,空有一副健康的身体,即便有很多的法子,也没有能力施展。在这里,女人的地位,实在是让人心寒,丛使有办法拿到嫁妆离开,可若是想单独开府,那是比登天还难。

    到底要怎么做,在这个古代社会的女人,根本就没有得选择。

    关锦兰随手折了根竹枝,来来回回地手里不停地挥动着,奶娘和梅儿就这样看着她,该是担心极了。

    “都回房吧!早点休息。”

    “是,大小姐。”奶娘满脸的郁色,“大小姐,你现在不过十四岁,却要经受这些,奴婢对不起夫人,没有照顾好大小姐。”说完,呜呜的哭了起来,梅儿跟着眼泪也像不要钱似的掉落下来。

    “好了!”关锦兰牵着她俩的手,安慰道:“车到山前必有路,不会有事的。嗯!”关锦兰的语气非常沉稳,有种让人莫名的心安,奶娘和梅儿应是,心里的担忧变少了一分。两人没有再说话,各自回房间去休息去了。

    关锦兰脱了衣裳坐在床上,看着床头柜上那本《大齐律例》,目光一顿,到底该怎么办呢?

    妈的!

    穿越的人生怎么就这么难,为嘛别人穿越有空间自己没有啊!为嘛别人吃香的喝辣啊!本小姐就天天啃草,还要给人算计,命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啊!

    賊老天!不带这么玩人的,嗯!给点福利行不行啊!

    本小姐求求你呢!哎呀!拿起枕头捂住脸,可真是穷途未路??????睡!天塌下来,有高个给姐顶着,活一天是一天。

    本小姐就当自己赚了,赚了。

    第二天清晨,“大小姐,快起床了。”

    “有人送衣服过来了?”生命不息,斗争不止啊!

    “大小姐,还没有,会不会不送啊?”呜呜??????想哭。

    “你把心给我放肚子里得了,有人来敲院门,再叫我起床。”呀!大小姐平时可没睡过懒觉,今天是什么回事?

    奶娘和梅儿同时倒抽了口凉气,若有所思地看着转头要闭上眼的人后,退出了房间。

    关锦兰‘呵呵’一笑,可不管她们两个在想什么,倒头,那是扯被子继续睡。妈的!算计本小姐,本小姐还不能气气他们,急死他们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