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寻缘由
    关锦兰看着奶娘作态,心里忍不住排腹:“奶娘你这样紧张是搞哪样?你这样可是很容易让别人发觉的呀。”

    “万一老婆子和原身的新母亲或姨娘们的人发现她察觉到此事,不定还会出什么事呢!”

    于是赶紧把奶娘叫了回来,“奶娘,往后还有很多的事需要你来打点,你的神色可一定不能轻易叫人看了出来。”

    “对对,大小姐说的对,老奴这次是慌了,老奴该死!差点坏了大小姐的事。”

    “没那么严重”,关锦兰道:“但凡有事发生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更稳重。”

    “是,大小姐。”

    又等了一盏茶的功夫,梅儿还没有回来,关锦兰也忍不住开始焦急,可现在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

    “大小姐,梅儿,回来了!”

    奶娘因激动而又要强压着的声音,竟微微带着颤音儿发了出来。

    关锦兰突起的身子,而后又赶紧坐了下来,不能让奶娘和梅儿看出她慌了。要稳住,稳住??????

    梅儿一进院子就看见奶娘站在厅门口,一脸的激动,好像恨不得一把把她抓进去的样子。

    可,她也是三步变二步地赶回来了呀!

    又不能让别人察觉,怕坏了大小姐的事,一路上都是提心吊胆,见人慢走,没人时那是连走带跑啊!

    “大小姐!”

    关锦兰强压下心里的着急,“先喝口水,再说。”

    “梅儿不喝。”梅儿带着喘气说道:“是潽济寺,潽济寺!”

    “好!梅儿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奶娘急切说道。

    关锦兰沉默良久,这才哪到哪?离成功可还远着呢!不过,总算是开了个好头。

    “奶娘,你现在拿着银子悄悄的去找陈家娘子,先给她二两银子,让她赶紧去潽济寺打听明天还有什么府去潽济寺。要快,你就跟她说,中午回来有三两银子,下午回来只有二两银子可拿,但是一定要打听清楚了,另外叫她的嘴巴闭紧点。”

    “大小姐你别急!老奴这就去。”奶娘说完就出了门。

    关锦兰这时才跟梅儿说道:“你坐下吧!好好跟我说一下都是在哪打听出来的。”

    “是,大小姐,奴婢就不跟你客气了,是跟着三姨娘身边服待红霞那打听出来的,五小姐,正急着也想去,可老太太不同意。

    三姨娘去跟老太太求了,也没同意带上五小姐!五小姐在屋里气的扔东西,这才让门外的红霞给听到。”

    “梅儿,你做得很好,你先下去休息一会。”

    梅儿闻言一愣后,佝身行礼道:“是,奴婢这就下去。”

    关锦兰点头,看着梅儿就要消失在门口的身影,眸中划过一抺幽光,“一会奶娘回来,叫她到我的房间来。”

    “啊,哦,是奴婢知道了。”

    “嗯,好好休息一会儿,还有事等着你做呢!”

    “哎!”

    关锦兰看着梅儿下去了,回房歪在雕花床上,心思是百转千回:“自己除了亲事,还有什么是值得别人这样算计的呢?”

    “不要怪我,因我不是原身,这半年来一直过着米虫的生活,也是想慢慢了解忠勇伯爵府的一些事。”

    “所以平时都是少说话,多练字,多看书,就怕奶娘看出点什么,这才有了给奶娘放假的事。”

    “可现在不行,为了自己,也为了原身出一口气,绝不能再叫这所谓的亲人给算计了。”

    就在这时门帘给掀了开来,“大小姐,老奴回来了。”奶娘边走边说道:“都跟陈家娘子说好了,她说让大小姐您不要担心,她一定会给办妥贴。银子有二两就够了,就是不给,看着以前夫人对她的好,她也是会帮大小姐的。”

    关锦兰回神,看着眼前的老人,静默良久,“倒是知道感恩!”

    “谁说不是呢!”奶娘说到这里,略一停顿继续道:“她现在日子也不好过!”

    “哦!”

    奶娘见大小姐好像有听的兴趣,这才继续说道:“陈家那位现在讨了个小妾,对她不是打就是骂,眼里那还有她。”

    关锦兰的眼神微暗,心神略为恍惚,心里却是狂躁,草尼玛!哪哪都有‘死’不要脸的渣男。

    “奶娘,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光顾着伤心,好多的事都记不清楚,后又被禁足在这里守孝,现在想想连个念想母亲的物件也没有。”说完双眼就看着窗外。

    奶娘见着、听着,心里更是难过,道:“谁说不是呢!也没有想到伯爷会这样。”话还没讲完,突然看到锦兰正盯着她看,后背就出了一身的冷汗,做为资深的奴婢她讲了主子的是非,这是大错,腿一软就跪到了地上,“大小姐,老奴犯大错了!”说完看着关锦兰,等责罚。

    关锦兰瞪着奶娘看了一眼,说道:“起来吧!又没说你什么,你在我心里比他重。”

    奶娘听了关锦兰的话,激动的眼泪都滚落下来,哽嗯道:“大小姐!你和夫人真是像啊!”

    关锦兰道:“哦!”

    奶娘说道:“嗯!就是,就是,夫人也对奴婢说了跟大小姐一样的话,您们真是亲母女啊!”

    关锦兰一听满头黑线:这有什么好称赞?

    赶情原身的母亲对她现在所谓的父亲也是这种态度,也是,人心凉了、寒了,也就无所谓了,夫妻做成这样也真是堂堂伯爷的失败啊!

    “起来吧!”

    奶娘擦了擦眼泪才起来,说道:“夫人走得急,没能为大小姐和四少爷打算更多,但也是用了心的,为大小姐安排好亲事,为少爷安排了退路,可是一样也没落下,大小姐的嫁妆还都在府中的库房呢!”

    关锦兰听到这里,发觉自己终算是确定抓住了要抓的重点——嫁妆!

    原身的母亲可是朝阳候府的嫡女,嫁妆肯定不会少。

    而,伯府老夫人做事向来是滴水不漏,这会算计起自己的嫁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那,原身的父亲是不是知道呢?

    又为何会算计到她这里?无力翻白眼,继续腹诽同,如果,跟忠勇伯爵讲,他也不会站在她这边,于事情一点帮助也没有。那自己要怎么做才能保住属于自己的银子呢?对,一定要找一个可以依靠的靠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