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筹谋
    梅儿看着情况有点不对,大小姐一早就不在状态,忙上前拉着奶娘的手,“周妈妈,还是听大小姐的吧!先下去洗洗,再换身衣裳,再来跟大小姐汇报也不迟。”

    周妈妈瞪了眼梅儿,一脸着急的说道:“大小姐,不能等,老奴的心里急呀!大小姐您可不能再这样给她们欺负了。”

    关锦兰闻言,闲闲道:“到底出什么事了?谁要欺负我?”她都被人禁足在此,还要怎么欺负?

    “唉!大小姐!老奴说出来您可千万不要伤心啊!”

    “怎么回事?赶紧说。”

    奶娘听言,愤愤不平张口却结结巴巴道:“林家可能要,要退亲,大小姐,您可千万别伤心!”

    关锦兰愣怔一瞬,退亲?林家!

    脑中本能搜寻,嗯,原来是原身的母亲周楚关氏,在世的时候为关锦兰定的亲事,说好待她守完三年孝就成亲,如今才过去半年,林家竟然就这么等不及的,要退亲了?

    这到底是神马情况?

    呵呵??????果真是落井下石多,雪中送炭的少,到哪都是这个理呀!

    “嗯,知道了!”关锦兰淡淡的说道,脸上没一点悲痛的表情。

    奶娘与梅儿同时说道:“大小姐,你???????”

    关锦兰脸上染上一抺尴尬,垂首,她伤心个呸!再说,伤心有用?

    自原身母亲去世,府上的老太太就以守孝为由,禁她在小院落里,一坐就是半年。期间就连原身的父亲都没来看过一回,老太太还以新丧为由让父亲娶了新当家主母,名为冲事。

    原身母亲尸骨未寒,而原身的父亲却没有反对,可以想像原身的父亲是何等的薄情!就这样娶了祖母娘家的侄女。

    关锦兰闭上了眼睛,没有再说一句话,奶娘和梅儿相看一眼,默契的退出房间。

    在这种时候,原身的祖母为什么要带自己去庙里祭拜母亲,而原身的父亲又为什么会同意呢?

    关锦兰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一定还有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林府现在要退亲,自己的名誉定然受损,将来再谈婚事肯定难上加难。

    可,林府在这时候退亲?

    他们的名誉同样会受损??????这时候退亲绝不会这么简单,一定还有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

    关锦兰慢慢的张开了眼睛,叫道:“奶娘!”

    奶娘一听,赶紧从厅外又走了进来。

    “还有什么事没说吧?一起说出来呀!”

    奶娘吞了吞口水,看着一脸平静的大小姐,心里莫名的急燥,要知道如果退亲的话,那么以现在在府里的地位,大小姐很难再找到像林家这样好的亲事。

    想想都觉得绝望——还有哪个人会为大小姐细心筹谋呢!

    关锦兰眸色幽幽暗暗,看着头垂得低低的原身奶娘,习惯性地敲起了桌面,指甲和桌面相触,发出有‘撘撘’的节奏声。

    奶娘抿得紧紧的嘴巴几张几合后,嘶哑道:“老奴还听到,林府虽与我们退亲,但是还会与我们伯爵府做姻亲??????愤怒啊!

    关锦兰眼眸沉了一下,“关锦秀?”虽然她们大半年没有见过,但是第六感本能的反应在脑海里就是这么一个人。

    奶娘忙点头道,“大小姐,您真是神了,一猜一个准,确是听到说是林府想娶我们府上的二小姐。”

    关锦兰再次闭上了眼睛,陷入沉思:“林府虽说是书香望族,但还是不能跟忠勇伯爵府相比,那他们为何要与自已这个嫡女退亲,而选庶女呢?”

    “他们自己不敢退亲,那么就是忠勇伯爵府的意思,可祖母与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退了她这个嫡女而取庶女!”

    “看来原身真的成为家族的弃子了。”

    心里莫解名生出一抺煞气,如玉葱般的纤白玉指习惯性在桌子上敲出了‘搭搭’的声音。心里默默吐糟:“还真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

    一定要想出办法。

    本小姐,怎么说都不能输给这些古人,前世好歹也是商界白骨精,大小会议参加的一点也不少,从来没怂过,凡领导交给自己的项目洽谈向来也没输过。

    好不容易穿越过来,可不能就这样交代了。

    “梅儿!”

    “大小姐,您吩咐?”气死了,怎么可以这样对大小姐?

    关锦兰看着梅儿满脸着急的样子,“你现在赶快出去打听一下,看明天是去哪个寺庙?”

    梅儿闻音一愣,“是,大小姐。”

    现在打听哪个寺庙有什么用?不过,大小姐的脑子好使,肯定有深意,她还是赶紧把这件事打听清楚。

    关锦兰心思百转,“奶娘,我们还有多少银子,全部都拿出来吧!”

    奶娘‘呜‘的一下跪子在地上,“老奴对不起大小姐,现在就是算上压箱底的银子,也,也就十二两银子。要不是老奴回家,怎么说也有二十银子,一下子老奴就花掉了五两银子,老奴该死呀!”说完嚎啕大哭。

    关锦兰看着奶娘,赶紧起身说道:“你这是做什么?在我心里从来没有把你当作下人,你是除了母亲跟我最亲的亲人,赶紧起来,现在不是哭的时候。”

    “唉!大小姐。”

    奶娘擦了擦眼泪说道:“老奴没有法子帮你大小姐,但是大小姐有什么吩咐,老奴一定给你办到。”身体站的笔挺!笔挺!

    关锦兰嘴角微微抽搐,好么,不用教就会站军姿了。

    “奶娘,后院看门的陈家娘子还在吗?”

    “在的,在的,她还在,新夫人看她只是个守后院门的人,所以现在还没有打发她出去。”

    啪啪!

    关锦兰闻音,高兴的直拍了两下手,这才道:“天助我也!”

    奶娘一听腿肚子一抖,顿时瞪大了眼睛看着关锦兰,“大小姐,你不会是想跑吧?”呜呜·······大小姐如果想跑,那她,她该怎么办才好?

    她不想死啊!

    关锦兰跐牙:她到是想跑,可问题是就她现在这种情况,想什么没什么,要什么没什么,能跑到哪里去啊!

    “没有的事,等梅儿回来再说。”

    “好的呀!好的呀!”

    奶娘轻吐了口浊气,按下正吊在半空中那七上八下的心肝脾肺肾,走出了房门。站在厅门门口不停地望外面看,只盼着梅儿能快点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