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解释
    凌玥微微侧目,眸光微凉,“我有话问你,你回答完了,我就走。”

    江北辰听完她的话,先是一愣,随后还是听她的话将车子开到路边停车道上停下来。

    “你是不是心里还爱着苏若彤?娶我,只是因为我长得像她上大学的时候?苏若彤上大学也是短发吧。”

    江北辰抿嘴,手紧紧握着方向盘,她会知道一点也不奇怪,照片流出来,网络上报纸上纷纷都在报道。

    “既然你还爱着她,为什么要娶我?”

    凌玥认认真真地看着江北辰,他的脸依旧俊美逼人,她看着他的薄唇抿的越来越紧,“很难回答吗?”

    江北辰看着她,那双水灵的大眼睛全都是她的期待还有……害怕。

    “我和她是过去式。”江北辰淡淡的说道,“你和她长得不像。”

    凌玥吞了吞口水,她不知道这算什么回答。

    “是吗?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身上哪一点吸引到你。”凌玥轻笑,看来已经不需要再去寻找答案了。

    江北辰握着方盘的手指节泛白,但声音却清淡平静,“照片上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昨晚去找她是因为有事,炼狱门以为她是我的女人,所以将她抓走。”

    凌玥的手慢慢捂住嘴巴,坚难的开口,“所以……你怪我……”

    江北辰看着她,“我没有怪你。”

    “你嘴上是这么说,可你眼里出卖了你自己。”凌玥紧紧咬着牙,眼里顺着她的脸庞滑落下来,她攥紧了拳,话语里难掩哭音,“你明明还爱着她,为什么要招惹我,为什么要娶我?”

    “……”江北辰的指节更白了。

    凌玥捂着自己的脸失声痛哭了起来,仿佛所有的委屈和埋怨在这一刻都崩塌了,她只觉得心好疼好疼。

    她哭,他沉默,头一次觉得她的眼泪会让他无言以对,无计可施,想哄她却不知道用什么话语。

    凌玥终于哭干了眼睛,她随手抽了几张纸巾,哭乱的擦了擦自己的脸。

    她仿佛是下定了决心,“江北辰,我们离婚吧,回去你把离婚协议书寄过来。”

    江北辰依旧不言不语。

    “我会把你忘了,我们从此陌路,再见。”

    下定决心不也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凌玥潇洒的说完便拉上车门,她打算头也不回地就离开,管他什么初恋,管他要干什么,她只要好好的过她自己的日子,她会过得很好,她凌玥发誓!

    然而车门还来得及拉开,她的手臂就被江北辰抓住。

    “不行。”

    “……”凌玥突然想笑。

    江北辰认真的看着她,神态平静,眼眸淡然笃定,“我们是军婚,而且你这辈子只能是我江北辰的女人。”

    凌玥咬牙切齿,“江北辰,你凭什么啊?”

    他拉过她的手放在手心,“凭什么,就凭你现在是爱着我。”

    凌玥知道他很贱,但是他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贱话时,她还是相当吃惊。

    “江北辰,你果然是人……唔!”渣字还没来得及吐出来。

    凌玥愣了愣睁大眼睛,随后伸手推开他,“放开我混蛋……唔唔……”

    江北辰大手一揽,扣紧她的腰,将她猛地贴近自己,过了一会儿,才将怀里的人儿放开。

    他双手捧着她脸,眼神专注着看她,“玥儿,我那么爱你,难道你感觉不到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