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逃离
    凌玥哪里睡得着,尴尬,羞愤,她自己都说不清楚此刻是怎样的心情,仰头看他,只见他仍然闭眼睛,怀疑他根本就只有三分醒,“让我起来,肚子好饿。”

    江北辰睁开眼,正好撞上她视线,那似笑非笑的看她,大掌扶着她腰背,那暗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正好,我也饿了。”

    凌玥的身体瞬间紧绷,僵硬的不敢动弹,她明显感觉到那此刻低她的是什么,她本能反应的泛起不好的预感,脸上笑容明显僵硬,“我我,起来给你做早餐。”

    江北辰笑弯着眼眉,哪里有一点刚清醒的样子,嘴角噙着一抹坏笑,“不用,已经有现成的。”

    “呃!在,在哪。”凌玥装糊涂,身体不断的往后靠去。

    江北辰笑,扣她的力道一点没有放松,被子底下,身体更朝她倾了倾,搂着她的身体让她能更明显的感觉到他。

    凌玥有些惊慌,急急的说,“江江北辰,已经是早上了,我们唔——”

    凌玥没在开口说话,江北辰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开始享用他那美味的早餐。

    凌玥再次醒来已经是下午了,夕阳透过窗户懒懒的照进来,空气中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暖阳味。

    旁边已经没有江北辰的身影,心里还是有一点点失落的感觉,凌玥半撑着身体想起来,这才发现整个人酸痛的像被什么辗压过似得,全身使不上劲来,她抱着被子放空了一会,才起身进浴室。

    看镜子里的自己,眼神飘忽,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让她一下子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凌玥出浴室,看了看这刚搬来住两天的房子,收拾好一切,当天回组织。

    此时江北辰并不知道她逃跑,还在公司开会。

    夜羽刚出门,就在门口撞见凌玥,以为见鬼了,使劲的两只手搓眼睛,“老老老大,你怎么回来了?”

    凌玥双手环胸,扫了他一眼,冷冷道:“我不能回来?”

    “……”

    自己做什么让她不爽了?夜羽笑的有些狗腿,“老大,人家这不是太久没见到你,是不是太想我了,特意回来?”

    凌玥坏坏的扯着唇,笑道:“你早上吃药了没?”

    “没吃,老大。”呃!不对啊,自己干嘛要吃药啊?

    等他反应过来,凌玥已经回房间。

    她躺床上,昨晚的一切此刻还历历在目,那些羞人的场面让凌玥只觉得更难为情。

    凌玥进空间,没看到小灵狐身影,便去系统商城,每次看到ufo她还是很震撼,打开系统商城。

    “轰——”

    震耳欲聋的雷声在系统商城里间响起,几架泛着蓝色光芒的ufo飞行器在空中呼啸着,然后缓缓的在空间里降落。

    凌玥眼睛眨也不眨的直盯着,妈呀飞碟,它的形状是圆形,ufo高约3.6米,周长大约10米,入地约两米,有3个支撑物像3块石头一样撑着它。

    她打开飞碟舱门,碟舱里只有飞行仪表和指示灯在闪动,凌玥看的兴趣正浓,突然操作盘上的一只红灯闪动起来,不知道出什么问题。

    凌玥慌忙站起来看,显示器上感觉运行正常啊,她还是赶紧出去,太可怕了。

    回房间,她心还是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久久心率才恢复正常。

    首都

    叩叩叩……

    “进。”江北辰抬头,看进来的人,嘴角扯了扯,无视他继续手上的工作。

    傅司御已经习惯他这种态度,自己走到沙发上坐着。

    几分钟过去,江北辰才将文件处理完。

    江北辰挑了挑眉,心情很好的嘴唇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事情查的怎样?不要说连你们影门也查不出来。”

    “还真如你所说的,查不到,他们如同魅影一样。”傅司御也是很吃惊,竟然还有影门查不到的事。

    影门,世界排名第五大组织,只要想查,没有他们查不到的事情。

    完美的唇角上扬起一抹讥讽的弧度,江北辰带着鄙夷的眼光看他,“你可以回去了。”

    傅司御:“……”用完就踢了。

    叩叩叩……

    “进。”琳达瞥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傅司御,随即收回视线。

    “总裁,苏若彤小姐找您,要见吗?”

    傅司御静静的一脸八卦在旁边听,苏若彤不是这家伙的初恋?俩人又好上了。

    “嗯。”

    江北辰又看他,“还不走?”

    “切,小爷才不想当电灯泡。”

    傅司御出办公室刚好撞见进来的苏若彤,扫一眼,花瓶。

    在苏若彤眼里只有江北辰,哪里还容得下其他人目光。

    “北辰,听说你今晚要出席影视盛典,我可以当你女伴吗?”苏若彤此时脸上微微红晕。

    江北辰用魅惑的眼眸看了她,出乎意料的说:“可以。”

    苏若彤知道江北辰今晚要出席影视盛典,刻意来公司找他,这样晚上一起出席,媒体便会捕风捉影制造出绯闻。

    凌玥洗完澡出来,坐到电脑前,登陆微博,手指尖轻轻敲打着电脑,眼神微暗,敲打在电脑上的手指慢慢的蜷缩,自己消失一天,他到现在应该还不知道吧,她眼睛忽然模糊了,眼泪挣扎着涌出了眼眶,忍不住地哽咽。

    屏幕上她那熟悉的身影正在抱着另一个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