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关系有些暧昧
    凌玥头眉皱着看他,“你到底是谁?”

    江北辰眸光中染上笑意,对她勾勾手指,声音低哑道:“过来,我就告诉你。”

    “你。”凌玥不知道他想干嘛,但还是挪着脚步走向他。

    江北辰一把抓住她小手,拉入怀中,紧紧的搂她的小蛮腰。

    “凌小姐,我首先做一下自我介绍。”

    “你放开我。”凌玥有些被他搞糊涂了。

    “我叫江北辰,未婚,年龄二十八岁。”

    突然告诉她他的名字,还真让她有点受宠若惊,“我管你叫什么名字,你快放开我,混蛋。”凌玥清楚的感觉到臂部那抵达她的,她猛的一僵,挣扎的想逃离他的怀抱。

    江北辰下身隐忍着难受,看来这小家伙不罚一下,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他抱起凌玥往大床走去。

    凌玥被他突然抱起来,本能反应的双手搂住他脖子,“你,你要干什么?”

    江北辰将她放在床上,身体压了上去,大手摁住她两只手,另一只手伸进她浴袍里,在探入她的内衣,覆上她的胸口,低下头吻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唔……你”这次的吻比上次还有热烈,他吻的很急,没有之前的温柔,像似在迫切的索取。

    凌玥只觉得一阵眩晕,那种异样的感觉是她之前没有接触过的,她猛地的睁开眼,整个人打了个激灵,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猛一个用力,将江北辰直接推开,江北辰险些摔下床。

    凌玥慌忙的坐起身,惊恐的紧紧抓住自己的衣服,睁大双眼,直直看着他,呼吸,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紧张,喘息得有些大。

    江北辰看她样子,眼中的**慢慢退却,理智从新回归,嘴角噙着一抹冷冷的邪笑,俯下身在凌玥耳边,道:“宝贝,下次在不听话,惩罚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说完,修长的大长腿转身离开。(某人的言下之意,他想要惩罚她是分分钟的事……)

    等凌玥反应过来时,已经不见人影,靠,江北辰说那话是什么意思?她怎么一句都没听懂?

    许助理在大堂等着总裁,见他出来立马迎接上去,偷偷观察总裁脸色,看见他一脸春风得意,看来只有凌玥小姐才能制得住总裁。

    许助小心翼翼的开口:“总裁,是要回公司?还是回天景公馆?”

    “去袁厉那里。”看来狗急了会跳墙,江北辰狠戾的眼神一闪而过,随即恢复。

    袁厉跟某小妞在房间里正打的火热。

    房门“砰”了一声,江北辰看床上的俩个人,立即挪开眼睛,任何女人在他眼里都如同男人一般。

    袁厉只觉背后一阵凉风吹过,转过头,看到江北辰出现在门口时,一时愣住,没反应过来。

    女孩的一声尖叫声,让袁厉回过神来,这阎王爷知不知事情被打断,可是要他的老命啊……

    江北辰声音冷冰冰,“给你三分钟。”丢下几个字,人直接离开。

    某女:“亲爱的,人家还想要。”

    袁厉亲了亲她,“宝贝,你先离开,晚点去找你,乖。”袁厉随手打开抽屉拿一张卡丢给她,“喜欢什么,自己去买。”

    到客厅,袁厉欲求不满的瞪着某人,什么风把阎王爷给吹来了?

    江北辰见他脸上写着不爽两个字,非常满意他的表情。(好吧!某人实在太腹黑了)

    “我要见那些人,你问这么久,什么都没问出?”江北辰鄙视他一眼。

    袁厉瘪了瘪嘴,“那帮黑衣人嘴实在太硬了,怎么撬都撬不开。”

    牢房

    门口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带着点懒惰走进来,俊美突出的五官,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身上还带有时其他男人所缺少的阳刚之气。

    “江……江少,您怎么来了。”公安局局长抬手擦了擦汗,这阎王爷怎么突然来了。

    江北辰目光冷冽的看眼前哈腰点头的人,“那些人在哪?”

    王局长此处额头的汗怎么也擦不完,“我这就带您过去。”

    牢房房门被打开,只见为首站在中间的人,散发出压人的气势,黑衣人只觉得周围覆盖着一层冷气,直觉告诉他,这男人很危险。

    他的声音冷咧如同千年寒冰一般:“选择把事情说出来,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哼!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突然一个黑衣人朝江北辰手臂咬去,江北辰身形一闪,一把握住眼前的手,微微用力,面不改色,咔嚓连续两声,是骨头断的声音。

    江北辰嘴角一抹冷笑,直接抬脚踹过去,黑衣人重重摔在地上,嘴里吐出血。

    黑衣人仿佛看到了死神降临,惊恐的睁大眼,看到江北辰一步一步走过来,黑衣人不断想往后退,可是退无可退,他僵直了身体,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的双脚微微地颤抖着,仿佛有一阵凛冽的寒风穿他的身体,浑身的肌肉都甭紧了,喉咙略显嘶哑:“我说,我说。”

    江北辰用白色的手绢擦了擦自己的手,将手绢丢在他脸上,抬脚离开。

    “我们是a国派来的人,主要目的是杀掉顾老,让他不能出席s国总统的选举,我们只负责行事,其他的事一概不知。”

    江北辰幽邃的眼神,嗤笑了一声,抬脚将他手指踩在脚底下,只听见咔嚓的声音,牢房里的人眼底尽是惊恐,此时这种惊恐更是达到了极致。

    “啊……”

    江北辰坐在凳子上,慵懒的姿态靠在凳子后背,“把全部说出来。”

    “我说,我说,a国研究一种药,服用它可以让功力增强,体力瞬间恢复,如果没有解药吃,只能通过吸人血来维持,被咬到的人会立马传染,我只知道这么多。”(可惜他们不知道的是,自己体内的病毒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看来是有人故意阻止顾老,怕他反对总统的选举,这人到底是谁?江北辰幽邃的眼神扫了跪在地上的人,起身离开。

    留下众人大眼瞪小眼,还是江少有方法让这些人开口,早知道请这阎王爷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