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空间
    凌玥从江北辰家里出来,找个没人的地方闪进空间。

    小灵狐见到主人来,高兴地往凌玥身上跳去,“主人,你来了。”

    凌玥连忙伸出手接住它,“嗯,灵儿,空间里有没有易容术的假脸皮?”这样她出任务,就不怕会被对方认出来,想到他,凌玥双颊发烫,她嘀咕一声:“王八蛋。”

    “呃!主人,是灵儿做错什么事吗?”主人骂它王八蛋,呜呜呜呜……

    凌玥怔愣,低眉垂眼看怀里的小家伙,她“噗”笑了一声出来:“没说你了,小笨蛋。”

    “对了,灵儿,带我逛下空间。”好像开启空间后,她就没有好好的了解过。

    “好的,主人”

    凌玥好奇的打量眼前类似像古代的房子,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空间里会有两栋风格不一样的建筑。

    她轻轻的推开房门走进去,四处打量房中的物件。

    只见入眼的是挂在客厅中间的一幅画,画上的人皮肤像昆仑山里洁白的雪莲花,他的冰蓝色眸子显得冷漠无情,一身白色的锦袍,席地而坐,低垂着眼脸,沉浸在自己营造的世界里,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轻抚着琴弦。

    整个人散发出王者气息,令人舍不得把视线从他脸上挪开,他俊美得似乎模糊了男女,邪魅的脸庞超越了世俗的美态。

    凌玥上前用手触摸画上的人,那一瞬间,悲凉的情绪从心底缓慢地扩散出来,心一阵阵刺痛,就像是谁在用手在自己的心脏上用力地捏了一把,她再次抬起头来,仰望画上的人,眼泪不自觉落下来。

    “嘶……啊……”凌玥疼得像失去了全部的力气,脑海中一片空白。

    小灵狐见状,立马给凌玥输入灵力。“主人,主人,你怎么了?你不要吓灵儿,主人,呜呜呜……”

    凌玥整个人虚脱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她抬起手按住自己心脏的位置,依然感觉到心就像被刀子在割一样,疼得好像心被挖去了一块,让她无法呼吸。

    她深深的呼吸,吸了一口气,过了一会,心慢慢的平静下来,嘴唇苍白无血色。

    “灵儿,我已经没事,不用担心。”凌玥目光再看画上的人,为什么画上的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灵儿,画上的人是谁?”

    “主人,他就是空间的创始人:战景天,末世最强的武神,之前灵儿不是跟你说过了?”

    “战景天。”听到他名字,凌玥平静下来的心又再起涟漪。

    “那画上的人为什么是以古人的装扮?”她记得小说里写的末世,人的穿着是和她们现代人一样。

    小灵狐也疑惑,前主人怎么穿古代人的衣服?

    “主人,灵儿也不清楚,前主人把灵儿造出来没多久,他便不在了,只记得他总说,要找一个人。”

    “主人,空间的存在已经有几千年了,灵儿都不知道在里面过了多少世纪,才等您来开启空间。”

    “你是说前主人是从古代穿越到末世?”凌玥不敢想了,这简直太疯狂,自己开启空间都很悬了。

    “不,主人,前主人没有穿越,他是一个世纪又过一个世纪,也就是说,前主人活了几千年,最后在末世消失的。”

    此时此刻,凌玥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知道了,灵儿我想继续看前主人留下的物件。”

    客厅旁边是一个储藏室,里面摆放着丹药,古琴,武器等分类放着,凌玥看着储藏室中央放着一个画筒,她有些好奇的走过去拿起看,画筒上一尘不染,出奇的干净。

    她将画筒盖打开,里面是一幅画,画上女子着一袭白衣裙,裙子上绣着灿若云霞的海棠花,腰间盈盈一束,益发显得她的身材纤如柔柳,如黑绸般秀丽的长发只用几根米黄发带缠住,发式亦简单,眼眸却带着谈谈的冰冷,却仍然掩不住绝色容颜,凌玥不禁看得呆了。

    难道这位画上的女子就是前主人的爱人?

    凌玥把画收起来放回原位,看来前任主人是个痴情种,不然不会把画保护的完好无损,什么时候自己也遇到像他这样的人,真羡慕画上的女主。

    不知不觉已经在空间里呆了半天,凌玥去别墅浴室洗了个澡,然后出空间。

    回到酒店,凌玥打电脑上网找房租,总不能一直住在酒店找到那个人为止吧,貌似口袋里也没多钱了。

    凌玥叹了口气,空间里一堆宝贝又不能拿出来卖,好像组织里面就她最穷了,偏偏还是个首领,估计也就是她这首领当的最惨了。

    另一边

    江北辰在办公室听助理汇报事情。

    “总裁,酒店里的人来电话,说凌玥小姐已经回酒店,而且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不太好,回房间就没在出来过。”许助理手心冒汗,希望凌玥小姐不要出什么事,不然他脑袋瓜不保啊,boss今天一整天阴晴不定,菩萨保佑保佑。

    江北辰靠在后座上,修长结实的腿包裹在黑色长裤内,优雅交叠,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办公桌,这小家伙又跑去哪?看来不治一治,她是不乖。

    “啊湫”凌玥搓了搓鼻子,谁在背后骂她了?继续上网找房租,找两个小时,还是没挑到合意的,她彻底放弃了,大不了,从空间里拿一块玉出来卖,也足够她撑个两三年。

    事情得到解决,呃!怎么感觉身上还是有点粘粘,凌玥又再次洗了个澡,“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带上浴帽蹦蹦跳跳,上冲冲下洗洗,左搓搓右揉揉,我家的浴缸好好坐噜啦啦……”

    江北辰进房间,便听到浴室里的人在唱歌,他嘴角忍不住轻笑了声,五音不全,她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可爱些。

    凌玥不知道有人闯进自己房间,还欣赏到她完美的歌声。

    江北辰眼睛四处扫了一遍,房间完全没有一点像女孩子住的样子,简单的行李箱,一台笔记本电脑,桌上放着几包零食,看样子是一边玩电脑一边吃零食。

    洗完澡,凌玥身上只穿一件白色浴袍,她打开浴室门,另一边手拿着毛巾擦头发。

    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人,凌玥紧张没注意地板上滑湿,整个人往后仰倒过去,还好他及时接住自己

    “你,你,你怎么进来的。”凌玥双眼瞪着某人。

    江北辰见怀里身穿白色浴袍的人,白皙的肌肤,精致的五官,慵懒的短发,真像只呆萌的小狐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