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灰塔伊始
    肯尼是一个野巫,同时也是一个野巫。

    在一个多月前他的生活还看不到什么希望。

    直到他被一个新的主人买走,那个人自称为霍恩梅姆海林。

    他清除掉了肯尼身上的奴隶印记然后释放了他,还给了他反抗命运的力量。

    但是肯尼并不需要这份力量。

    他只想让找个地方安稳的生活,不去管什么野巫什么魔法师。

    只要不是个奴隶,他就满足了。

    他在那座城市找了一个出苦力的营生,虽然很累但是却很充实。

    还和附近居住的一个寡妇对上了眼,眼看就要组成一个新的家庭。

    至于霍恩所请求的的发放那所谓的魔法基础手册他只是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收起就再没有管。

    因为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他不想冒着风险接触别的野巫。

    至于霍恩所教给他的一切,他都没有去执行,因为安逸的生活来之不易。

    可是这个世界不是你想要平稳生活就一定可以过的安稳的。

    他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幻想仅仅一个月就彻底的破碎了。

    因为他在工作的时候正好被路过的当初贩卖他的奴隶商人看到了!

    正常奴隶卖出去就和商人没有关系了,奴隶被怎么处理是买主的事情他也不会想将奴隶再抓回去。

    但是他注意到肯尼脸上的奴隶印记已经消失了!

    奴隶印记消失这种事情比奴隶逃跑本身更加的的引人注意!

    肯尼其实也发现了奴隶商人,但是他天真的认为他已经不是奴隶就不必再惧怕那些商人了。

    但是他没想到当天晚上他就遭到了奴隶商人手下捕奴队的袭击,就在正常应该绝对安全的城市之中!

    要不是他还算记得霍恩的话,在床边放了几根橡木法杖的话,他此刻已经被抓住了。

    但是他是野巫的事情也暴露了。

    而原本忌惮教会不敢放开动手的奴隶商对他的追击也摆到明面上了。

    毕竟野巫是不会受到教会的庇护的,而且教会甚至也派出人来追杀他。

    原来可以看到未来美好景象的生活如同梦幻泡影一般破碎。

    这时候他才发现,

    那名为奴隶和野巫的枷锁一直都没有消失,只不过他自己一直视而不见罢了。

    但是身为野巫也是有着好事的不是吗,至少这力量可以让他击退奴隶主的追击。

    虽然他现在面对的是更加疯狂的袭击,但是一直逆来顺受的人和有过反抗的人是完全不同的。

    可是他终究只是一个一环的野巫罢了,面对奴隶主的捕奴队根本没有胜算。

    一个二级战士和两个一级战士和十数个精锐骑兵对付肯尼绰绰有余。

    肯尼慌不择路的情况下前往了马曼城的方向。

    他已经快要跑不动了,一个野巫怎么可能跑过马匹呢?

    继续跑还有可能出现转机,一旦停下就彻底没了希望!

    他在前面奔跑,奴隶主的捕奴队伍骑着马慢慢的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闲聊。

    甚至开了盘口看肯尼什么时候倒下。

    对于肯尼来说关乎生死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不过象征着一些金币,一点谈资而已。

    早在他们将第一个无辜者变成奴隶时,他们的心就已经黑掉了。

    ……

    此刻一群二十多个带着尖尖帽子的灰袍人,正站在路边的土丘处眺望。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尖帽子下露出赤红长发的成年男人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

    少年忽然伸出拽住了成年男人的衣角,右手指着前方肯尼的方向低声说:

    “前面,野巫。”

    男人伸出的手揉了揉少年的头发笑着说:

    “真的吗?这可是不错的消息,一共几个人?”

    “只有最前面的是野巫,其他的三个战士一个一个二级两个一级,剩下的都是普通人。”

    少年的眼睛中赫然没有瞳孔,有的只是浅蓝色的眼白,其中隐约还有文字闪动。

    他的语气和脸上全都没有一丝感情,男人早就熟悉了这个孩子。

    很快,两拨人就遭遇了。

    踉踉跄跄的肯尼被灰袍男人扶住,他对肯尼轻声笑笑以作安慰。

    然后他说对后面追击的捕奴队说:“兄弟,能不能给我个面子放过他呢?”

    “你谁啊,这是我们奴隶团走失的奴隶,跟你有什么关系。”

    灰袍男人扫视了一下肯尼的脸,只在脸颊上有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痕迹,没有丝毫奴隶身为奴隶的记号。

    “奴隶的身上应该有奴隶印记的吧,这位先生的身上可没有奴隶印记。”

    带头的二级战士暴躁的说:“我说是就是,你小子别管闲事!”

    “既然是奴隶的话可否让我买下呢?一般这种孱弱的男**隶最多五十金币,我给你六十金币你将他卖给我可好?”

    灰袍男人的声音很好听,还仿佛带着一丝节奏感,这是他当吟游诗人维生时练就的能力。

    他们要抓肯尼可不是为了赚那点钱,而是为了搞清楚他的奴隶印记到底为什么而消失,不是区区六十金币能解决的事情。

    二级战士跳下马来,凶神恶煞的对灰袍男人说:

    “这个家伙不可能卖给你,识相的话赶快滚,不滚的话我们就要不客气了。”

    “这样啊,我是伊凡塞利奥尔。”

    灰袍男人摘下了尖尖的帽子,对二级战士轻笑了一声,火红的头发在阳光下是十分的耀眼。

    “啥?”二级战士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但是伊凡身后的灰袍人们都拿出一根小木棍指着捕奴队的成员们。

    “我是一个野巫,立志追寻伟大的魔法导师霍恩梅姆海林,所以成立了灰塔。”

    捕奴队议论纷纷,这个红发男人难道疯了?

    就这么说出自己是野巫好吗?

    不过既然他是野巫的话,那就没什么好说的,捕奴队全部跳下马拿出武器准备将伊凡抓起来。

    肯尼还因为脸上奴隶印记的消失有点研究价值的话,对于伊凡他们已经决定送到教会烧死了。

    一个野巫敢在他们面前这么嚣张这不是找死吗?

    可是他们还未开始动手,伊凡身后的二十多个灰袍人手中的小木棍前段全都亮起了各色的光芒。

    这些人,全都是野巫!

    “我将是同胞的庇护者,尔等的惩戒者,我是,魔法师!”

    他的话音刚落,火焰,风刃,飞石,水球纷纷砸来!

    二级战士刚想闪开,却发现脚下的土地竟然变成了泥沼,而他深陷其中!

    其他的捕奴队成员毫无反抗之力就被杀死,只有二级战士浑身是伤的站在原地。

    他大口的喘着粗气,惊恐的看着伊凡说:

    “你们到底是什么?”

    伊凡的法杖亮起一束明黄色的火焰。

    他轻笑着说:“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我是魔法师啊!”

    火焰轻轻飘落在二级战士的身上,刚才抵御了众多攻击的他已经消耗了太多的力气。

    可是他还是没想到,他面对这看起来十分脆弱的火焰竟然毫无还手之力!

    明黄色的火焰在他的哀嚎中蔓延全身,直到他被烧死。

    火焰消散过后,他身上的甲胄都被烧的变形。

    这种火焰的温度比起霍恩施展一环魔法时的温度要高出太多太多!

    伊凡带着和熙的笑容漫步走到肯尼的身边,对倒在地上的他伸出手说:

    “加入灰塔吧,同胞!”,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