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魔法戒指
    霍恩坐在有些霉味的床上稍微的冥想了一会,单单只是凝聚这一个不太好看的指环就耗费了他大量的魔力。

    别看雷冶术只是二环的魔法,但是这个魔法师在持续运转的,虽然他施展雷电法术的时候魔力的消耗要比施展其他的法术小的多,但是还是有着消耗的。

    恢复了魔力,霍恩就要继续开始制作了。

    有了道具的基础雏形,下一个步骤就是在这枚戒指上刻画魔法阵了。

    怎么刻画呢,要画上去吗?

    霍恩小心的用魔兽血液在戒面上画了一个火球术的魔法阵,然后性质盎然的开始尝试是否可以释放出火球术。

    魔力输入这个戒指,然后默念咒语,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凭空的凝聚在戒指的前端。

    他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成功了!就这么简单!????然后这个小火球化作一阵青烟消失在霍恩的面前。

    霍恩的笑容僵住了,这是发生了什么?

    他拿起戒指一看,那魔兽血液所画成的魔法阵原本深红的颜色已经变得暗淡了,变得没有最开始的那种传递能量的效果!

    难道是低级的魔兽血液的效果吗?那换成高级的魔兽血液试试?

    在换成他唯一买到的三级魔兽的血液的时候,霍恩发现了他这个戒指的第二个弊端!

    他之前小心刻画的魔法阵竟然被抹布一擦就没了!

    就没了!

    那么就算换成高级的魔兽血液又怎么样,就算颜色不会变淡不也是一不小心就会消失掉吗……

    这次霍恩没有费力将魔法阵画在小小的戒面上,而是直接画了一道在桌子上,

    他一只手控制魔力冲刷着道痕迹,一只手放出高温炙烤,只过了一小会儿这三级魔兽血液就颜色变淡失去了效果。

    所以现在魔兽血液是完全没有效果了。

    他需要找材料代替魔兽的血液,魔兽血液的作用的是良好的传导魔力,能够让魔法阵正常的运转。

    雷银的作用更多的是能够承受的住魔力的释放,可以为作为魔法道具的良好载体,但是却不足以让魔法阵正常的启动。

    霍恩在他所购买的材料之中全部都测试了一番,连比的上雷银的都没有,更别说魔兽血液了。

    矮大叔所说的北风圣器的材料之中按说也应该存在着一种材料是可以传导魔力的,霍恩将目光放在一种叫做荒神钢的超珍惜材料。

    这种材料,哪怕只是一点霍恩也是买不起的,但是这件北风圣器上面却有很多。

    所以霍恩那着北风圣器开始了测试。

    令他失望的是这种金属可能对神力和魔能有着相当好的传导作用,但是对于霍恩的魔力却效果不佳。

    甚至可以称之为阻碍了!

    这就说明大多数的神灵圣器野巫们是不能使用的!那么霍恩如果不制造出一种属于魔法师的器具的话,以后面对那些人可能有些吃亏!

    光凭理想是不能做出好用的魔法道具的,霍恩第二次走出旅馆来到了贸易区去寻找适合的材料,一边寻找大脑还在飞速的运转着。

    有没有办法让魔兽血液不挥发呢?如果能做到的话就根本不需要寻找魔兽血液的替代品了。

    忽然霍恩回忆起小时候和老道格拉斯相处的时候的一段往事。

    老道格拉斯站在灶台旁烧水蒸包子,他指着正冒着热气的锅说:

    “霍恩啊,你知道为什么锅里的水越来越少吗?”

    小霍恩歪着脑袋想了好久说:“太热了,他们都烧没了!就像是烧柴一样,火烧完了柴也变成灰了!”

    老道格拉斯摸着霍恩的小脑瓜笑着说:

    “那你说为什么盖着锅盖水变少的就慢啊!”

    小霍恩冥思苦想不得其解。

    愁眉苦脸的霍恩猛地站了起来兴奋的说:“水并没有消失,而是变成了蒸汽!盖着锅盖的时候蒸汽遇冷又变成水滴低落在锅里,自然消失的慢!我想到怎么刻画魔法阵了!”

    画在外面不行的话,就画在里面!

    ……

    此时是霍恩开始研究魔法物品的第十天,

    蓬头垢面的霍恩在戒指的戒面上刻画了一个魔法阵的小凹槽,光是这个凹槽就累的他近乎虚脱。

    通过雷冶术进行这么细致的操作让霍恩身心皆疲。

    休息一下以诺,他小心的将那三级魔兽的血液倒进了凹槽中,多次失败的经历告诉他倒入血液的量一点不能多一点不能少,

    多了的话在将凹槽封死的时候血液会渗出来,导致魔法阵变形。

    少了的话,只要稍稍的摇晃戒指,凹槽中的血液不均就会导致不能释放魔法。

    要不是霍恩的精力异于常人,早就累趴下了。

    终于他将这些凹槽填满,从各个方向观察了好久才确定这些血液的量是正好的。

    然后他十二万分的小心将雷银覆盖在魔法阵上面,不留下一丝的缝隙。

    在他完成的那一刻,原本还晴空朗朗的马曼城立刻就阴沉了下来,一道晦涩的意志降临在马曼城!

    仿佛无尽的能量在马曼城的上方凝聚,所有居住在马曼城的人都感觉到一种异样压抑的气氛!

    就连街上的狗都不敢叫唤!

    马曼城中心的财富之神的神殿中,

    教宗马尔斯突然脸色一变,一只纯金色的巨大眼眸在他的胸口裂开,死死的盯着天空。

    那眼眸无穷的神威之下蕴含着愤怒,怨恨,愧疚,恐惧和尊敬等等复杂而矛盾的情感。

    就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

    神殿最顶端的房顶上,

    一个披着和霍恩的黑袍一样的黑袍男人对着天空摇了摇头。

    天空中那庞大能量凝结成的阴云竟然直接就消散!

    与此同时,一股奇异的能量从不知名的地方持续不间断的汇入此刻霍恩正在制作的戒指之上,但是霍恩一无所觉。

    随着能量波动的消散,马曼城上方又晴朗一片,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纯金的神目慢慢的闭上,马尔斯教宗半跪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刚才神祇,

    在他的身上降临了!

    神殿顶上的黑衣人从脚底开始慢慢的消散,最后到他的头颅。

    那漆黑的兜帽下面,赫然是一张画着温和笑脸的面具!

    他是之前在列恩城中和霍恩分别的笑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