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愤怒和绝望
    此次行动除了要抓一些黑衣执事以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给这些野巫一个实战的机会。

    因此全程霍恩只是释放了一个水雾术,除此之外他没有释放一个魔法。

    所有躺下的黑衣执事都是被刚学会法术的黑衣执事打倒的,第一次实战的效果出乎霍恩的意料的好。

    野巫之中,以诺和安妮只是去凑数的没有出手,剩下棉花糖和依安帕克还有声音都是辅助性的能力,也只是站在旁边看着而已。

    真正动手的只有火柴、清风、雪花、石头、黑狗、锄头、还有笑脸七个人,他们都表现出了一个野巫应该有的战斗力。

    虽然还不太纯熟,但是已经足够让霍恩惊喜了!

    火柴的法术似乎是将触碰之物燃烧的能力,威力比火苗术大的多,但是貌似必须近身使用,叫燃木术!

    清风是操控风凝聚成风刃攻击敌人,这风没有北风教会的神术那种明显的青色,很是不容易被人发现,叫做风刃术!

    雪花的法术是操控附近的寒气来攻击敌人,可操作性很强但是威力不足,叫做寒流术!

    石头的法术和他的名字很是相配,就是投掷石块,叫做飞石术!

    攻击力最强的则是黑狗的法术,在他手掌前方的虚空中存在一个无色透明的拳头,这个拳头十分的有力,正常人还完全看不见,他自己打翻了三个黑衣执事!至于这个法术还没有命名。

    最让霍恩震惊的是锄头,他朝着一个黑衣执事扔了一个种子,那个种子竟然短时间内长成一条长长的藤蔓,将那个黑衣执事捆了起来!这个法术名为藤蔓术!

    笑脸的法术倒是有点奇怪,那个被他攻击的黑衣执事毫无意料的就晕倒了过去,霍恩也看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他看起来也不想和霍恩说。

    其实北风教会的一环牧师的实力并不强,大多数的一阶执事都只学会了北风之护和北风之拳两个战斗神术。

    他们战斗能力单一虽然看起来很强的样子,但是只要这些野巫发展起来,多学几个一环法术的话单对单绝对能十分轻松的打败一环牧师。

    此刻十多根小木棍指着场地中间的西蒙。

    西蒙茫然的举起手,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这让他怎么打?

    “恶面人,你这样做不怕引起教会的怒火吗?你动了我们以后教会肯定不会放过你们的。”西蒙色厉内荏的说。

    “这种程度就愤怒了吗?”

    霍恩缓步走到西蒙面前沙哑着嗓子说:

    “我比你们更加的愤怒!

    而且,就算我们什么也没做,教会就会放过我们吗?

    最开始,我们只是想活下去而已!”

    西蒙对着霍恩吼道:“你们本来就是罪人,你们的存在就是威胁!给我听着不要再继续的反抗了,不然只会招致更大的恶果。”

    他不知道这样会进一步的激怒霍恩他们吗?

    他知道的,只不过长达二十年的洗脑让西蒙在对待野巫这件事情上有了惊人的坚持。

    不只是他,绝大多数的教会人士都是如此的,

    不可理喻!

    霍恩只当西蒙在放屁,这种话每个教会的人都会说,相反要真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话,霍恩就真的会诧异了。

    他把手按在西蒙的脸上,使劲一推直接把西蒙按到了地上!

    “我不会和你说太多,你只要知道这是报复就足够了!”

    噼啦啪啦的电火花响声从霍恩散发着淡蓝微光的手掌中传出,

    一环魔法,

    雷电之触!

    霍恩刻意加大了魔力的输出,一个二环牧师的法术抗性可是比一阶职业者高的多的,不加力根本就电不晕他!

    现在的霍恩对一环魔法的施展越来越得心应手,他甚至有感觉他距离更高的境界只差一层细小的隔膜!

    ……

    半天后,石头家的地窖

    石头住在乡下,而且他在学会飞石术之前就已经能够细微的操控土石,所以他在他家的地下挖了一个硕大无比的地窖。

    而这个在列恩城之外的地窖正是存放这些执事大人的好地方。

    十个黑衣执事被捆绑在地窖中,霍恩在野巫们面前拔下了西蒙的衣服。

    在他光滑的脊背之上,一大团青色的刺青十分的醒目。

    这个刺青是北风神教的标志图案,其上有青色的光点游走。

    “看见这个吗?这就是那高高在上的神明在他们的仆人身上打下的烙印,这就是他们力量的源泉!”

    霍恩指着西蒙背后的刺青说道。

    众野巫嗞嗞称奇,他们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个,而霍恩其实也是听老道格拉斯讲过才知道这些的。

    接着霍恩对着他的背部伸出右手食指,他的指尖微微发红,一下子按在了西蒙的背上!

    野巫的实力越强,能够不念咒语进行的操作就越多,像把指尖的温度变得很高这种事情,霍恩早就能做到了。

    西蒙猛地清醒过来,他的背后传来一阵惊人的疼痛,那疼痛的部位是刺青!

    他惊慌的挣扎,绝望的咒骂,无助的求饶,然而无济于事!

    教会不会因为野巫的哀求而发善心,霍恩也不会!

    霍恩在西蒙的背上烫上了一个大大的叉!他手指划过的地方被高热烫的皮肉绽开,却没有血流出来!

    他指着西蒙背后的伤口说:

    “而只要破坏了这个印记,大多数的低阶神职人员就会失去他们的力量!就算高阶神职人员一旦这个部位受到损害也会实力大降!这就是教会的弱点!”

    不过大多数的高级神职人员都会对印记的部位进行更高强度的防御,这就不是霍恩所能知道的。

    西蒙大声的嚎叫着,

    “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要诅咒你,诅咒你,诅咒你下地狱……”

    他的脸色苍白,十分绝望,身为黑衣执事的他更加的清楚,身上的这个印记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失去了北风神的注视!

    霍恩黑袍下的嘴角略微的狰狞,他掐住西蒙的脸,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

    “绝望吗?恐惧吗?被你们烧死的野巫野巫比你们更加恐惧更加的绝望!

    而我要对你们做的远远不止这些!

    我会让你们更加的愤怒!”

    d看小说 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