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观刑
    明天就是去给那些野巫传授新知识的日子,该做的准备霍恩早已经做好,他有信心在短时间内传授给那些野巫大量的知识。

    做准备的时间都是通过压榨以诺的劳动力获得的,他让以诺去帮老道格拉斯干活,而自己则在备课。

    霍恩发现当一个老大还是有很多的好处的,很多杂事都由安妮和以诺分担,让他有更多的时间来研究魔法。

    太阳落山,街上的行人也少了起来,霍恩和梅兹大婶道别,然后就要打烊了。

    他正要关门,一直沾着血迹的细腻手掌按在了门上!

    是依安帕克!

    “你这是怎么了?”霍恩大吃一惊的说,他第一次见依安帕克如此的狼狈。

    “先让我进去再说。”

    依安的声音十分沙哑,他没有穿那件他很喜欢的茶色大衣,而是穿了一套褐色的短衣。

    霍恩连忙让开路让依安进了院子,然后找了一块抹布仔细的把门上的血渍擦干净。

    进了院子的依安帕克手拄着膝盖大口的喘息着,然后缓慢的坐下,看起来他受的伤很是严重。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搞成了这副模样。”前两天的依安帕克还是衣服温文尔雅的样子,和现在判若两人。

    “巨魔没有死他叛变了,除了我以外杜鹃花、飞龙、咖啡、贪吃鬼他们四个应该已经被抓住了。”依安帕克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

    霍恩一听脸一下子就黑了,他的身上亮起了微弱的电火花和火苗!

    他是三环的野巫,身体内蕴含的魔力比其他野巫多的太多,一旦情绪失控就会出现这种异象。

    “他怎么可能没死?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野巫而已,怎么能扛住二环魔法!”

    电弧术杀死一个和普通人体质一样的野巫绝对毫无问题!甚至一阶职业者也未必扛得住!

    “我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活过来的,应该和他的能力有关吧,他一直没有告诉我们他的能力!”依安沉声说。

    “既然你已经暴露了,你来这里没有问题吗?”

    安全第一,如果他已经被发现了的话,那么就不能让他在木匠铺待下去了。

    “短时间内应该没有问题,没有人发现我。”依安自信的说。

    “那你的伤是怎么搞的?”

    霍恩有些奇怪,既然没人发现他那么他是怎么搞成在这个样子的?

    “我远远就感知到了巨魔带着一大群北风执事朝我这里来,我就赶紧换衣服然后跳窗逃掉了,这伤是跳窗的时候摔的。”

    依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你还有时间换衣服……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霍恩现在极度的生气,但是对依安这件事还是有些无语。

    “在休息的之前我还有事情要拜托你。”依安拽住霍恩的衣袖郑重的说:

    “我的图书馆已经暴露,其他的野巫们却都不知道这件事情,我需要你去通知他们,改换集会的地点!”

    去掉巨魔和依安帕克,还有那四个被抓起来的野巫,霍恩还要去通知九个野巫,剩下的九个人分别是,

    雪花、声音、火柴、棉花糖、黑狗、笑脸、石头、锄头、清风这九人。

    霍恩很庆幸依安帕克没有被抓,如果他也被抓的话那么明天的集会或者就是更多的野巫的断命日!

    就连霍恩他们也不一定保证能逃出去!

    毕竟巨魔叛变了的话,那么教会也就必然知道恶面人也在这些野巫之中!说不定列恩城中的白衣执事会全部出动!

    这九个人分布在列恩城的各个角落,其中锄头和石头二人在列恩城的乡下,并且在不同的方向,所以光是通知到每个人就要花费大把的时间!

    把所有的人都通知好以后已经到了凌晨,霍恩和以诺回到了木匠铺,众人洗漱一番就在老道格拉斯的诧异的目光之中前往刑场!

    刑场在列恩城的中间,是一个大大的广场,广场中心树立着几十根婴儿头颅一般粗细的木桩,是教会用来烧死野巫所用的处刑架。

    在除了八岁对霍恩自己的处刑以外,这是霍恩第一次来中心广场观看火刑。

    他必须要来,因为这些野巫差点成为他的同伴!

    对于同伴来说,不能拯救其生命,至少要见证其死亡!

    然后在未来,

    向教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时间已经到了正午,今天的列恩城中心广场上围满了围观的群众,因为听说教会要烧死四个邪恶的野巫!

    他们真的对野巫很憎恨吗?

    不见得,

    绝大多数的锡兰底层人民都知道野巫该死,但是为什么该死他们就不知道了。

    事实上他们并不在意野巫因为什么而死亡,他们只是期待着,看着人死亡的一刻!

    因为在教会的教义之中,他们要比野巫高等!

    看热闹,对仅仅是看热闹而已。

    霍恩、依安帕克、安妮和以诺四个人也混在围观的队伍里。

    依安帕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和刑场上的四个人相处的最久情感也最深,他所见过的野巫被烧死的场景已经太多,甚至已经麻木!

    安妮捂着眼睛,不敢去看,她一次都没有看过,因为她的母亲觉得一个女孩子不适合看这些东西。

    而霍恩则是无比认真的盯着刑场,这是他第二次这刑场,第一次他是被他的父母送到教会的,就被绑在最后方的柱子上,看着被绑在前面的人一个个的被点燃,最后轮到他!

    他要仔细的看,记下这次一处刑的每一个步骤!

    时间已到,行刑即将开始!

    四个野巫身上带着沉重的镣铐,身上仅仅穿着一件破烂的麻布衣服,依次被固定在最前面的四个木桩之上。

    教会烧死野巫用的是木桩,因为他们神力点燃的火焰只会灼烧身体,而不会破坏木头

    这也是教会一直宣扬的神迹之一。

    此时四人的身上已经没有了遮挡身份的面具和长袍,霍恩终于看到了他们的真面目。

    杜鹃花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和巨魔是很好的朋友,她没想到的是巨魔会为了活命而把她送上火刑架!

    飞龙是一个守城卫兵,咖啡则是一个小贵族,他们两个此时都低着头,不愿抬头一看。

    贪吃鬼是一个十六七岁的胖子,他很喜欢吃东西,所以给自己起名叫做贪吃鬼,他一直在哭泣!

    霍恩曾期待过这些野巫能够放下心中的戒备,在他面前去掉掩饰。

    但是不应该在这种场景!

    d看小说 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