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图书馆
    男人的治疗法术的效果很微弱,整整持续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堪堪把霍恩身上的伤口愈合,这个时候男人已经满头大汗了。

    他用衣袖擦擦额头上的汗水站了起来对安妮说:

    “他的伤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样了,刚刚愈合的伤口很脆弱,最近一段时间不要做剧烈的运动,感谢的话等到以后有机会再次遇到再说吧。”

    说完,他就走向大门准备离开。

    “为什么?为什么要帮助我们?”安妮叫住了即将走出去的男人。

    “同为野巫,那么互相帮助有什么不妥吗?”男人轻笑两声直接离开了屋子。

    到了约定的时间霍恩却没有回到道格拉斯木匠铺,以诺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他就前往他以前的家去看看情况。

    路走到一半,以诺就看见迎面走来一个穿着茶色长衣的男人。

    他用幻术遮掩住身形,等待着这个男人过去。

    在二人接近的时候,那个男人本是十分正常的行走,但是却突然一愣。

    转身面对着以诺的方向,稍稍躬身,行了一个礼,然后才离开。

    以诺看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觉得这个男人的脑袋也许坏掉了。

    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啊……

    他一进屋就发现了躺在床上衣服被脱下的霍恩,以及在旁边眼睛红肿的安妮。

    “怎,怎么回事?是他把你那个了?”以诺指着二人结巴的说。

    ……

    安妮手舞足蹈的和以诺描述出所有发生的事情,还介绍了一下给霍恩疗伤的男人,听得以诺一愣一愣的,怎么就一个正常的轮班来讲课就出了这么多的事情?

    以诺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问:“你说的那个男人是不是穿着茶色的长袍,还用围巾围住了脸?”

    安妮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刚才看见了。”以诺恍然大悟的说:“原来刚才那个家伙就是给他治病的人啊,真应该好好感谢人家啊。”

    两人正聊着天,躺在床上的霍恩幽幽转醒,两人急忙结束了话题来到了霍恩的身边。

    霍恩费力的坐了起来,他的伤口处还在隐隐作痛,但是却跟他想象中的剧痛有些不同,只是有些轻微的痛痒而已。

    他低头看向他的胸膛,白白净净的,光滑水润没有一丝血迹,甚至之前受过伤的地方的皮肤更加的娇嫩!

    “我记得,我应该受伤了,很严重的样子,这里都裂开了,肉还被咬下去一块……”

    霍恩摸着自己的胸口有些发愣。

    “算你运气好喽,听安妮说有一个不知道哪里出来的家伙把你救了,要不你现在还起不来。”以诺见霍恩无事就找了一个椅子坐下。

    “那他现在在哪里?”

    “走了,他说同为野巫互相帮助是应该的,然后就走了。”安妮回答说。

    能治伤,是野巫,看起来人不错,那么是一个理想的同伴人选啊。

    霍恩心里想着。

    “我们回去吧,这里已经被太多人知道了,不安全。”

    霍恩扶着床站了起来,开始穿衣服准备离开。

    以诺连忙搀扶起站起来的霍恩,生怕他晃晃悠悠的一个倒栽葱倒在地上然后伤口崩裂而死。

    两人走到门口霍恩回头对着安妮开口说:“安妮,你也跟过来吧,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哦,哦!好的!我收拾一下马上来!”安妮满脸惊喜神色的答应道,这是表示霍恩认可自己了吗?

    安妮和以诺两人轮流搀扶着霍恩,走了好一会才回到道格拉斯木匠铺。

    这次道格拉斯没有在院子了,但是霍恩还是让他们搀扶着自己去了老道格拉斯的房间,院子里又要添一个新的成员,而且是个女人,怎么也要和老道格拉斯说一下。

    霍恩推开门发现老道格拉斯已经睡下了,就做主让安妮自己挑选一间客房先住下。

    第二天霍恩把此事和老道格拉斯说了,老道格拉斯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道格拉斯木匠铺来了第四个成员,一个曾经的商人家的小姐。

    由于她的身份有些敏感,所以不做遮掩她是不能出门的,霍恩让以诺到沃克商行购买了一些衣服,其中有一套和霍恩的黑袍样式相似的黑色袍子。

    安妮把她在最后招呼出一个听从指挥的半人马骑士的事情告诉了霍恩二人,霍恩给了安妮一根法杖,让她再释放一次试试。

    可是安妮这次却没有召唤出半人马骑士,而是一条巨大的野狼!

    这只狼也是一级魔兽,听从安妮的指挥,但是明显没有上次召唤出来的半人马骑士强大。

    由此可见安妮的召唤是十分不稳定的,而不稳定的召唤很可能在关键时刻起不到应有的作用,所以霍恩给安妮的任务就是尽快凝聚魔力之海然后尽量把自己的意识探进意识之海,探究召唤不稳定的原因。

    列恩城的东区

    一座图书馆内的阁楼上,十几个或带着面具或披着长袍的人围坐在一掌张巨大的长条型桌子旁,他们彼此看不到对方的面容,但是此时却聊的十分热络,就像分别了很久的老朋友一样。

    哒哒哒,

    脚步声响起,一个穿着茶色长袍的男人从楼下走上来,来到长桌旁坐下脱下手套放在桌子上,露出一双十分细腻的手。

    “这次叫大家过来,是因为我发现了新的同胞,我想问问你们是否要把他们吸纳进来。”茶色长袍男人说。

    “按照计划,再过十八天就是咱们前往神弃之地的时候,这个时间点还是不要招纳新人节外生枝了吧。”

    说话的是一个十分健壮的矮个子男人,这个男人也用一件长袍遮住了身体,但是他的肌肉过于发达而且个子又不高所以袍子不太合身,他的上半身紧绷绷的脚下却有一小节拖拉在地上。

    一个脸上带着白色的猫咪面具的女人轻声说:“都是野巫,大家过的都不容易,能带走的还是带走吧,待在这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教会绑在木棍上做烤肉了。”

    她的声音很甜美,令人十分的舒适。

    面具上露出嘴巴的胖子,正在小口小口的吃着从自己小包里掏出来的烤肉,听着女人的话,哗啦一下吐了出来,呕吐物很多很有味道,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他对教会烧死野巫这件事情有很深的阴影,因为他曾经看着一个朋友被活生生的烧死!

    茶衣男人看大家的意见不统一,就轻轻的拍了拍手掌,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在场的众人多少都受过这个男人的恩惠,所以他在这个小团体中是类似首领的角色。

    “既然我们的意见有分歧,那个就投票来决定吧,决定尝试吸纳过来的请举手。”

    在场,除了茶衣男人以外一共有十四个人,其中九个人举起了手,不同意的只有五个人。

    众人都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茶衣男人也就做出了决定。

    “我会去对他们进行考察,如果我发现他们值得信任的话,我就会出现尝试把他们吸纳进来,

    如果他们不值得信任的话我们就直接离开,毕竟我们的目的是前往神弃之地,无论发生什么也不能阻止这次行动。”

    什么也阻止不了!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