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治伤
    列恩城

    黑街

    一处地下赌场里,上百个赌客在这里面神情狂热的博弈,每个人都亢奋而癫狂,他们对赌桌上的一切都着了迷。

    撇开这些沉醉在赌博中的人们,在赌场的最深处一个房间,两个白条条的身影在床上抵死的缠绵着。

    在他们沉迷的时候,无数只细小的飞虫,从房间的各处缝隙之中钻了进来,

    而他们一无所觉!

    男人还在奋力的冲刺着,忽然一只小虫子落在了男人的背上,他随手把虫子拨到一旁,但是随即更多的虫子落在他的身上,男人正要起身把虫子抖落了干净,突然从他的背后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

    他大声的嚎叫起来,那东西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因为

    他背后的那些虫子已经咬破了他的皮肤!并且还在一只一只的往他的身体里钻!

    男人的表情惊悚的把双手伸到背后想要把虫子拔出来,可是他的双手伸到背后的一瞬间,虫子也落在了他的手臂上!

    令人牙酸的啃噬声和凄绝刺耳的惨叫声过后,那个男人终于停止了挣扎。

    此刻无数的小虫子覆盖了男人的每一寸皮肤!

    再过一小会儿,他的身上连一只虫子都没有了,而是全部都钻进了他的身体里!

    只在他外面的皮肤留下密密麻麻的细小空洞!

    身下的女人从沉迷中清醒过来,看着这恐怖的场景却没有露出恐怖的神情,而是在脸上明显的展露出无奈和可惜的表情。

    她伸出雪白的大腿把密布虫子孔洞的男人踢到床下,随手拽下床单披在身上遮住身体,坐在床边看着男人一点一点的被虫子吞噬!

    “艾伦克,每次看到你这招都会觉得恶心,你就不能不用那么恶心的虫子吗?换一些可爱的东西,例如触手之类的。”

    女人精致的面容上满是嫌弃的神色。

    床下的男人已经彻底的被虫子掏空,全是空洞的身体直挺挺的站了起来。

    他把双手伸到头顶抓住头发,用力一拽,撕拉一声他的皮肤整个的被撕扯了下来!

    没有一丝血液存在,就仿佛撕下的只是一件衣服。

    撕扯过后,那布满空洞的身体里面钻出一个苍老的躯体,正是在伊利亚手中逃走的虫巫师艾伦克!

    “艾瑞玛,你又不是不知道虫匿术的最好载体就是克亚马飞虫,触手什么的你要是喜欢我可以给你培养一些克鲁克原生虫。”

    艾伦克一边摘掉身上的死皮一边对坐在床边的女人说。

    “什么时候能培养出……等等,你的魔能好微弱,就像……”床上的艾瑞玛愣了一下说。

    “我知道,大概堪堪到四阶的水准,短时间内使用两次虫匿当然会变成这样,这次碰上了硬茬子,是屠龙者伊利亚!我高阶的虫子近乎都死在了他的手里。”艾伦克咬牙切齿的说。

    “你打算怎么做?”艾瑞玛给艾伦克拿了一身衣服扔在了**的身体艾伦克上面。

    “当然是报复回来了!”艾伦克的表情无比的阴森恐怖,无比的狰狞!

    ……

    霍恩躺在床上,身上的黑色袍子被安妮脱下,他的身体上有十几道细小却很深的伤口,这是那些蜈蚣在霍恩身上那短短的时间留下的伤口。

    安妮看着霍恩的样子只能干着急,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伤口,但是她知道如果不处理的话,那些还在流血的细小伤口就会要了霍恩的命。

    就算不知道怎么处理伤口,安妮也知道不能向外人求助,所以她只能先做一些简单的处理,然后期待着以诺的到来。

    她烧了热水洗干净毛巾帮助霍恩擦拭伤口,然后找了一些干净的布条把霍恩有伤口的地方包裹起来。

    她所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忽然门口处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安妮被吓了一跳,手里紧紧的握住霍恩留下的法杖不敢出声。

    难道那个老头子又找过来了吗?

    要知道,以诺可从来都是不会敲门的!

    “请问有人吗?没人的话我就进来了啊!”

    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这个男人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给人一种十分温暖的感觉。

    “没人啊!不许进来啊!”

    安妮在门口紧握着法杖紧张的说,她打算事情一有不对就召唤那个半人马骑士。

    外面的男人敲门的手僵硬起来,他很像是坏人吗?

    “里面的姑娘,别担心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来给里面的那个小伙子治伤的。”门外的男人轻声说。

    “我凭什么相信你,还有你是怎么知道这里有人受伤的?”安妮警惕的问。

    门外的男人苦笑了一声:

    “我没办法解释也没时间解释,刚才的战斗我都看见了,这个小伙子的伤势很严重,要是再不治疗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到底让不让我进来你自己决定吧。”

    过了一小会门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安妮的小脑袋从门缝里看向外面的男人,

    只见外面站着一个穿着茶色大衣的男人,这个男人带着眼镜,脸被一条厚厚的围脖围住了。

    “你为什么遮着脸?”安妮问。

    “正如你现在不怎么相信我一样,我也不会把我的面孔给第一次见面的你们看。”门外的男人耸着肩膀说。

    “那,那你稍等一下啊。”

    安妮说完一路小跑回到了房间里,然后又是一路小跑回来给这个男人开了门,这个时候的安妮脸上已经蒙上了一块布。

    “你现在可以进来了啊。”安妮让开入口让男人进入。

    男人叹了一口气走进了屋子,这个傻姑娘,都说刚才的战斗我都看见了,那么你长什么样子我也早就知道了啊。

    他走到霍恩的身边,看见霍恩的脸上也围着一块黑色的布条,看来刚才这个小姑娘是为了这个男孩遮挡面容去了啊。

    “你是医生吗?”安妮紧紧的跟住这个男人,不给这个男人做出什么危险动作的机会。

    “我不是,嗯,也许算是吧。”

    男人解开缠在霍恩身上的布条露出了他身上的伤口,他把双手按在霍恩的胸膛,一阵淡绿色的光芒从男人的双手中释放出来!

    绿色光芒笼罩在霍恩的伤口处,安妮甚至感觉霍恩身上的伤口好像稍稍愈合了一些!

    “你是牧师吗?”

    安妮紧张的问,这手治疗的法术看起来像是教会的法术,如果这个男人是牧师的话那么霍恩就危险了。

    “我可不是牧师啊,我和你们一样!”男人笑着说。

    “和我们一样?”安妮有些明白他要说什么了:“你也是……”

    “没错,我也是野巫。”男人点着头说。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