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纳新计划
    原来这个怪物早在接近这个院子的时候就被霍恩发现了,虽然生命强度不高,但是霍恩还是让以诺对那只怪物施展了幻术!

    那只怪物一直处于以诺的幻术之中!

    原本在以诺的预估之中啃噬铁锯的剧烈疼痛是足以让它清醒过来的,但是这只怪物还是沉迷在其中。

    也不知道是它的痛觉神经很微弱还是那惊人的进食本能掩盖了这种疼痛!

    对这只怪物而言,进食比什么都重要!

    看着怪物对着铁锯猛啃血肉横飞的样子,霍恩脸上既有怜悯又有厌恶,

    怜悯是这怪物现在的确有点凄惨,厌恶是因为这样的怪物根本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还是早日去死的好!

    可想而知如果它不是进入道格拉斯木匠铺而是一个普通人家到底会发生怎么样的惨剧。

    霍恩指尖亮起一丝火光,释放出了一环火系魔法火苗术,他要让这个怪物早一些的离开人世,

    在霍恩看来啃铁锯也是一种刑罚,至于为什么不用他最喜欢的雷电之触打这个怪物,霍恩表示对于毛毛虫的身体还是不要触碰为好。

    小火苗慢悠悠的飘到怪物的身上,刚一接触就像接触到汽油一样直接的蔓延到怪物的全身,怪物在烈火中哀嚎,固然他现在从幻术中挣脱出来了,但是他现在可没空去管那些了!

    怪物只来的及挣扎几下就被烈火烧成了焦炭,他的生命力竟然连正常成年男人都不如!

    一环魔法就算杀死一个普通人也不会这么快的结束,而这个看起来十分狰狞的怪物竟然这么快就死了。

    “嚯,这个魔物可是够弱的,第一次见这么弱的魔物。”

    以诺不屑的说,通常能长成这样奇形怪状的东西怎么也得是一级魔兽啊,而这个东西看起来两三个训练有素的农夫就能轻易的对付。

    就在以诺刚刚用看不起的语气说完这个怪物的时候,已经被烧的不能动弹的怪物竟然变得透明了起来,满地泼洒的怪物血液也变得透明,仅仅几个呼吸这只怪物就已经消失不见!

    霍恩脸上轻松的表情变得奇怪起来,有些凝重又有些不可置信,这个消失的方式不就是前些日子去梅兹大婶家的时候,洛克大哥说的情况吗?

    这种东西不是只在北区出现吗?

    现在怪物已经开始在西区出现了?

    “以诺,你感觉到吗?”霍恩用手指捅捅一脸惊奇的以诺的胳膊说。

    “感觉到什么?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这个怪物消失的时候的能量波动有点奇怪,就像……”

    以诺仔细组织着语言想要描述出这种感觉。

    “就像你和我释放魔法的时候的魔力波动!”霍恩肯定的说。

    “不可能吧,难道列恩城还有像你我一样的野巫?能放出法术的野巫可不多。”以诺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

    “不太可能是能够释放法术的野巫,你所学习的知识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霍恩斩钉截铁的说,在霍恩的心中这个世上不可能有第二个像老道格拉斯一样的人,

    “可能只是天赋觉醒时的迷茫期而已,你也经历过这段时间吧。”

    “我觉醒的时候只不过是让周围的人产生一些小幻觉而已,而满城出现怪物怎么看也不像是野巫觉醒时候的样子吧。”以诺更加的觉得不可思议了。

    迷茫期是每个野巫都会必然经历的一段时期,在这个阶段野巫会不停的释放对身体能够承受极限的小戏法。

    用道格拉斯的话说,就是刚刚成为野巫的人类身体还不适应魔力在身体内的感觉,所以会有迷茫期的存在,而等到身体适应了魔力以后就不会再出现这种现象。

    “还是有可能的,只是可能这个家伙的天赋极其强大而已。”霍恩想了一会说。

    “天赋强?”以诺听了以后,嘿嘿笑着和霍恩说:“霍恩,咱们把他弄来当同伴怎么样?”

    “额,现在这个家伙都成了列恩城的焦点了,咱们去是不是有些危险啊,而且咱们连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都不知道,万一是个扶不起的混球怎么办?”霍恩诧异的看着以诺。

    “霍恩亏你还整天做找同伴的实验,真有可能成为同伴的人你怎么犹犹豫豫的,况且要是那个人不是好东西的话直接干掉就好,难道你认为这种东西能够对咱们造成威胁吗?”

    以诺大大咧咧的说,现在的他比以前更强了,而且上次杀死了两个黑衣执事的他有点小膨胀。

    “你说的有道理,那么晚上咱们去北街看看吧,反正以你现在的幻术加上我只要不碰上主祭或者两个以上的白衣执事都能全身而退。”

    霍恩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听以诺的,他对于扩大自己的野巫队伍还是很期待的。

    “哈哈,那么晚上就是大名鼎鼎的恶面人出马的时候了!”以诺满脸坏笑的和霍恩说。

    “去你大爷的恶面人!今天的碗就由你来刷了。”霍恩看过那只巨大的毛毛虫以后也没胃口吃饭了,直接离开了餐厅。

    以诺做出哭丧脸拉着长音说:“你不能这么对我!”

    霍恩仿佛没有听见一样离开了以诺的视线。

    太阳慢悠悠的落下来,洁白的月亮爬上了高空,夜晚的列恩城十分静谧。

    霍恩这次只是穿上袍子,并且在脸上蒙上了一块黑布,他可不想再缠满脸的布条然后被叫做恶面人了。

    以诺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件和霍恩的袍子差不多的黑色袍子穿上,两个人站在一起被不知情的人一看就会觉得这两个不是什么好鸟,什么好人会两个人都穿着黑色的袍子不露出脸,还大晚上的瞎跑呢?

    “以诺,你这个袍子是哪里来的……”霍恩觉得以诺的装扮让他有点尴尬。

    “北区的沃克商行那里定做的,商人嘛,给钱什么都好说,怎么样是不是和你这身挺搭的?”以诺在霍恩面前转了两圈说。

    “你做这个样式的衣服就不怕被当作恶面人的同伙?不怕日后被沃克商行的人指认出来?”

    霍恩觉得这么重要的衣服以诺竟然出去定做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我本来就是恶面人的同伙啊。”以诺嬉皮笑脸的说:

    “而且他又不知道我的真面目。”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