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讨论
    “不可能无敌的。”霍恩摇摇头说:

    “第一,每个人的意识之海所能容纳的符文都是都限度的,不可能无限的学习下去。”

    “第二,魔力的限制,魔法并不是学会就能释放的,魔力之海里还要有足够释放法术的魔力。”

    “第三,越是高级魔法的魔法阵就越是复杂,而越复杂的魔法阵在意识之海就越难成型。”

    “第四,相性问题,因为体质问题,每个人所擅长的法术应该都是不同的,我也有根本不能驾驭的法术。”

    “第五,施法媒介的限制,不通过媒介释放同等级魔法就是找死,而现在我所能找到的最好的媒介胡桃木法杖的上限就是三环魔法。”

    霍恩嘀哩咕噜说了一大堆说的以诺满眼问号,他迷糊的说:“好吧,我知道暂时不能天下无敌就好了,剩下的都交给你了。”

    “对了,还没问你为什么被发现了,我不是叮嘱过你多加小心的吗?”霍恩问以诺。

    以诺一拍大腿就开始骂了起来:

    “说起来我就来气!”

    “怎么了?”霍恩看着以诺的样子觉得事情有些蹊跷。

    “嗨,还能怎么回事,就是那个李卡尔,昨晚上喂了他药剂我总得看着点他吧,他被教会的人抓过去的时候那些执事莫名其妙的就发现我了,我只是用了一个小幻术而已啊,不应该有人能发现我的。”

    “以后使用幻术还是注意点吧。”以诺施展幻术很少被人发现,至少很少被北风教会的人发现,他们实力虽然强大,但是对周围的感知却没比普通人强大太多。

    “我郁闷的不是这个啊,我和那个执事距离八十多米啊!”以诺烦闷的揉揉脑袋说:

    “而且我今天每次要逃掉的时候都会被离奇的发现,我觉得这肯定有问题!”

    以诺不知道的是黑衣执事是没有本事看破他的幻术的,看穿了他的幻术并且招来大队的教会人马的另有其人,毕竟区区一个野巫是没有资格让高贵的白衣执事动手的。

    霍恩和以诺讨论了好一会儿,愣是没有想明白那些黑衣执事是怎么发现以诺的。

    既然怎么也想不出来,那暂时就不要费脑筋了,霍恩对以诺说:

    “你的脸被他们看见了,最近几天不要出门然后找个机会离开列恩城吧,暴露了的你还待在列恩城太危险了。”

    被发现了面孔的野巫如果还住在列恩城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记住我的脸?太高看他们了。”以诺对着霍恩自得的笑了起来,他驱动魔力在霍恩的注视下面部肌肉稍稍扭曲,虽然改动不大但是也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你真正的脸到底是什么……”霍恩无语的问。

    “当时是以前那张了,换脸这项技能也是在和你学习以后才学会啊!”以诺耸着肩膀说。

    结束了和以诺的对话,霍恩让他先在自己的房间呆着,然后霍恩把道格拉斯给他的黑色长袍整齐的叠起,拿出他给他的新法杖研究了起来。

    道格拉斯说这个法杖能够承受十次左右的三环魔法,而霍恩已经用它释放过两次三环魔法了,这个新法杖并没有像霍恩制作的法杖一样化作灰烬,只是在不起眼的地方有一丝浅黑色的痕迹而已。

    这个法杖使用的木材是橡木,大体上来说和霍恩自己所做的法杖一样,唯一的区别只不过是这个法杖的前段有一个不规则的淡红色晶石,这个石头是魔晶石!

    是上次救以诺的时候所打倒的魔兽中取出来的!

    研究了一会没研究出什么门道,霍恩把法杖和长袍装在一起走到道格拉斯的房间,轻敲了房门就推门走了进去,老道格拉斯正在拿着一块木头带着老花镜雕刻着什么。

    “老师,我把以诺带到家里了,暂时让他住下有问题吗?”霍恩礼貌的问,虽然这个家一直是他们两人居住,而且其实两个人的相处就像父子一样,但是毕竟名义上他们是师徒,所以如果霍恩要带人来住的话,还是要道格拉斯同意的。

    “哦,没事住着吧,你觉得需要就让他住进来好了,不过他要干活,我这里不养闲人。”道格拉斯随口答应道。

    “老师,您借给我的东西我给你拿回来了。”霍恩把包裹放在道格拉斯的桌子上。

    “拿回去吧,不是借给你的是送给你的。”

    道格拉斯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脸上的皱纹显得更加的深邃了。

    “对了老师,你屋子里的味道有些奇怪。”

    霍恩一进屋子其实就发觉了,屋子的气味有些不对劲,是一种奇怪的腥气,

    就像臭虫一样!

    “哦,你说这个啊。”

    老道格拉斯把脚抬起来对着霍恩,他的鞋底粘上了厚厚的一层荧光绿颜色的浆液。

    “刚才不小心踩了一只大虫子,绿油油的汁液丰满,可惜没踩死……”

    老道格拉斯有些遗憾的说

    霍恩看着布满脚底的绿色的汁液一阵恶寒,体液这么多的虫子……

    想想就有些反胃啊!

    ……

    列恩城的中心,北风神教堂的大厅中,

    里维斯单膝跪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

    重伤未愈的他身上的多处都绑着绷带,在和霍恩的战斗中身上大面积被烈火灼伤,尤其是他的左半面脸被烈火灼烧的十分可怖,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四个同样身着白色执事服的人分别站在他的两侧,

    他们是列恩城其余的四个白衣执事。

    在里维斯跪着的方向有一个十分华丽的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鹰钩鼻吊脚眼的秃头老者,

    老者的袍子比里维斯的执事服好看许多,颜色纯白,还披着几根青色的丝带,这是北风之神的主祭的服饰!

    在锡兰世界,执掌一整个教会的人被尊称为教皇或者教宗,统御一个教区的人被称为红衣主教,或者大主祭,监管一座城市的人被称为主教或者主祭。

    每个主祭的麾下通常会有数量不等的白衣执事,至于黑衣执事在锡兰的教会体系中属于基层人物,而骑士之类的则属于教会的另一个系统。

    “里维斯,你失败了。”秃头主祭面无表情的说,他的小眼睛里散发着危险的光芒。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