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白衣执事
    以诺的幻术很强,想要逃跑的话按说应该很容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即将跑掉的是时候都会被北风神教的人发现。

    现在他的魔力已经消耗一空,单枪匹马没有援助很快就被众多的北风骑士和黑衣执事们堵在了一个墙角。

    失去幻术的他别说打败同为一级职业者的黑衣执事,就算是一个刚刚入伍的北风骑士都能凭借肌肉完虐他的小身板。

    但是被众多北风神教会的人围起来的以诺却露出了自豪的神情。

    虽然他即将面对死亡但是在锡兰大陆的无数野巫之中能够杀死一阶牧师的有几个呢?

    他以诺能杀死黑衣执事,未来就会有更多的野巫有杀死一阶牧师的能力,到那时野巫还会像现在一样人人喊打吗?

    说不定在千百年后在历史书上会写着,反抗神明暴政的伟大先驱以诺哈雷呢!

    这足以让以诺自豪了。

    “你是哪个恶魔的巫师?擅长幻术的恶魔可不多,是蜃魔?幻魔?还是梦魔?”一个温和的带着好奇的男人声音传来。

    围着以诺的北风神众人让开一条路,一个穿着白色执事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漫步走了过来:“谁说要抓的是一个野巫啊,眼睛都瞎了吗,谁家的野巫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啊。”

    “我不是巫师。”以诺瞪着男人说,他才不是出卖灵魂的巫师,就算死去也要作为一个野巫死去。

    “说起来你的身上没有巫师那讨厌的魔能气息,难道你真的是个野巫?”男人两眼发光的盯着以诺,就想看到什么令人惊奇的东西。

    “是又怎么样?你大爷我不能是野巫吗?”以诺气急,这个家伙说话阴阳怪气的真不是个东西。

    “真是野巫?哈哈哈能杀死一阶执事的野巫可是个稀奇的东西,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北风神的白衣执事里维斯。”男人哈哈笑了起来,一个能杀死黑衣执事的野巫可不多见,也许珍惜程度相当于八级以上的神术师?

    “把他抓起来给主祭大人见见稀奇,然后明天就送到中心广场烧了吧。”

    哪怕是个珍惜的野巫物种里维斯也没有留下以诺一命的想法,野巫而已再强大也是个贱种!

    而贱种,

    没有活在世界上的价值!

    两个北风骑士走上前把以诺架起来,拿起粗长的铁链就要把以诺捆起来,然后把他押送到监狱让这个卑贱的家伙享受他生命中最后的一个夜晚。

    两人刚要捆上,突然水汽蒸腾一阵浓密的大雾不知从何处生起,遮住了墙角这一片的空间。

    这是二环魔法水雾术

    里维斯冷哼一声,难道有人想从他的手里抢人?

    他运起神力,呼啸的狂风从他身上刮出,几息之间就吹散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

    他看向刚才以诺所在的地方,两个去捆绑以诺的骑士翻着白眼口吐白魔躺在地上,腿偶尔蹬一下。

    见到手的鸭子要飞里维斯却并不惊慌,

    他张开双手,一阵青色的旋风从他的脚底升起,形成了一股上升气流,然后他竟然飞了起来!

    这是北风神的恩赐之一,三环风系神术北风之翼!

    里维斯被狂风拖着漂浮了起来飞在半空中眺望,

    飞得高看得就远,

    他环顾四周,只过一小会儿就找到了他的目标,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男人正在带着以诺狂奔!

    里维斯怒哼一下,身体前倾就像他们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霍恩一直精神力全开感知着周围的动向,在里维斯飞向他们的同时霍恩猛的停住了脚步,

    以诺疑惑的看向霍恩,霍恩只是挥着手让以诺先行撤离。

    他掏出一根崭新的胡桃木法杖,嘴上默念几句,法杖的前段就凝聚出一个人头大小的燃烧着炽热火焰的火球。

    这是火系三环魔法,大火球术!

    霍恩手一甩,火球呼啸着飞向半空中里维斯,不需要接触一下里维斯就知道这个火球蕴含的能量很危险,不能硬抗!

    不过他毕竟是北风之神的白衣执事,紧急之间他操控狂风强行转变了一下方向,避开了霍恩的大火球。

    霍恩扔出第一个火球以后就换了一根法杖继续咏唱,呼吸之间又是一个大火球朝着里维斯飞了过去,但是这次的火球在有了戒备的里维斯面前连让他稍稍狼狈的资格都没有,有准备之下的里维斯十分轻松的躲开了霍恩的大火球术。

    被旋风包裹着的里维斯速度很快,他在空中的时间只够霍恩释放两个大火球术,霍恩的第三次咒语还没念完,就已经被里维斯近了身。

    里维斯把手搭在霍恩的肩膀上,身上神力光芒一闪,强大的风压凭空出现,压制的霍恩连手指都动弹不得,

    根据里维斯的经验来看,这种一动不能动的状态之下一般的巫师是不能施法的。

    他伸手拨开了霍恩长袍上的兜帽,想一睹霍恩的真容,可是长袍下面只有一张惊悚的脸!

    那是缠满了各种颜色各种布料的布条的脸!

    里维斯大吃一惊!这到底是什么恶毒的诅咒才能让一个人脸变成这样!

    好吧,天色很黑视线不好,脸上缠了各色破烂布条的霍恩看起来确实有些吓人。

    而且任谁也不会想到一个三阶巫师会在脸上缠绕破布条,里维斯还以为是什么恶毒的诅咒!

    ……

    黑街最高的建筑是一个帮派的驻地,此时在这个建筑的楼顶,一个身着灰色巫师袍的人影坐在大楼的边缘看着此刻发生战斗的方向。

    在他的身后,十几具帮派成员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堆在楼顶,

    细微的咀嚼声在寂静的夜里十分刺耳,但是除了灰袍人和这些尸体以外并没有其他的生物存在。

    因为咀嚼的声音,

    是从尸体的内部传出来的!

    他觉得很有意思,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了,那个野巫少年的幻术威力出乎意料,他有心抓来研究一下,但是想了想还是想看看这个少年能做到什么地步。

    于是他在这个少年即将逃出去的时候因为得提示了一下那些傻货黑衣执事。

    所以以诺才逃不掉!

    而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掌握着雷火双系的巫师插手,他可就不能再这么袖手旁观了,万一这个小家伙被别的巫师抢走了怎么办?

    他可是个还算珍贵的祭品啊。

    灰袍人站了起来却发现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身影就站在他的身后!

    “那个黑袍小子的法术还可以吧?他是我的弟子,很上进的一个小伙子。”

    黑影如是说。

    ……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