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血债血偿
    弯刀一般的淡蓝色月亮高悬在漆黑的夜空中,浅蓝的月光被月亮泼洒在大地上,地面的一切都披上了蓝色的光晕。

    街边的酒馆一如往常的热闹,李卡尔坐在小酒馆的中心十分阔绰的点了一个银币一瓶的高档酒水小口的品尝起来,他对这款酒垂涎已久却一直没钱买。

    他喝着价格高昂的美酒高兴的想唱歌,

    他今天早上举报了两个该死的野巫,是刚刚搬到列恩城没多久的一对小夫妻,尽管他们给了贫困潦倒的李卡尔很多帮助,但是谁让他们是该死的野巫呢?

    北风骑士们不愧是北风神教的精锐,早上举报中午那两个该死的野巫就被绑在广场中心烧了,看着那对夫妻充满恐惧和憎恨的面孔还有手里沉甸甸的钱袋,李卡尔的心情十分的舒适!

    举报两个野巫给了李卡尔二十枚金币的报酬,这对于穷的叮当响的李卡尔来说可是一笔巨款,要知道一个铜板能买一大条黑面包,一条黑面包足够他吃一天,而二十枚金币能换足足两千个铜板!

    兜里有钱了的李卡尔就想犒劳一下自己,李卡尔整天游手好闲的也没有经济来源,举报一次野巫能让他无忧的生活上一年半载的。

    可惜野巫和异教徒实在不多,所以李卡尔也就不太富裕。

    至于工作?工作是不可能工作的。

    李卡尔正在陶醉的喝着小酒,忽然从他的胃部传来一阵奇异的冲动,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嗝,伴随着响亮的饱嗝的是一小缕火苗!

    整个酒馆的目光都诡异的聚集在李卡尔身上。

    他刚才是喷火了吧

    会喷火的……

    野巫!

    李卡尔猛地站了起来,对着周围的酒客大吼说道:

    “不,我没有,我不是!”

    说着又打了一个饱嗝,又是一小缕火焰喷了出来。

    李卡尔正要和众人辩解,坐在他身旁的一个光头汉子一拳直接锤在了他的鼻梁上,把他的话生生的打了回去,随后整个酒馆的人都簇拥了过来,你一拳我一脚的直接就把李卡尔打晕了过去。

    李卡尔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就在广场中央,被绑在火刑架上!

    昨天亲切的给他金币的黑衣执事大人现在用冷漠厌恶眼神的盯着他,苍白的手掌按在他的胸膛上,之后从他的手上浮现出淡青色的火焰。

    然后火焰在他的身上蔓延!

    好疼!

    李卡尔被剧痛刺激的发狂,狠狠的坐直了身体剧烈的喘息着,入眼处一片漆黑,还是在自己的家里。

    呼,看来是在做梦啊,李卡尔的心里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那么在自己家里坐在自己床边的这两个人是谁?

    家里进贼了,

    我有什么好偷的?

    糟糕我的二十金币……

    李卡尔正欲喊叫就看见两人中穿着黑衣服的家伙把手按在了他的头上,

    手头接触的一瞬间,一阵眩晕袭来李卡尔的意识渐渐模糊,最后沉沉的睡去……

    “他怎么会醒的……你不是说他已经陷入到你的幻境之中了吗?以诺。”说话的是一个头发漆黑眼睛却是淡蓝色的青年男人。

    他的手里捧着一个厚厚的笔记本,鼻梁上架着一副圆框眼镜,如果他的衣服穿的不是那么破旧的话,第一眼看上去像一个腼腆的学者。

    他是霍恩梅姆海林。

    “大概是他在幻境里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吧,明明我只是给他一点小小的指引罢了。”一个棕色短发穿着黑色长衣的青年挠着头说。

    他是以诺哈雷,一个精通幻术的野巫。

    他一边说一边一脚把躺在床上睡的香甜的李卡尔踹下床,自己坐了上去。

    被踹下床的李卡尔依然沉迷在美梦中,显然他睡的十分踏实。

    “那么咱么继续实验吧,但愿他没看见。”霍恩推了推眼镜说。

    “这黑灯瞎火的他能看到什么?反正他没几天好活,不用担心。”以诺对着李卡尔的身体上吐了一口唾沫说。

    两人拿着几个瓶瓶罐罐还有一些奇怪的粉末在李卡尔的桌子上鼓捣了好长时间,终于在李卡尔的饭碗里搞出来一小坨赤红色的可疑的糊状物。

    以诺捏着睡梦中的李卡尔的下巴,把这团可疑物体灌进了李卡尔的嘴中。

    “好了,大功告成,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家伙明天肯定会变成一个临时的野巫。”霍恩擦掉额头上的汗珠说。

    “会喷火的那种。”以诺在旁边补充说。

    这是霍恩根据以前在老师那里获得的配方自己研制的,作用是让火属性的野巫提高对火元素的亲和度,但是副作用很严重,会对自己的内脏有轻微的灼伤,哪怕对身位野巫的霍恩来说也是十分难受的事情。

    作用到普通人的身上大概就是连续三四天止不住的喷火,嗯,是喷小火苗。

    对于野巫是三四天内轻微灼伤,对于普通人来说三四天后恐怕胃部和喉管都熟了……

    所以对于这个李卡尔来说,无论他是因为喷小火苗被当作野巫烧死还是三四天后被药剂烧死,他无论如何都是要死的。

    当然如果可以选的话霍恩还是希望他被教会杀死,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被他告密害死的年轻夫妻本来是霍恩决定好的发展为野巫同伴的对象,但是他刚刚对那对夫妻抛出橄榄枝那对夫妻就被烧死了!

    在霍恩的眼里,被绑在火刑架上烧死是最悲哀的死法!

    所以对于霍恩来说,这个家伙必须死!

    血债血偿而已。

    “对了,你进行的那个木棍实验的有什么进展?”以诺换了一个话题。

    “要叫法杖!”霍恩无奈的纠正以诺,他指着床边两根发黑的木头说:

    “进展怎么样你自己没有感觉吗?你平时维持这么长时间的幻境要消耗三根法杖现在只用两根!胡桃木的媒介效果大概是橡木的一点五倍,这是短期内我能找到的最优秀的施法媒介了。”

    崇拜的目光从以诺的眼睛投向霍恩:“你真厉害!”

    “但是一根胡桃木法杖还是不足以支持我进行两次完整的三环法术施法,所以现阶段对我来说胡桃木法杖和橡木法杖都是没什么区别的。”霍恩挥着手说。

    “那你也真厉害。”以诺的眼睛就快飞出小星星了。

    霍恩被以诺的目光看的恶寒,都快要起鸡皮疙瘩了,他连忙找话题打断以诺的目光。

    “你魔力之海凝聚的进度怎么样了?”

    “嗯……”以诺的崇拜的目光果然如霍恩所料被打断了,他对霍恩的态度切换到了小学生没写作业面对老师的状态。

    “那个,快了快了,魔力之海的凝固嘛,没难度的,没难度的。”以诺讪笑着说。

    d看小说就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