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三章 感谢怪物大人
    对于露米娅的撒娇行为,莱杰罗的内心略感讶异,这貌似是自己印象里第一次见到露米娅这种模样,而且刚刚,自己也确实是因为想得太入迷了而没有注意到露米娅的喊声。

    念及于此,莱杰罗只能够露出一个对他来说很有难度的抱歉笑容,抱歉地在露米娅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温柔说道:“那我们现在就去吃晚饭吧,露米娅。”

    露米娅甜甜一笑,牵着莱杰罗的手带着莱杰罗离开了房间,去往了厨房的方向。

    今天这个夜晚,对烈阳城的怪物来说,是个很寻常的夜晚,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而赤炎城这一边,由于到了晚上人类的视力都不怎么行的原因,金天联盟也停下了对赤炎城的攻打,开始重新模拟战术。

    而饶了一大圈前往烈阳城讨伐莱杰罗的冒险者大队,此刻也即将到达烈阳城,由于路途还有一段距离的原因,也因为晚上都是人类休息的时间,所以一行冒险者便随意的找了一块地方扎营休息。

    塞西莉亚眺望着远方烈阳城的方向,明天她就可以抵达烈阳城了,对此,她的心情显得有些兴奋,至于到时候如何在莱杰罗身边留下来,小家伙,也早已做好了主意,她的目光,转向了此刻正在篝火堆旁边享受着众人阿谀奉承的皇子殿下身上,浓厚的杀意一闪而过。

    然而当小家伙的目光转到了那位距离皇子不远处的灰袍老者身上时,塞西莉亚的小脸上又不禁鼓起些许难办的神情,但是想到莱杰罗连天使的分身都解决了,塞西莉亚又不禁扬起颇为自得的笑容,她的自得,是因为那个斩杀了天使分身的人,是自己的哥哥。

    连天使都能够斩杀,哥哥你一定会帮我解决掉这个麻烦的老头吧!

    对于莱杰罗,小家伙的心中,貌似总是有着天大的信心,毕竟那个人,可是曾经救自己于水火之中的英雄呢!

    ......

    此时距离塞西莉亚一行人并不远的赤炎城攻略基地内,金天联盟正在商讨着明天该如何攻打赤炎城,由于白天镰刀魔一行表现的原因,所以此时的会议上镰刀魔也有着一席之地,并没有如同白天那般被排挤在外。

    镰刀魔默默地不做声,听着人类领袖们的争吵,由于海域怪物的紧逼以及赤炎城迟迟攻打不下来的原因,这些领袖的额头简直就要皱成了川字,今天他们对赤炎城攻打的焦灼状态他们每个人都看在眼里。

    如果真的按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攻下赤炎城,遥遥无期。

    “要俺看!干脆先击中火力把深渊魔主那货给杀了算了!!”

    镰刀魔微抬目光,那语气暴躁者是一位熊人,也是熊人族在这场战事中的统领,而它所说出来的话,不仅获得了镰刀魔一个淡漠的目光,也获得了不少其他人的鄙视目光。

    “咋了?!难道俺说的不对?!”熊人统领那带着浓厚乡土气息的语气令的不少人都暗自偷笑,而随后精灵族的统领在轻笑之后便对熊人统领摇了摇头,后者刚刚还准备吼一下那些嘲笑自己的家伙,可是精灵族的统领一个动作,就让它不满地撇了撇嘴,非常听话地噤了声。

    “虽然熊大他说得有些直接,但这也确实是我们攻城目前最大的一个问题,深渊魔主一个人所带来的威胁力,简直就是我们攻城压力中最大的一环!”白天的那个金发男子出声说道,也把话题带到了正轨。

    “确实!”

    “没错!”

    “我觉得纳尔华说得很有道理!”

    “......”

    镰刀魔望着人类们对那位金发男子的赞同声,却又没有一点其余的表示,顿感无趣的它就想要离开这里,但是下一刻一个声音却拦住了它。

    “唉!镰刀魔兄弟,别急着走啊!”

    镰刀魔摇了摇头,缓缓说道:“等你们商量出了一个结果再来告诉我吧,我先去安抚一下我的部下。”

    “这...好吧,你去吧。”

    随即镰刀魔离开营帐,而一些声音,也在镰刀魔离开的时候就立马响了起来。

    “干脆直接让那些怪物和亡灵全都去做先锋好了啊!反正都是一些怪物。”

    “对啊!我看它们的实力一点都不比我们人类弱!”

    “......”

    几个异族的领袖不约而同对视一眼,都无奈地摇了摇头,至于此刻营帐外面听了个一清二楚的镰刀魔,没有冲进去把那些完全不把怪物当成生命看的人类一刀两断,只是微微地眯起了眼。

    它没想到,即便是自己白天投入了两千的亡灵依旧是没能够获得多少的信任,对于人类这个处处为己的生物,镰刀魔再次多了不少的警惕心。

    而说到人类,镰刀魔就忽然想起了白天所救到的那个牧师,那个牧师的身影,在镰刀魔的心里渐渐与一个熟悉的身影重叠,随后犹如装满了水的气球一般,砰然消失!

    消失之后,那个最先出现的白袍牧师,出现在了镰刀魔的面前,拦住了镰刀魔的去路。

    “你...有什么事吗?”可能是面前这位少女和露米娅有些相似的原因,镰刀魔的语气难得的没有一丝淡漠。

    “我我...我我...是来感谢怪物大人你白天的搭救的!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还请大人收下!”

    一个瓶子状的东西被少女硬塞到了镰刀魔的怀里,让得镰刀魔一脸茫然,条件反射地拿好少女塞过来的瓶子之后,镰刀魔还没询问对方这被黑布蒙着的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少女就只留下了一个白色的背影给镰刀魔。

    镰刀魔两只专注于杀戮的前肢很艰难却也很熟练的拿起了被黑布蒙着的瓶子,疑惑地望了一眼之后就摇了摇头,夹在肩膀下面,打算等回到聚集地再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

    而此时赤炎城的内部,战斗了接连一天时间的阿怖斯愤怒地一剑砍烂了自己的椅子,今天它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杀了一些冒险者,后面他的剑上几乎就没有沾染过任何一位冒险者的生命。

    想起那一队配合娴熟,专门对付他的强大冒险者小队,阿怖斯身上的火焰忍不住猛然涨动,彰显出了阿怖斯内心此刻的愤怒。

    “每一次!每一次!每一次总是差一些!!该死的施法者!!”作为一个boss,阿怖斯喊出了所有boss对冒险者的怒言,明明再砍一刀就可以砍死了,结果人家的红条又瞬间满了,而且还加了一点护甲,变得更难砍了,最主要各种各样的消弱技能让他很是头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