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 天兽山
    时隔两日,拓跋昊川便将那看守妖兽场的修行者查清楚了,赶忙跑到陈景元的庭院里找陈景元商量,“陈宗师,那人果然有问题,并且这家伙已经将陈宗师你随本王前往妖兽场之事传给了我九皇兄。既然九皇兄深知陈宗师你的能力,恐怕现在已经猜到陈宗师前往妖兽场的用意了。”

    “呵呵……”陈景元淡笑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知道便知道,反正四太子是惦记上陈某了。不管如何隐藏能力,四太子终归还是想尝试夺了陈某的能力。”

    “这倒也是……”拓跋昊川点点头,“陈宗师放心,无论如何本王都会庇护你的,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王爷的话,陈某相信,也相信王爷的能力。四太子知晓陈某的能力不要紧,要紧的是四太子恐怕已经知晓王爷对四太子的怀疑。根据陈某感应探查到的结果,王府当中,还是有不少的暗哨,不光是四太子的,还有其他三位太子,只不过数量上,四太子的最多。”

    “还有……”拓跋昊川惊呼了一声,非常的恼怒,握紧拳头对着桌子敲了一下,差点就将桌子敲碎,“陈宗师,本王信任你,可否将这些暗哨的名单交给本王。”

    陈景元没有半点迟疑,名单他早就准备好了,知道拓跋昊川肯定会所要,递了过去,道:“陈某知道的暗哨都在这里,不过四太子既然知晓陈某的能力,想来还会有隐藏更深的暗哨在,王爷可以试着用这些暗哨钓出那些隐藏更深的暗哨。”

    拓跋昊川接过那份名单,一看眉头皱的更深了,愤愤不平。

    过了好一会,拓跋昊川才缓过劲来,道:“陈宗师,若是你一旦感应到还有暗哨的存在,请立即告诉本王,摆脱了。”

    “王爷放心,陈某既然全心全意帮助王爷,自然不会隐瞒王爷。”

    “好……”拓跋昊川大喊了一声,非常的满意。因赶着回去处理这些暗哨,拓跋昊川非常的着急,交代安抚陈景元几句便匆忙离开。

    拓跋昊川自幼身受天乾仙帝的宠爱,能力超众,处理这样的事很有方法。虽说知晓了谁是暗哨,但拓跋昊川并未立即将他们抓起来,而是慢慢将这些人排挤出核心圈。

    数日的时间,几名暗哨被拓跋昊川调走,有些则是被拓跋昊川设计,暴露出他们的狐狸尾巴,然后抓起来拷问。本想获取那些隐藏够深的暗哨,可并未有收获,不知道是真的没有,还是隐藏的太深。

    拓跋昊川这边一动手,四太子拓跋昊元那里就猜到了。对陈景元的能力,拓跋昊元可是打听的非常清楚。陈景元在古元仙朝所有的事迹,拓跋昊元都打听的清清楚楚。

    知晓陈景元已经全力帮助拓跋昊川了,拓跋昊元自然要有行动,不过基于陈景元的能力太强,所以他必须要谋划的更深,隐藏的更深。

    拓跋昊元也是个聪明人,最先开始一些小的算计,试探出陈景元感应消息的能力有多强,然后再进行深入的算计。

    拓跋昊元的算计到了,派出了元宏来到了川郡王府元宏带来的是拓跋昊元的命令,正在和拓跋昊川详说,深处客卿庭院的陈景元已经知道了,此刻心中正在考虑拓跋昊元的意图。

    川郡王府,常用来接待客人的大殿内,拓跋昊川和刘康正在接待元宏。

    “郡王殿下,四太子知晓殿下对妖兽非常感兴趣,也知道殿下自己电扇妖兽场太小,妖兽品级又比较低,故准备将天兽山转给殿下,山林当中有一批妖兽,也一并转给殿下。”

    “天兽山?”拓跋昊川皱着眉头嘀咕,颇为到位惊讶,“九皇兄居然把这座妖兽山林赐给本王了,他还真舍得啊。也不知道九皇兄是否要从本王这里换取些什么。”

    “诶……”元宏赶忙摆摆手,“殿下误会四太子了,四太子可是一向重视和殿下的兄弟之情,来之前四太子还说过殿下想要的,四太子做哥哥的怎么不给。虽然殿下一直没有向四太子要,但四太子一直关注着呢,所以才派属下前来和殿下说明,这可真是太子殿下的一番心意啊。”

    “噢……那多谢九皇兄了,还劳烦元宏前辈亲自跑一趟。九皇兄这份心意,本王收下了,改日上门拜访九皇兄,亲自感谢九皇兄。”拓跋昊川接受了。

    元宏眉头稍微挑了一下,露出喜色,拱拱手示意,“王爷接受了,那属下的任务就完成了,这就告辞。还请王爷早日去接手天兽山,在那驻守的修行者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王爷想继续用他们,那就直接安排他们做事,若是不想用,直接打发他们即可,这些人会自己回到四太子那边做事的。属下告辞……”

    恭拜一下之后,元宏在拓跋昊川的引领下,离开了川郡王府,

    回到大殿的拓跋昊川,皱紧了眉头,心中考虑着这件事。自从知晓拓跋昊元对自己的算计之后,拓跋昊川对他得这位九皇兄忌惮的很,时刻防备着拓跋昊元的算计。

    “王爷,四太子无缘无故将一座上好的妖兽场转给你,这其中恐怕有其他目的吧。陈宗师替王爷你驯化好三头妖兽没过多久,莫非四太子还在打陈宗师的主意。”刘康为拓跋昊川的心腹,好多事他都知道,当然有关陈景元的一些秘密,拓跋昊川并未告诉他。

    “哼……”拓跋昊川冷哼了一声,“九皇兄的算计太深了,不管他是在打谁的主意,都要防备着点。刘叔,现在就随我去陈宗师那,找他商量一下。”

    看着离去的拓跋昊川,刘康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追赶上去,心中满是疑惑,但并未询问拓跋昊川。

    刘康的疑惑在于,他不知道为何拓跋昊川这些时日,凡事都会找陈景元去商议,尤其是有关四太子的事。

    基于陈景元上一次超凡的驯兽之能,加上拓跋昊川零星点的透露,刘康倒是猜到了一些,但还是有很多的不明白。

    不光是他,川郡王府中其他的侍卫下属还有客卿,也都感应到拓跋昊川对陈景元的重视,以及对陈景元的信任。

    拓跋昊川赶到陈景元的庭院,自己并未开口,而是让刘康将事情述说一遍。

    “天兽山即为四太子重要的一处妖兽山林,想来那里的妖兽品级都很高吧,应该都是被那位朱宗师所驯化的吧。”听完之后,陈景元开口问了一句。

    “没错,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天兽山上如今还有一头六阶妖兽,四头五阶顶级妖兽,九头四阶妖兽。那元宏说过,这些妖兽与天兽山一并送给王爷。陈宗师觉得这其中会有针对王爷的算计,就像是那头飞天豹一样吗?”

    陈景元摇了摇头,道:“王爷为皇子,身份尊贵着呢,又受仙帝宠爱。四太子怎么敢在自己的山林对王爷算计,要是王爷有半点损伤,四太子也承受不起。这恐怕并非是针对王爷的算计。”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刘康点点头,表示同意陈景元的观点,然后转而看向拓跋昊川,“王爷……”

    刚喊出就被拓跋昊川打断了。只见拓跋昊川目光一直盯着陈景元,问道:“陈宗师是已经有所感应了吗?”

    “感应……什么感应?”刘康下意识的问道。

    陈景元再一次的摇了摇头,“还没来得及,至少需要等待晚上。”

    “哦哦……”拓跋昊川明白了连连微点头。

    刘康则是一脸的疑惑,完全听不懂陈景元和拓跋昊川的交流。基于拓跋昊川没有主动说起,他也就不好追问,压制了好奇。

    “既然如此,那本王明日再来打扰陈宗师。”拓跋昊川起身拱手跟陈景元告辞,随即便带着一脸茫然的刘康离开了陈景元的庭院。

    拓跋昊川知晓刘康心中又很大的疑惑,基于对陈景元的誓言,未说明原由,不过倒是将那誓言跟刘康说了,还暗示刘康,陈景元拥有超凡的能力,能够帮助他们解决很多大问题。

    拓跋昊川离开之后,陈景元静心下来思考。拓跋昊川问得那句有所感应,是指陈景元是否已经感应到此类的情报消息。

    其实陈景元早就知道了,只是基于自己得到谎言,才没说出来。之前陈景元和拓跋昊川坦白,解释他知道这么多得到原因是能够在夜晚寂静十分,心神融入天地当中,便能获取情报消息。陈景元要顺着这个解释往下演,自然不会立即说出自己了解的情报,免得被拓跋昊川所怀疑。

    静心考虑的陈景元,心中考虑四太子拓跋昊元的目的所在,不断搜索相关的信息,综合进行推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