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稍微坦白
    “这些你是如何知晓的,该不会是陈宗师你自己的猜想吧,并非事实。”拓跋昊川并非是不相信此事为四太子手笔,而是不相信陈景元会知道。

    拓跋昊川这样一问,陈景元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心中苦思着,正在找借口糊弄过去。

    神念依旧操控着手机,陈景元看到地图上的拓跋昊川呈现的是淡黄色,说明拓跋昊川暂时对他并未有害意。

    考虑了一会,陈景元才开口解释道:“好吧,不瞒王爷,陈某除了是鉴宝师之外,另外还具有通灵的天赋,而且陈某的通灵天赋远比寻常的通灵师要强大太多,能够和草木精灵完美交流,而且还能和妖**流。这世间万物,但凡有灵性的东西,陈某都能从这些东西上获得信息。”

    “通灵师……完美交流,还能和妖**流,这……这怎么可能,陈宗师你该不会没有借口可找,故意瞎糊弄本王吧。”拓跋昊川满是惊讶的眼神看着陈景元,难以相信陈景元的话。

    “随便王爷怎么想吧。”陈景元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现在告诉王爷,陈某为何忌惮四太子吧。陈某一路从古元仙朝那边闯荡过来,曾经在古元仙朝闯下很大的名气,因为陈景元的特殊天赋,为古元仙朝所觊觎,他们认为陈景元是借助了异宝,所以一路死追陈某不放。四太子和古元仙朝交往密切,自然知晓陈某在古元仙朝的事迹。四太子虽然无法确信陈某是否真有异宝,但为了能够夺得这样的超凡能力,便会不惜一切代价。陈某不敢赌,毕竟四太子可是道极帝境的大神通者。”

    “陈宗师所说的有理有据,但这太匪夷所思了,纵使是不灭仙人,也不可能拥有这般的能力,本王……”拓跋昊川还是不相信。

    陈景元在地图上查看到拓跋昊川显示出的颜色,知道他并未对自己有害意,继续说道:“陈某愿意测试一下,好让王爷相信。不过希望王爷能够为陈某保守秘密,陈某可不想被太多的大神通者惦记上。”

    “测试?”拓跋昊川嘀咕了一声,“好……本王答应陈宗师你,若是你真有这样得本事,本王一定为你保守秘密。”

    “有王爷这句话,陈某就放心了。还请王爷带陈某去你的坐骑那里,陈某为王爷展示和妖**流的本领。”

    拓跋昊川没有迟疑,立即领着陈景元往内宅走去,并且没有让任何人跟随。拓跋昊川的坐骑是一头五阶顶级的飞天豹,一般都是放置在内宅,以方便他掌控,并增进感情。

    “天豹……”拓跋昊川大喊了一声,招呼正在趴睡的飞天豹。因为飞天豹体内有奴役印记,拓跋昊川可随意驾驭,稍微一施展,便让飞天豹乖乖的跑到他面前。

    “陈宗师,该你测试了。”拓跋昊川伸手示意。

    陈景元冲着他一点头,随即往前走了几步,神念操纵手机,用微信联系上飞天豹给它发信息。

    看得出飞天豹脸上满是惊讶之意,对着陈景元怒吼质问,询问陈景元为何能够和它交流上。

    这样的问题,陈景元不知道解释了多少遍,原话照说,以自己的特殊天赋为原由,糊弄过去。

    随后陈景元又开始了劝说工作,手机传信过去说道:“你的主人为仙朝皇子,身受不灭仙帝的宠爱,将来成就非凡,你为何不诚意认他为主。以王爷的品性,必然会全力帮助你提升境界的,若是表现的好,也许还能解了你身上的奴役印记。”

    飞天豹愣了一下,随后连连怒吼,回应道:我乃五阶豹王,岂能轻易认你们人类修行者为主,想要我真心认主,休想。

    看到这则消息,陈景元也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拓跋昊川,然后直接开口说道:“何必呢?你不过才是五阶,算不上什么兽王。要是真心实意顺从王爷,王爷肯定会帮助你提升的,而且还会视你为朋友的。”

    飞天豹不知道是怎么了,还是那样的不服气,怒吼不断,回应道: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真心实意顺从,休想奴役我一辈子。

    陈景元笑了笑,道:“就算你不真心实意顺从,难道你觉得你还有摆脱奴役的机会吗?”

    飞天豹立即回应道:当然有,那驯兽师说过,只奴役我三十年,三十年便会解了我身上的奴役印记,莫非你们想反悔,若是敢反悔,我便拼着性命,也会反叛出去的。

    一听这些,陈景元愣住了,转过头看向拓跋昊川,开口问道:“王爷,这头飞天豹只能供你奴役三十年吗?”

    “三十年,什么三十年,这可是本王求了朱宗师很久,他才帮本王赠给本王这头五阶顶级的飞天豹,当时只是说这头飞天豹就快进阶了,没说什么三十年啊。陈宗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

    陈景元刚说了一个字,迟疑之际飞天豹怒火冲天。五阶顶级的飞天豹,灵智很高,能够听懂人类的话语,一听到拓跋昊川所说,顿时感觉自己被骗了,怒吼不止,一个劲的质问陈景元。

    “别吵……你也听到了,王爷他自己也并不知道,驯化你的那驯兽师根本没将此事告诉王爷,等我跟王爷商量一下再说。”陈景元直接怒斥回去,还真把飞天豹叫住了。

    飞天豹散发出浓浓的怒气冲着陈景元和拓跋昊川,但并未怒吼,等待陈景元和拓跋昊川的回应。

    “王爷,这是怎么了……”有修行者赶了过来,数量不少,都是女修,说话的那位修为最高,已经达到了玄中之境,应该是为拓跋昊川坐镇内宅的女王者。另外那些女修,有的是侍女,还有几名是拓跋昊川的侍妾,各个修为都不低。

    “于姨……没出什么事,只是刚刚飞天豹动怒了,现在已经被陈宗师安抚下去,你们先退下吧,本王和陈宗师还有事要商谈。”

    在拓跋昊川的示意下,这些女修退走了,在远处观望,并未用神念探查。

    拓跋昊川上前几步,走到陈景元跟前,问道:“陈宗师,这是怎么一回事。”

    “王爷,飞天豹说驯化它的驯兽师曾给过它承偌,只奴役三十年,时间一到便放了它。王爷当真不知此事。”

    拓跋昊川脸黑下来,看得出此刻的他非常的生气,拳头紧握都传来了关节的响动。

    过了好一会,拓跋昊川才缓过劲来,看待陈景元的眼神并未有任何怒气,有的只是欣赏佩服之意,到了现在他终于相信陈景元的通灵之能。

    “陈宗师,是本王误会你了,不该不相信你的。”

    “王爷无需多言,陈某的天赋神通确实有些神奇,寻常修行者听说不相信是正常情况。陈某只是希望王爷应该相信,这是陈某的天赋神通,并非是依靠所谓的异宝。”

    “当然……本王当然相信。陈宗师还请放心,本王可以对着我仙朝图腾大人立誓,绝对的相信陈宗师你,且不会对陈宗师打任何的歪主意。”

    “多谢王爷……”陈景元恭拜感谢,神念看到地图上的拓跋昊川已经呈现绿色了,放心下来,“王爷,这头飞天豹怎么办。陈某已经劝了它好多遍,依旧不愿真心顺从王爷,还说出三十年的期限。莫非那朱宗师……”

    “呵呵……那朱宗师是我九皇兄的客卿,为我仙朝第一驯兽师,曾经在九皇兄的帮助下,奴役了一头八阶夔邤牛。看来我的这位九皇兄,对谁都是算计。这段时日对我的帮助,只是为了取得我的信任,好算计陈宗师你。”拓跋昊川终于是想明白了,散发出浓浓的恨意。

    “陈宗师……”拓跋昊川看向陈景元,“还得多谢你,若非你的如实相告,本王恐怕现在还被瞒在鼓里。被他利用了,还浑然不知,并且还帮着他利用自己……”

    “王爷……四太子毕竟是道极帝者,身处太子之位近百年了,心中的算计太深,王爷被他所欺骗所利用,也是正常。若是王爷相信陈某,陈某必定会利用自己的天赋神通,帮助王爷应对所有的算计。陈某的通灵天赋,每天夜晚寂静之际,心神融入天地当中,便能感应到四周消息情报,不限时间。四太子对陈某的算计,还有小郡主的中毒之事,都是陈某通过这样的手段获知的。”

    “原来如此……那好,那日后还请陈宗师多多帮助本王,本王会尽一切力量保护陈宗师你不受任何人的算计。”拓跋昊川伸出手,搭在了陈景元手臂上,以彰显他的诚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