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拒绝所请
    “陈宗师,你这是怎么了,四太子邀请可是天大的荣幸,你怎么看上去非常的不高兴。”元钦察觉到陈景元的神色变动,询问道。

    陈景元赶忙反应过来解释道:“哦……陈某只是有些受宠若惊而已,没曾想到会被四太子召见,只是不知四太子召见陈某所谓何事。”

    “听王爷说,好像是有什么秘宝需要陈宗师你去鉴定吧,具体我可不清楚。”

    “秘宝需要师父去鉴定,那九伯为何不直接将秘宝送过来让师父鉴定呢,这样也无需耽误九伯的时间,也不用让师父跑一趟啊。”

    “额……小郡主,可能是四太子那件秘宝比较特殊,不宜送过来吧。”

    “哦……好吧,还想着让师父指点湘儿鉴定原石呢,那师父你……”拓跋湘看向陈景元,见陈景元呆住了,伸出手指轻轻捅了捅陈景元,“师父,师父,你是怎么了,受宠若惊不会惊到了如此程度吧。”

    被拓跋湘这样一喊,陈景元这才反应过来,“噢……没事,我只是在想四太子因为何种灵物需要我过去鉴定。”

    “陈宗师跟王爷去了太子府不就知道了吗,快跟我过去吧,莫要让王爷和四太子的人等着急了。”见陈景元有些推脱,元钦着急了催促说道。

    陈景元此时心中非常的恐慌,他刚刚通过手机搜索了一下,并未搜索到四太子需要自己去鉴宝之事。当然搜索四太子的谋划也没有太多的信息,应该是知晓的人太少,或者根本没有这个谋划。

    不过陈景元搜索到四太子有意向准备留他在太子府居住几日,顿时有些恐慌了。综合之前的天神术,陈景元断定四太子会对自己出手,非常不愿意去太子府。

    尽管不愿意,陈景元还是跟着元钦去见拓跋昊川和四太子派来邀请的人。

    “见过王爷,见过前辈。”陈景元恭拜问候道。

    此次四太子派出的人可是一名玄中王者,给足了陈景元面子。

    “陈宗师,我九皇兄欲召陈宗师前往府邸,鉴定一块稀有灵石,此石经过数位鉴宝大师,甚至还有鉴宝宗师出马,但未能鉴定出来历。都知晓陈宗师见多识广,这才邀请你前去鉴定一下。这位是我九皇兄的随从元宏前辈。”

    “陈宗师,有劳你了,太子可是在府中等着你呢?还请陈宗师快些跟在下前往太子府。”元宏一开口就显得非常着急,欲直接带走陈景元。

    陈景元抬头看了一眼玄中王者元宏,神念操纵手机在地图上看到此人显示的是红色,说明将对自己不利。

    “这可该怎么办呢?”陈景元并未立即回应,心中愁思不已,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见陈景元迟迟不作回应,怨恨有些不高兴了,笑容慢慢收了起来。

    拓跋昊川见状,赶忙问道:“陈宗师,你这是怎么了。”

    “王爷……”陈景元恭拜一下,再对着元宏恭拜一下,“前辈,晚辈这些时日苦修天神诀,因急功近利,未能修炼到第一层,反而损伤了自己的神念。晚辈的鉴宝之能,都是基于神念之上,神念大损,恐怕无法鉴定高品级的领悟,还请王爷和前辈能够见谅,还请太子殿下见谅。”

    “神念损伤……”元宏皱着眉头,神念探出去对陈景元仔细的探查了,好几遍。

    陈景元只是稍微释放出一点神念操控手机,并未让元宏探查的清楚。

    “怎么,陈宗师修炼天神术出岔子了。”拓跋昊川倒是显得非常担心,询问陈景元的状况。

    “多谢王爷关心,在下已经稳固好了神念,只是近些时日不能大肆施展,免得加剧损伤。恐怕……”陈景元话音拖长,有意让元宏和拓跋昊川去接话。

    “当真不行,还是说陈宗师有意推脱我家殿下……”元宏带着怒意说道。

    “岂敢,能够为四太子出力,是晚辈的福气,荣幸之至的事怎么会拒绝呢。晚辈确实是神念受损,怕误了太子殿下的大事。待晚辈修养一段数日,定会帮太子殿下完成鉴定。”陈景元躬着身子,抱拳以示歉意。

    “神念受损……”元宏打视了陈景元一会,“既然陈宗师神念受损,那鉴定之事也就罢了。太子殿下听闻过陈宗师的种种事迹,颇为感兴趣,此番出来鉴定灵物外,还想邀请陈宗师过府一叙,不知陈宗师是否赏脸。”

    陈景元抬起头,直视那元宏,停顿了一小会,才开口说道:“太子殿下盛邀是晚辈的福气,但还是得让前辈和太子殿下见谅了,晚辈恐难以接受太子殿下的召见。”

    此话一出,拓跋昊川愣了一下,眉头一皱,先是看了陈景元一眼,然后又看向元宏。此刻的拓跋昊川突然察觉到什么,赶忙开口说道:“陈宗师近些时日不方便,神念受损,小王还需让华医师好好的治疗一番。待过些时日,小王待着陈宗师亲自上门去拜访九皇兄,不知这样元宏前辈觉得如何?”

    “王爷,这……”元宏见拓跋昊川都开口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原本要是陈景元继续推脱,他肯定还会继续强邀陈景元,但拓跋昊川开口了,他就不好往下说了,免得激怒了拓跋昊川。

    “既然陈宗师不方便,那属下立即返回上报给太子殿下,到时还请王爷上门是和太子殿下解释一番,属下告辞……”元宏对着拓跋昊川恭拜一下,起身是撇了一眼陈景元,那样的眼神颇有深意。

    待元宏走远之后,拓跋昊川挥一挥手,将侍女侍卫打发下去,然后背对着陈景元,非常的严肃,道:“陈宗师,你难道就不应该给本王一个解释吗。”

    陈景元恭拜一下,真诚的拜谢,道:“多谢王爷……若非晚辈开口,恐怕晚辈性命不保。”

    “性命不保?我九皇兄盛邀怕,为何会危及性命,莫非陈宗师早先和我九皇兄有仇怨。”拓跋昊川也感受到元宏的刚刚的态度强硬,察觉到一点异常,有所怀疑。

    “仇怨倒是没有,但恐怕太子殿下对在下有所图谋。有些事,陈某不宜和王爷说透,但陈某可以保证,陈某对王爷并无任何的异心,一心想报答王爷。至于太子殿下……”陈景元摇了摇头,闭起了双眼,一副很是无奈的样子。

    陈景元这样说,激起了拓跋昊川的好奇之心。

    “陈宗师,按理说你来仙都不过才几年时间。这几年内,你又很少出府,为何会让我九皇兄图谋呢?本王不是不信陈宗师你,而是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王爷真想知道……”陈景元大有深意的看着拓跋昊川,还露出古怪的笑容。

    “当然……”

    “王爷乃陈某的救命恩人,既然问起陈某也不想欺瞒王爷。但在说之前去,陈某还想问问王爷,不知道四太子对王爷如何?”

    “对我如何?”拓跋昊川皱紧了眉头,想了一会,开口说道:“还算不错吧。陈宗师应该明白,我等皇室嫡系子嗣,兄弟之间的感情并不是那么的好,互相利用,但也没有达到仇视的地步。”

    陈景元点点头,表示同意拓跋昊川的观点,然后头微微扬起,开口说道:“王爷近几个月对四太子的态度比以前要好很多,是因为四太子帮了王爷很多,而且陈某的那本天神诀也是从四太子那里得到吧。”

    “没错……这些和陈宗师应该没有关系吧。”

    “有关系……”陈景元直视着拓跋昊川,“王爷或许不知道,那本天神诀是残本,缺失了其中至关重要的几页法决,若是一旦修炼上,神念就会产生隐患,无法中途停止,必须一直往下苦修。而且修炼到最后,若是没有那几页残损法决,最终会走火入魔,神念奔溃变成行尸走肉,接受修炼天神诀的修行者掌控。”

    “残本,这……”拓跋昊川愣了一下,“那本法决本就是残本,此事本王早就跟陈宗师你说过了,或许九皇兄得到这本法决之前就已经缺失了那几页,并不代表九皇兄对你有所图谋,没准九皇兄他也不知道。”

    “是吗?”陈景元笑着问道,他这一问让拓跋昊川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话。

    “修炼此术的人不少,可没有谁出现过陈宗师你所说的症状。”

    “王爷见过那些人吗?”

    “没有,好像都是出任务消失了吧。难道……不对,你是怎么知道天神术是本王从我九皇兄那里得到的,是谁跟你说的,莫非是湘儿。”拓跋昊川突然想到了关键之处,赶忙问道。

    陈景元摇了摇头,道:“此事陈某日后会向王爷解释的。既然王爷不信天神术是四太子故意给出的残本,那陈某再说一件事。小郡主五岁时误食了一枚紫色的灵果,王爷当时彻查之后,将郡主身边的几名侍女和侍卫处死了,并未找到真正的元凶,对吧。陈某要说的是,小郡主身中焕元紫雾,也是四太子安排的,因为当时王爷不惜放弃自己的册封,为小郡主求得一郡主之位。而当时这个郡主之位本来是为四太子的幼女准备的,所以……”

    “毒炎王况广津……”拓跋昊川想到了一个人,“陈宗师所指便是此人吧。”

    陈景元点点头……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