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玉石品级高低
    面对拓跋徽的斥责质疑,陈景元只是淡笑着,看了拓跋徽一眼,随后目光投向那评定胜负的尊者身上。

    “看样子陈大师对两块玉石有不同的见解,如此还请陈大师明说,好让我等明白。”基于拓跋昊川,这名合元尊者对陈景元的态度还是非常的好。这位合元尊者也是一名鉴宝师,专门在石园鉴定原石,同时评定赌局胜负。

    陈景元拱拱手示意一下,开口解释道:“皇子殿下的玉石,内部灵元之力极为浓厚,且非常的温和,属于上等六级玉石。而徽王殿下的玉石虽说已经达到六级,可只是体现在表面上而已。那块玉石内部中空,内部有一点阴秽之气,吸收了灵元之力,如此整体算来的大小,还不如皇子殿下的玉石,加上那阴秽之气,更加不如,所以晚辈才说并非是平局。”

    “玉石内部中空,这怎么可能。”最先说话的是那汤大师,根本不相信陈景元的话,跑过去将玉石拿在手中,左右看了看,进一步探查鉴定,“不可能,根本不可能,玉石内部怎么会中空呢,至于阴秽之气更加不可能。”

    “汤前辈,晚辈只是说出自己的鉴定结果,至于可不可能,前辈可劈开玉石查看便可证明。”

    “哼……这可是六阶玉石,若是你鉴定的不准,那就好白白浪费一块六阶玉石,这岂是你所能承受起的吗。”

    “拓跋徽……”拓跋昊川大喊了一声,“陈大师承受不起,难道我也承受不起吗?直接切开,若是陈大师鉴定出错,这局算我输,赌注加上那块六阶玉石你都拿走。”

    拓跋徽看向那汤大师,眼神示意询问一下。只是那汤大师也看不出什么,不相信陈景元的话,所以示意让拓跋徽答应。

    “好……楚大师,还得劳烦你出手切开这块玉石,还让这位陈大师死心。”拓跋徽伸手示意一下。

    那评定胜负的合元尊者授意,拿出了一把宝刀,为上品法宝,专门用来切割坚固的原石,此番却要用来切割玉石。

    “陈大师,你有多大的把握。”拓跋昊川紧挨着陈景元,以神念传音询问道。

    陈景元听到,微微转过头看了拓跋昊川一眼,直接开口说道:“殿下,我们还是离远点吧。在下估算不出那阴秽威力,为了安全起见,还是离远点吧。”

    “额……”拓跋昊川愣了一下,见陈景元直接往回走,这才跟过去,远离那切玉石的地方。

    “切……什么阴秽之气。玉石这般坚固,神念都探查不了内部的情况,表面更加没有半点痕迹可寻,就算是鉴宝宗师也鉴定不到内部的情况。陈大师,你这话说的太假了。”又修行者开口嘲讽道,也是一名皇室弟子,是拓跋徽那边的。

    整个石园现在相信陈景元的人非常少,只有拓跋昊川以及他的属下随从,听了陈景元的话,远离那切石之处。一部分修行者,因为陈景元的话,只是有些担心,没敢靠前,坐观事情的结果。

    至于拓跋徽那边的人,谁都不相信,纷纷围过去观看。

    砰砰的几声,那合元尊者用的是蛮力,直接手握宝刀对着玉石猛的斩了几刀,破碎的玉石四散开,丝丝灵元之气散发出去,消散在天地中。

    玉石要是被打碎,则内部蕴含的灵元之力就会化成气体四散开,很快就会成为凡物。斩了几刀,玉石破裂开,那合元尊者停了下来。

    六级的玉石,灵元之力非常浓厚,也就非常的坚固,非合元尊者能够将其斩裂成两半。稍微将玉石破碎,让内部的灵元之力散发出来后,再来将玉石切成两半。

    “这灵元之气……”那汤大师突然喊了一句,感觉非常的奇怪,心中有种不可思议的想法。

    不仅仅是汤大师察觉到问题,合元以上的修行者,或者鉴宝师都察觉到了。破裂后的玉石,散发出来的灵元之气比预计的要少很多。

    “难道那人说的是真的……”连斩裂玉石得合元尊者都有些怀疑了,迟迟没有继续下手。

    “楚大师,切开玉石再说。”拓跋徽虽然有些担心,担心陈景元说的是真的,但他还是想早点看到结果,确认一下。

    “好……徽王殿下稍等。”那楚大师手握着宝刀正准备出手时,突然玉石散发出一股黑气,很快就弥漫开。

    这股黑气并不像灵元之气那样,会消散在天地之中,反而凝而不散,将很大一部分修行者笼罩。

    “咳咳……”黑气当中传来很多人的咳嗽声,下一刻混乱一片。为了逃出黑气,众人纷纷往外跑去,人挤人,不少修行者直接被挤倒下,被踩在脚底,哀嚎一片。

    “嗜灵浊阴……”毒尊左丘喊了一句,他道破那黑色气体的来历,“果然有阴秽之气,嗜灵浊阴可不太好祛除,一旦沾惹上就会大损元气。”

    左丘说完,上前到拓跋昊川前面,恭拜道:“殿下,属下想收了这股嗜灵浊阴,没准日后会有用处。”

    “去吧……”拓跋昊川没有考虑,大手一挥就答应了。

    只见毒尊左丘纵身跃起,漂浮在那黑色嗜灵浊阴之上,拿出一件布袋子对着下方,再施展出元力,布袋子立即鼓了起来,阵阵的黑色气体被布袋子收了进去,没过多久便将黑色的嗜灵浊阴全部收走。

    左丘返回落到拓跋昊川前面,一手拽着布袋口,另外一只手施展出元力化为一道封禁之力,包裹着布袋子。

    “殿下,属下的毒灵袋封存不了这股嗜灵浊阴,得立即回府想办法,这便要回府封存。”

    “毒尊者自便,若需帮忙可去找刘叔。”

    左丘恭拜一下,随后便火急火燎的离开,看得出他是非常的高兴。对于他这样的毒修来说,这样的阴秽之气算是难得的宝物。

    “咳咳……”虽然嗜灵浊阴被收走了,但不少修行者已经沾染上一些,因嗜灵浊阴附在喉咙出吞噬灵元之气,使得这些人咳嗽不停,自身的元力正在流逝。

    数名合元尊者见状,赶忙出手,帮那些人逼出嗜灵浊阴。

    待众人平静下来后,拓跋昊川这才慢慢走了过去,趾高气扬的看着受损的拓跋徽,开口说道:“怎么样,拓跋徽你可认输。”

    “认输?”拓跋徽小声嘀咕了一句,皱了皱眉头,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一直盯着陈景元看。

    “怎么不说话了……不会是那股阴秽之气弄坏喉咙吧。”说到这里,见拓跋徽还是不肯说话,拓跋昊川只好看向那楚大师,“楚大师,拓跋徽不肯认输,此局胜负情况,还是得由你来宣布。”

    “咳咳……”楚大师咳嗽了几声,受的损伤不小,缓缓站了起来开口宣布道,“第二局,昊川皇子殿下获胜。”

    “听见了吗……这把我赢了。”找回场子的拓跋昊川讽非常的高兴,“拓跋徽,还能不能动,能动的话继续啊。一开始你我可是说好了,要连赌十把的,现在才到第二把。”

    拓跋昊川眼神挑衅一下,欲挑起拓跋徽和自己赌,“你该不会是不敢赌了吧。”

    “哼……谁说不敢了。”拓跋徽猛的站了起来,先是看着拓跋昊川,但很快目光就锁定在陈景元身上,看了一会,“汤大师……”

    那汤大师赶忙靠了过来,表面很是平静,但私底下以神念传音道:“殿下,真的要继续赌下去吗。”

    “赌……为何不赌。虽说这家伙鉴宝水平高,可毕竟是初到我仙都,对石园哪有汤大师你熟悉。快去帮本王寻石。”

    拓跋徽发话了,那汤大师怎么会拒绝,立即动身前去找高品级的原石。

    “陈大师……”拓跋昊川看向陈景元,眉头一挑示意一下,道:“一切就摆脱陈大师了。”

    陈景元一拱手,随后在元钦尊者的引领下继续去寻找原石。

    经过刚刚的事,陈景元的鉴宝之能得到了证实,能力在汤大师和楚大师之上,不少人都已经认定陈景元为鉴宝宗师。

    不少得修行者跟在陈景元后面,亲眼见识一下陈景元的鉴宝能力。

    连续赌了八场,在陈景元的帮助下,拓跋昊川赢了五场,放弃三场,将拓跋徽的众多灵物全部赢了过来,出了一口恶气。

    经过这几场赌石,陈景元鉴宝宗师的能力得到进一步的证实,名气开始在天乾城传播开,不少王公大臣都想拜会他,欲求他帮忙鉴定灵物。只是陈景元深入简出,返回皇子府之后,待在庭院不愿外出。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