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逼出鑫纹草
    “包打听……”刘远道握紧拳头,怒气一释放,将一张桌子震碎。

    怒气释放之后,刘远道冷静下来,大口喘气,以发泄自己的怒气。到了目前这一地步,面对陈景元这一情报贩子,刘远道无可奈何。

    “父亲,应该要下决心了。包打听此人太过神秘,掌握大量的情报,纵使借助齐远王的力量,我等估计也对付不了他。我们找到的那处洞府,已经占据了两年,外人根本都不知道,此人居然会知道,而且知道的如此详细,那我们雾峰谷,我们刘家,还有什么秘密能够瞒过他呢?万一要是他把所以的事都捅出去了,那……”

    刘挚云刚说到这里,看到了父亲的伸手制止的手势,停了下来。

    “唉……一步错步步错,早知道如此就该和那包打听做交易的,也不至于落到如今的局面。”刘远道叹息感慨说道,此刻内心非常的后悔。

    “父亲,我们该怎么办……”刘挚云上前低声说道。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这个亏只能硬往下咽了,把鑫纹草交给那包打听吧,否则我们所有的秘密都会公诸于世。”

    “师父,包打听行踪不定,我们该去哪和他交易。”彭玉明开口问道。

    “唉……”一听这些,刘远道又长叹息一声,无奈到了极致,“自食其果啊。近些时日风向全指包打听,他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除了鑫纹草之外,还是自取其辱,自己打自己的脸,才能换得他的原谅。”

    刘远道说了一堆话,彭玉明和刘挚云对视一眼,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去吧……”刘远道一挥手,“去对外发布消息,我刘远道愿意用鑫纹草和包打听交易,另外将上一次和包打听交易的过程暗中透露出去。我们受的耻辱越多,那包打听才会原谅我们。”

    “孩儿(弟子)明白了,这就去办。”刘挚云和彭玉明恭拜应道,随后退出了大殿,独留刘远道一个在大殿之内。

    “包打听……”刘远道脸色大变,显得杀气腾腾,在心底怒吼着这个名字。

    虽说刘远道是屈服了,但他毕竟是合元尊者,在隆渊郡颇有地位,如今却被一凌虚修行者屈辱,这如何能够让他受得了。

    “这小子到底是如何知晓这么多隐秘消息,到底有哪些人是他的暗探,洞府之事上,我们彻查了好多遍,没发现可疑之人啊。”一连串的疑惑浮现在刘远道内心,没法解释得通。

    疑惑之后,刘远道又变得非常的无奈,还还带了些杀意,话都不敢说出来,只敢在心底嘀咕:“包打听什么事都能探听到,那此番的交易不能谋划算计,否则我只会更倒霉,就让齐远王和他去斗吧。”刘远道最终还是自我妥协了,不敢再对陈景元进行算计。

    受刘远道的命令,刘挚云和彭玉明对外公布这一消息,引起轩然大波。包括齐远王在内,都没有想到刘远道会这么快就妥协了。齐远王还想借助刘远道这一次的交易,算计陈景元,但遭到刘远道的拒绝。

    随后当日陈景元上门和刘远道进行交易的过程传播开,虽说是误会陈景元了,但各方世家各方合元尊者和玄中王者,对陈景元是一如既往的仇视。

    刘远道尽管因此事被打脸,名誉受挫,不过很多修行和世家还是能够体会他的用心。自己的秘密被他人拿在手中,无论是谁都不会甘愿的。

    陈景元收到了消息,不过没有那么快的去和刘远道交易,而是等了几日,确定刘远道没有任何的阴谋才赶到刘远道建立的妖兽场,留下消息,让刘远道将鑫纹草放到妖兽场,得了鑫纹草他才罢休。

    无可奈何的刘远道什么都没说,挥挥手,示意让自己的弟子和徒弟带着鑫纹草送到妖兽场,他自己连雾峰谷都没有出。

    雾峰谷北面有一片山林,此地便是刘远道的妖兽场。刘挚云和彭玉明带着鑫纹草来到了此地,将鑫纹草放在了陈景元要求的位置,是一处树木稀疏的开阔之地上,直接是k打开保存鑫纹草的盒子,让灵草露出来。他们则退到了数里之外等着陈景元来取,不敢散发半点杀意。

    “嗷呜……”一声巨大的兽叫声响起,刘挚云听得出那是六阶剑齿虎的声音,赶忙告知其他人陈景元来了。

    没过多久,煞虎从天落了下来,落到鑫纹草的边上,煞气弥漫出来,形成一股很强的威势,压着周边的低阶修行者。

    “只有剑齿虎,那包打听?”刘挚云非常的惊讶,但面对一头六阶的剑齿虎,他的实力,加上周边所有修行者,都不够看,只能静静的在远处看着。

    煞虎环顾四周看了一小会,才慢慢走到哪鑫纹草得到边上,脑袋探过去,鼻子嗅了几下,闻到鑫纹草的那药力气味,怒气瞬间转变成兴奋之意。煞虎舌头一舔,粘住鑫纹草直接将其带入嘴巴当中,咬了几口,然后虎啸山林一声,声音落下之后,便飞奔跑远了。

    “鑫纹草被剑齿虎吃了,师弟,得马上告诉师父。”彭玉明着急说道。

    消息很快就传到刘远道那里,他并未说什么,而是命令将此事传出去,包括陈景元对他们的承偌,交出鑫纹草就不动他们。

    消息是传出去了,那些世家合元尊者和玄中王者,这才知晓陈景元拥有一头六阶剑齿虎作为坐骑,这可让不少想打陈景元主意的世家望而却步,最终还在派出人手搜索陈景元,欲对他不利的只有齐远王。

    时间过了两个多月,刘远道的鑫纹草被剑齿虎吃了之后,再无任何他的消息传来,一切又陷入平静当中。这时刘远道知道陈景元是遵守了承偌,没再找他的麻烦。

    这两个月内,齐远王发动力量不停的寻找陈景元的踪迹。还上报给朝廷,称陈景元这样的情报之人,会对仙朝带来很大的危害,以危害仙朝机密为由,申请朝廷出面,追杀陈景元。

    除了对付陈景元,齐远王没忘了将古兴长拉下水,上报称古兴长与陈景元这样的情报贩子联合,收集各方的情报,对朝廷会不利。

    但古兴长立即上奏反驳齐远王的观点,还为陈景元说话,称只要仙朝能够将陈景元收纳,便能主张天枢大陆一切,无论是对外,还是对内都能牢牢把控局势,第一时间知晓各方面的消息。

    隐匿在隆渊郡西北面的陈景元得知了这一消息,对古兴长到有些好感。

    陈景元转头分别看了一眼剑齿虎和天龙,说道:“你们两个消化灵药进行的怎么样了。现在事情闹的越来越大,我看是时候离开隆渊郡,去其他地方寻找机缘了。”

    煞虎听到了最先跑了过来,吼叫道:你又找到鑫纹草天煞源液这些灵药的线索了,我们是不是要去换取这些灵药。

    陈景元非常鄙视的看着煞虎,突显出自己的不满意。这可把煞虎吓坏了,连忙后退,露出尴尬的笑容,立即吼叫回应:当我没说,当我没说。

    “一份天煞源液,一株两千多年的鑫纹草,你都还没完全消化就想着要其他灵药,真是够贪心的。小心把自己给撑爆了。”陈景元还是说了几句,然后才步入正题,“走,跟我出去一趟,先去见见那古兴长,然后离开隆渊郡,去其他没人知道我的地方。”

    不等煞虎和天龙反应,陈景元直接用御兽环将他们收了进去,然后自己飞行往兴渊城赶去。

    到了兴渊城周边之后,陈景元探查了一下,找到熟人谢洋的位置,恰好又在妖兽场驻守。妖兽场内,新进了一头五阶的暴狱龙,为古兴长替朝中大臣准备的斗兽之龙兽,这才需要谢洋亲自坐镇。

    “居然换了阵法,看样子对我还是有些防备,只是这阵法比之前的没高明多少,都是破绽,太差劲了。”

    稍微探查一下,陈景元通过破绽之处直接闯入妖兽场,一路避开那些低阶修仙者,直接赶往那处山庄。

    “嚓……这家伙怎么又直接闯入进来了。”谢洋神念探查出去,扫视周边,防止有人对暴狱龙有想法。探查到陈景元靠近,谢洋即无奈又震惊,赶忙让身边的弟子退下,打开山庄阵法引陈景元进入。

    “嘿嘿……好久不见谢洋前辈。”陈景元笑嘻嘻拱手打招呼。

    “我说包道友,你怎么又直接闯进来,那阵法,阵法……”

    “哈哈……这阵法到处都是破绽,还比不上上次的阵法,也不知道你们从哪找的阵法师。”

    谢洋尴尬了,满脸黑线,试探性的问道:“莫非包道友还是阵法宗师,能够轻易找到阵法破绽进入。”

    “阵法宗师……呵呵……晚辈连阵法师都不是。”陈景元摆摆手否认了,“好了,不和前辈废话了,此番晚辈前来是准备交给郡守大人一些情报的,有关齐远王的情报。他竟然想置我于死地,那晚辈不得不反击了。这些情报还是很有价值的,至于如何扳倒齐远王,就看郡守大人的手段了。”

    一说完陈景元丢出去一份玉简,没等谢洋开口,继续说道:“无偿奉给郡守大人吧。晚辈要离开了,今后若有缘,再和郡守大人和前辈交易。”

    陈景元拱拱手示意一下,随即跳起直接飞出山庄。

    “卧槽……阵法白换了,根本拦不住这家伙,真他妈诡异。”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