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交易失败后的报复
    “拿下我……呵呵……”陈景元无意和刘远道纠缠,骑着煞虎就想离开。

    煞虎因鑫纹草没有交易到,怒火冲天直接狂暴,每一虎爪都能将数名凌虚强者拍飞出去,重创几近惨死。

    刘远道冲上去挡住了煞虎,施展出透明的元力,化为水属性的法术水雾天漫。刘远道在雾峰谷待了几十年之久,此地的雾气能够被他引动。

    只见雾峰谷的雾气被引动过来,汇聚到刘远道身上,壮大他的法术之力。

    “小子,就这么容易离开,你真以为我这雾峰谷是你的地盘吗?”刘远道怒吼一声,将水雾天漫打了出来。

    一股雾气冲向陈景元。可不要小瞧了这股雾气,这可是合元尊者释放出来的最强法术之力。加上雾峰谷的天然水雾之气加持,其力量能够伤到合元后期境界的尊者。

    煞虎直接冲了过来,狂暴之后释放出自己的煞气,虎煞之力爆发出去。但这股力量还不够,煞虎还用眉心虎纹加持上,这才把刘远道的水雾漫天化解大半力量,剩余的离开,被陈景元一火寂天灭掌击散。

    “煞虎,莫要和他纠缠,先离开再说。”陈景元知道煞虎非常不服,想找刘远道的麻烦,这才让它离开。

    陈景元的话,煞虎不得不遵从,再度爆发自己的虎煞之气,将围过来的凌虚修行者震出去。

    那刘远道冲了过来,携水雾漫天之力冲击过来。煞虎猛的转身和刘远道冲撞到一起,挡住他的攻击。

    刘远道为合元中期境界,要是在其他地方和煞虎对打,占不上便宜,但在他的地盘,有天然的水雾之气加持帮助,纵使是合元后期,准王者的强者,也难以击败他。

    冲击之后,只见煞虎带着陈景元被击飞出去,趁势往前逃遁过去。因力量太强,煞虎受了不小的冲击之伤。

    “哪里逃……”刘远道大叫一声,拿出一把飞行的法宝,还是中品的,驾驭骑了过去。

    “不死不休……好啊,刘远道你会为你的鲁莽后悔的。”陈景元回头看了一眼,见刘远道追了过来,心中怒火很大,先祭出一道玄光盾符,挡住刘远道的远距离攻击,然后祭出旋风遁符。

    只见一股旋风出现,将陈景元和煞虎卷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往前席卷逃去。

    “玄光盾符和旋风遁符……”刘远道看出陈景元的施展手段,以更快的速度追了过去。

    很快就远离了雾峰谷二十七里。刘远道也追了过来,不打算就这样放过陈景元。

    离开雾峰谷的刘远道,实力不会有那么强,陈景元本可以借着煞虎和天龙的力量对方刘远道,而且还有很大的胜算,但这时他收到消息,齐远王听闻刘远道已经对陈景元出手,调动周边得合元尊者正快速赶来。

    陈景元不愿和他们正面硬对上,所以只能选择逃。虽然借用旋风遁符甩开了刘远道近三十里,但刘远道不死不休追杀陈景元,业动用了一张遁符追了过来。

    “齐远王已经派人过来了,你是逃不掉的,立即给本尊停下,说出你的情报,这样你还能保住一条性命,否则定叫你不得好死。”

    “嘿嘿……刘远道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吗?”陈景元回应乐一句,随手再拿出一张旋风遁符,再度遁行三十里。因煞虎的缘故,所以缩短了十里。

    遁行之后,陈景元可没有吝啬,直接再度祭出一张旋风遁符,再度拉开三十里,然后按照地图显示的安全路线赶路,甩开刘远道。

    六十里的距离,刘远道虽然用遁符拉进距离,但还是失去了陈景元这个目标。四处搜索,再无任何痕迹,只能返回雾峰谷,防止陈景元报复。

    远遁离开的陈景元,寻了一处隐秘之地,让煞虎稍作歇息。

    这一次的上门交易,结果变成这个样子,陈景元自己都没有想到。刚开始确实没有发现刘远道对自己有杀机,应该是因为陈景元说出那些隐秘的情报之后,刘远道这才对他起了很大的杀机,不愿自己的秘密被外人知道。

    “刘远道啊刘远道,你可真够厉害的,就这样就对我动了这么大的杀机,那就不能怪我报复了。”陈景元杀意涌出,离开雾峰谷时他就想好了报复的方法。

    煞虎跑了过来,怒气腾腾,当然不是冲着陈景元,而是刘远道,吼叫着要报复那刘远道。

    “煞虎,放心,此仇绝不会罢休的。报复一个人有很多方法,直接找上门报复,是下策。我说过会让刘远道后悔的,就一定会让他后悔。好好调息,调息好之后,跟我出去一趟。”

    煞虎这才平静下来,静心去调息恢复伤势。在它恢复的过程当中,陈景元静等的时候,外界再起谣言。

    陈景元亲自前往雾峰谷寻刘远道尊者交易,欲以情报换取刘远道的鑫纹草的消息传播出去。刚传出去没多久,古兴长便将陈景元之事暗中透露出去。如此之前的谣言得到证实,陈景元这个情报贩子浮出水面。

    为了让陈景元成为众敌,刘远道四处摸黑陈景元,说他为得灵物,没有底线,可交易任何的情报。刘远道追杀陈景元,也是因为陈景元欲将郡守大人的秘密作为交易。

    陈景元先是和郡守大人古兴长交易,以齐远王的秘密交易灵物,然后得知刘远道有鑫纹草,便直接转而出卖古兴长的秘密,只为换得鑫纹草,此等行为为所有人所仇视。

    齐远王四处派出合元尊者寻找陈景元,欲生擒陈景元。而其他世家,也四处在寻找陈景元,他们打的目的都差不多,都想生擒了陈景元,夺得情报。

    有关陈景元拥有一条六阶剑齿虎,刘远道并未泄露出去,此事仅限于刘远道和齐远王知晓。

    “还敢四处摸黑我,胆子真大。”陈景元眯着眼睛,阵阵杀意散发出来。

    “煞虎……”陈景元坐不住了,叫喊了一声,“你调息好了吗,好了的话跟我出去一趟吧,把刘远道所有的秘密都宣传出去,看他会如何……”

    煞虎吼叫一声,一听要去报仇了,立即起身跑了过来,直接被陈景元收入御兽环内。

    陈景元再将天龙收入御兽环,然后离开这处隐秘之地。虽然他已经变成了公敌,但泄露出消息还是有方法的。

    最先将刘远道找到的那间隐秘洞府宣扬出去。陈景元还将洞府的位置,和洞府的信息记录在玉简上,四处分发给各方的世家,连郡守古兴长那边也发了一份。

    “又是洞府密地,快去,快去求证一下。”

    陈景元虽然是公敌,但他可是情报贩子,他发出去的情报,那些个世家自然是相信的。得到消息之后,立即派出人前去求证。

    果然是有洞府存在的,虽然遭到刘远道的阻拦,可这么多世家,其中还有郡守古兴长,齐远王古庆逸,六级世家海家,刘远道又怎么能挡的住呢。

    洞府暴露出后,陈景元直接将洞府外围的守护阵法进入之法传出去,瞬间将各方世家引动,将那座洞府给瓜分了。至于刘远道的人,因没有第一时间得到进入之法,获得的机缘反倒是最少的。

    雾峰谷内,得到这一消息的刘远道气炸了,内心确实有些后悔了。

    “苦苦守了两年,如今却为其他人做了嫁衣。包打听啊包打听,你可真够狠的。”刘远道还是非常痛恨陈景元,念叨着他的名字,恨不得杀了他。

    “父亲……那包打听知晓各种隐秘的消息,连我们隐藏最深的洞府都被他知道了,那其他……”刘挚云说到这里,看到了父亲脸色变动,收住了并未往下多说。

    “他……他不会……”刘远道结结巴巴,恐慌得不行,“齐远王九处隐秘灵地全部被古兴长夺了去,那我们的两处……”

    虽然属于古元仙朝,但各方世家,合元尊者和玄中王者,为了自身能够壮大起来,都有自己的私心,暗中占据一些隐秘的灵地是很正常。

    刘远道刚想到这些,就有弟子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此人为刘远道的徒弟名叫彭玉明,进来之后神色都不对劲了。

    彭玉明单膝下跪拱手拜道:“启禀师傅……刚刚得到消息,郡守古兴长派出人把我们两处隐秘灵地给夺了,将其归为朝廷。另外我们的妖兽场所有的妖兽全部冲破了奴役之链,反叛出去。有弟子看到了那包打听直接闯入妖兽场,将所有的妖兽全部放走。而且包打听还留下话语,要让师尊奉上鑫纹草以作补偿,否则会让师尊后悔到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