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再度上门交易
    陈景元能够沉静心情,但煞虎沉静不下来。两千多年的鑫纹草,足以帮助煞虎进阶到六阶中级之境,而且不会有任何的后患。

    过了十日,天龙早已将龙元丹的力量吸收掉,存入身体内。这些力量并未被完全消化,要是被完全消化的话,天龙就能进阶到五阶高级之境。

    “走吧……去看看那刘远道吧,也免得煞虎天天惦记鑫纹草。”陈景元非常的无奈,决定还是去瞧一瞧,该搜索的信息,他已经搜索到了。

    “嗷呜嗷呜……”煞虎欢快的叫吼着,来回在陈景元身边跳来跳去,高兴的不能再高兴了。

    煞虎的体积很大,重量自然不会小,跳来跳去的,引起地面的微微振动。陈景元瞪着煞虎看了好久,终于受不了了,才开口说道:“瞧你那损样,再这样,老子就不去了。”

    瞬息之间,煞虎停了下来,一动不动,看着陈景元,非常的乖。

    “这才像话嘛。”陈景元一伸手,将煞虎收入御兽环内,然后一招手,天龙飞了过来,落到他的身边。

    陈景元跳到天龙得背上,指引它往雾峰谷敢去。刘远道的尊者府便是在雾峰谷。

    刘远道为古元仙朝养的修行者,信奉的也是古元仙朝的祭灵古元树。雾峰谷为古元仙朝赐予刘远道的属地,而且还有一株古元树,为古元仙朝的祭灵分枝。

    借助这祭灵分枝,刘远道在雾峰谷建立起世家刘家。因信奉的祭灵为古元树祭灵分枝,所以属古元仙朝古家分支世家,和古兴长这些皇室合元尊者一样。

    陈景元搜索刘远道的信息,找到能够让刘远道上心的情报便是他隐秘占据可一处洞府来历,以及进入的方法。

    当然刘远道放出鑫纹草的消息,并非是因为那座洞府,才引陈景元过来。陈景元从各个方面的种种消息分析出,这是刘远道和齐远王布置的局,就是想引陈景元现身。

    暂时齐远王还解决陈景元的目的,连番吃了古兴长好几次亏,想从陈景元这里获取情报,反报复回去。

    赶了三日的路,陈景元骑着天龙来到了隆渊郡东南区域的雾峰谷。此谷常年笼罩着浓雾,雾气当中含有很强的灵元之力,为水属性。除了山谷,还有山谷之外很大一片范围都属于刘远道的属地,雾峰谷是其府邸所在。

    陈景元赶到雾峰谷后,在外盘旋了数日,没发现其他得合元尊者之后,这才往山谷靠近。刘远道为合元中期境界,若突然对陈景元出手,依靠煞虎和天龙,就可以对付他,安全是没有问题的。

    “雾峰谷,云雾幻阵,这阵法不错,因地制宜,借助天然环境之力,布置起来的阵法,我都难以找到破绽闯进去。”

    借用手机搜寻安全路线,陈景元并不是没有找到进入的路线,只是这个路线时隐时现,隐的时间还有点长。陈景元查了一下,这座云雾幻阵,基于天然的浓雾之上,经阵法顶级大师布置的,防御之力非常惊人。有破绽安全的路线,也是受天然的云雾之气波动产生的,基本上每隔数个小时才会波动一次。

    当然手机地图并未一直显现安全路线,还是因为陈景元修为太低,影响到手机的感应。陈景元并未入谷,而是赶到了雾峰谷的东面阵法笼罩的边缘,来此寻一凌虚修行者。

    “你是谁,胆敢闯我雾峰谷,难道不要命了吗?”一名凌虚强者最先赶到陈景元身边,怒火冲冲的呵斥道,还拿出一把长刀指着陈景元,大有要出手的意思。

    只是陈景元为凌虚中期修为,这人是凌虚初期,这才有些忌惮,没敢出手。

    出现在陈景元面前的凌虚修行者是刘远道的二子刘挚云。

    “刘道友,在下并无恶意,只是来和令尊做个交易的。”陈景元抱拳拱手,彰显自己的诚意。

    “你要和我爹做交易,是来交易鑫纹草的吧。”刘挚云上下打探了陈景元,知晓了陈景元的目的,还冷哼了一声,非常的不服气,完全是看不起陈景元,“是谁派你来的,还是说是你自己来交易鑫纹草。要知道郡守大人亲自来我雾峰谷欲交易鑫纹草,我爹都没答应,你又算什么。”

    “呵呵……”陈景元不以为意,“在下确实是来和令尊交易鑫纹草的,愿意用情报和令尊交易。”

    “情报?”刘挚云一听愣住了,脸色沉重,看待陈景元的目光都变了。

    过了好一会,刘挚云才试探性的问道:“最近有谣言称,郡守大人从一神秘之人获得准确情报,三番四次破坏了齐远王的布置。难道阁下就是那神秘之人。”

    “算是吧……”陈景元承认了,点头答道。

    “算是吧,这样一说,你是郡守大人的人了。”刘挚云态度又转变了,拿着长刀法器指着陈景元,呵问道:“说……你到底在我雾峰谷安插了多少探子,说出来刘某就饶了你,否则……”

    “雾峰谷总共有三百七十二口人,其中你们刘家的只有六十九人,另外令尊的两位结拜兄弟以及其家人都在雾峰谷,数量达五十六人。除此之外,令尊收了三个徒弟,这三人也是非常受你们信任的,加上这三人的家人,剩下的还有两百零三人,这些人足够刘道友去彻查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刘挚云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心中恐慌的不行。

    “在下是靠卖情报为生,要是这点情报都探不到,还怎么卖情报。好了……刘道友,在下只是想和令尊做个交易而已,你快快通传一下吧。在下可不愿拖下去,再拖下去在下就得离开了。”

    “好……你在这等着,我立即通传。”刘挚云赶忙发出传信纸鹤,上报自己的父亲。

    没多久,刘远道便赶了过来,落地之后便一直盯着陈景元,神念扫来扫去,想探查清楚陈景元。

    “你就是谣言的那人……”刘远道问道。

    陈景元还是非常的恭敬,拱手拜道:“回远道尊者话,晚辈正是那人。江湖人称包打听,能够探到一些隐秘的情报,今日上门是特意来找尊者交易的。”

    “交易……哈哈……”刘远道大笑,一挥手,身边数名凌虚修行者把陈景元围了起来,“正想找你呢,刚放出消息,没想到你真的就上门了。你即为情报贩子,知不知道本尊引你出来的原因。”

    陈景元左右看了看,脸上一直挂着笑意,面对一名合元尊者,也没有任何得到担心,“是齐远王让前辈做的吧。尊者前辈之所以能够得这雾峰谷,也是得到齐远王的帮助吧。不过尊者前辈每年都得敬奉齐远王一成的收成。当然齐远王在启炎岭那处隐秘的邬铜矿山,三成的收入是归尊者前辈你的,以作互补,对吧。”

    “你……原来你知道。”刘远道这才感受到陈景元的恐怖之处,顿时起了很大得忌惮之心,“你既然知道,那为何还敢过来。”

    “晚辈都说了,晚辈只是一情报贩子,靠情报和别人交易,获取灵物。晚辈听闻尊者前辈这里有鑫纹草,这可是晚辈最想得到的灵草,这才赶来交易。不过瞧尊者前辈这阵势,看样子是不准备交易了。”

    “你还想交易……你能有什么情报能够让本尊上心的,用两千多年的鑫纹草跟你交易。莫非你想将郡守的情报卖给本尊。”

    陈景元摇了摇头,道:“晚辈虽然是情报贩子,但还是讲原则的,短时间内晚辈没有这个意向出卖郡守大人的情报。晚辈只是想卖给尊者前辈,你两年前偶然找到了一处隐秘洞府的情报,这座洞府你连齐远王斗没有告诉。晚辈知晓洞府来历,以及进入之法。不知道能不能和尊者前辈交易。”

    “你连这都知道。”刘远道越来越觉得陈景元恐怖了,心中非常得忌惮,神念横扫周边,没发现陈景元其他的帮手,心中起了杀机。

    “尊者前辈想要对晚辈出手,你难道真以为晚辈没有后手吗?”陈景元看到地图上刘远道慢慢变红,笑容这才收了起来。

    “后手,本尊就不信你有什么后手。齐远王应该已经收到本尊的传信,把郡守的力量牵制了,看你你怎么办。出手……”刘远道到了这样的地步,已经不顾一切了。

    “尊者前辈,你会后悔的。”陈景元立即将煞虎放了出来。

    “吼……”煞虎虎啸山林一声,煞气震荡出去,将围过来的凌虚修行者震荡出去。

    “六阶剑齿虎,你是那人……”刘远道知晓了陈景元的身份。

    “尊者前辈,今日晚辈便不在贵地闹腾,只是此事你我之间没完。把鑫纹草交给晚辈,此事便就此罢休,否则你会后悔的。”陈景元骑着煞虎,漂浮而起,俯视着刘远道。

    “后悔,别以为你有六阶剑齿虎就能拿刘某如何,今日你是逃不了,跟本尊拿下此人。”刘远道不甘心,一声令下,招呼十来名凌虚强者和他一同出手对付陈景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