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情报的缺失
    交易之后,陈景元又寻了一处隐秘之地,把天煞灵液给了煞虎。

    “如何……”见煞虎喝完,陈景元问了一句。

    煞虎吼叫着,神情和动作就能看出它非常的满意,道:不错,不错,要是多来几份,我便能进阶到六阶中级之境了。

    “看来还是针对性的灵药效果会更好。”陈景元有感而发,目光看向有些不高兴的天龙,笑着说道,“诶……别不高兴啊天龙,迟早会帮你弄到相应的灵药的。”

    天龙只敢对煞虎表现出不高兴嫉妒之意,面对陈景元,脸色瞬间变化,吼叫几声回应,显得非常的高兴。

    天龙脸色好转,突然间陈景元脸色沉重下来,皱着眉头苦思着。

    刚刚看到推送过来的新闻,陈景元得知自己买给古兴长的情报有误。也并不是有误,而是古庆逸隐藏了一小部分计划。

    手机感应各方消息推送出新闻,感应的范围非常广,能探到很多隐瞒的消息,但还是有个限制。这个限制就是知晓消息的人数太少,手机便无法获取到。这一限制随着陈景元修为提升,神念壮大,限制越来越小,但始终还是会有这样的限制。

    齐远王古庆逸,应该是因为上一次的计划失败,有了教训,这才隐藏了一部分计划。也不算隐藏,只是古庆逸以为有内鬼,隐藏的那部分仅限于古庆逸和他少数的亲信知晓,所以才没被陈景元用手机感应到。

    “我靠,这不是坑了古兴长吗,不过好在拼了个平手,要不然古兴长肯定以为是我故意骗他的。”陈景元皱着眉头,有略微的内疚之意。

    内疚之意只要还是因为古兴长正在找自己,又放出消息要去云都峰夺取雪灵花。不过陈景元并未太在意,毕竟自己卖给古兴长的情报,并没有错,只是不全而已。

    “煞虎天龙,走……去会会古兴长,看看他会怎么说。”陈景元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去见见古兴长,便将煞虎收入御兽环,骑着天龙往兴渊城赶去。

    等靠近之后,陈景元四处打听了一下,他的打听也是用手机去打听,这一次他去了兴渊城的南面,一处妖兽场地,为了能够体现自己的能力,陈景元直接闯入进去。

    古兴长知晓陈景元会来找他们,故将自己的三名亲信全部派遣出去,这妖兽场就有一人,正是之前前往云都峰寻找陈景元的谢洋。

    中心山顶的一处宫殿楼宇,便是谢洋坐镇的地方,按照古兴长所说的那样,偶尔时常外出,去找陈景元,希望能够碰上陈景元,就像上一次孙兴在兴峰之外碰上陈景元一样。

    碰的真好,陈景元进来时,那谢洋正好出去了。陈景元没找到谢洋,直接潜行进入那宫殿当中。

    宫殿的守护阵法,也有破绽,陈景元借用手机感应,找到进入之法,直接进去了。宫殿当中有其他的弟子,其中不乏还有凌虚境界的。只是受限于宫殿墙壁阻隔,和阵法干扰,无法探查到陈景元,让他无声无息进入主殿。

    陈景元已经探查到,此处是谢洋日常休息和面见下属弟子的地方。

    大概等了小半日,终于等到谢洋的返回。距离很远,陈景元利用手机探查到谢洋的返回,只是因为阵法和宫殿墙壁阻隔,并未感应到陈景元。

    有些失落,也有些怒火的谢洋慢慢进入宫殿当中,呵退其他的弟子,自己独自往主殿迈去,快要靠近时,因为他对主殿阵法拥有控制力,这时才感应到陈景元的存在,大惊失色,四处张望了几下,然后立马迈入大殿。

    “你你……”谢洋指着陈景元,结结巴巴说不出话,“你是……怎么进来的,是谁引你进来的。”

    “呵呵……”陈景元笑着站了起来,抱拳拱手道:“谢洋尊者前辈,晚辈这厢有礼了,听闻郡守大人找晚辈,这不就赶来和前辈碰面了吗?齐远王正四处查询郡守得消息的途径,晚辈不得已独自潜入到此和前辈碰面。”

    “什么,你是自己潜入进来的,怎么没有人发现……”

    “嘘……”陈景元示意让谢洋小声点,“本来没有人知晓的,但前辈你这样嚷嚷,恐怕会让不少人知道的,前辈也不想让齐远王知晓晚辈的存在吧。”

    谢洋赶忙去关了主殿大门,并启动主殿阵法,然后质问道:“说,你是怎么进来了,这妖兽场地,外围有阵法守护,这山庄也有阵法守护,没有阵法信物,或者经本尊允许,是……”

    没等他说完,陈景元挥挥手道:“好了,好了……晚辈如实相告便是。这处妖兽场,虽然有阵法守护,但破绽太多,晚辈就是从破绽当中进来的,至于为何能够找到这些破绽,请恕晚辈不能透露。”

    谢洋盯着陈景元看了一会,一想到陈景元那些情报消息,想明白一些,瞬间变得非常的不爽。

    “包道友,你说的情报是完全真实的,但那次在兴峰交易,我家大人从你这得到情报之后,之后……”说着说着,谢洋又没话可说了。

    “之后怎么了,不就是齐远王另有计划吗?但晚辈给的情报,虽然和齐远王的计划不一样,但只是些许,而且晚辈所说的基本属实,只是齐远王有所防备,留了一手。对吧……”

    “这……确实如此。可上一次和亲公主的那一次,在赤岭,道友给出的情报可是完全相同,为何到了这一次会有差异。”

    “差异?呵呵……晚辈懂前辈的意思,是怪晚辈没有透露清楚吗?认为晚辈故意隐瞒了一部分,对吧。”陈景元明白谢洋的话意,便解释道:“实话实话,晚辈也不知道齐远王那些计划。当日跟郡守大人交易,确实如实相告,并未有所隐瞒。至于为何会这样,晚辈也查到了。经过赤岭一役,齐远王吃了教训,自然是有长进的。开始彻查府中的内鬼,这才有了这一处。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计划赶不上变化。要是前辈和郡守大人由此怪罪晚辈,那晚辈也没什么好说的。从此之后,我们再无交易即可。”

    一说完,陈景元抱拳拱手,原本有的一点内疚,当着谢洋的面解释完之后,便再无任何内疚。

    “且慢……包道友且慢,谢某并不是要怪罪包道友的意思,也不是不信任道友,只是想问个清楚。还请包道友莫要动怒,我们之间的交易可以继续。”

    “继续?莫非郡守大人还想得到什么情报。晚辈上一次可是说过,需要晚辈想要的灵物才能进行交易,否则……”

    “这一点我们自然知晓。陈道友想要的几件灵物,确实非常的难得。除了天煞灵液,其余的三种灵药都是虎类妖兽和龙兽的伴生灵药,需要到五阶六阶妖兽生活的地方去找,去夺。这些时日,我等并未弄到这样的灵物,只是……”

    “只是……”陈景元眼前一亮,猜到了谢洋想说什么,“你们弄到了龙元丹,用五阶的神翼龙精血和内丹炼制的丹药。”

    “包道友你知道……”谢洋猛的一惊,很快又反应过来,“也是,包道友是专门收集情报的,这些事根本瞒不住白道友。不知道白道友对龙元丹可有意向,若是有,是否能够进行交易。”

    陈景元知晓龙元丹,还是在谢洋说上一番话时,用手机搜索到的,对谢洋提出来的交易,有些惊讶之意。

    “晚辈对龙元丹确实有意向,只是不知前辈或者郡守大人想要和晚辈做什么交易。据晚辈所知,目前为止,郡守大人的处境很好,连番破坏了齐远王的计划,在仙朝那里算是立下大功,又逼迫齐远王让步,得到了不少好处,应该足够郡守大人进阶吧。”

    “额……”被陈景元如实说出来,谢洋有些尴尬,讪笑着,“我家大人暂时确实不想交易情报,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和包道友交个朋友,不知道包道友是否给面子。”

    “前辈高看晚辈了,晚辈只是散修,又是凌虚修为,经不起前辈如此高看,也经不起郡守大人如此看重。晚辈短时间内,是没有意愿投入任何人麾下,还请前辈见谅。至于朋友吗,如今和郡守大人有利益关系,自然也算是朋友。郡守大人要是拿那枚龙元丹送给晚辈,晚辈倒是可以透露出齐远王在藩地之外,隐秘占据的灵矿和灵园。”

    “包道友的决定,谢某不会干扰,只是此事谢某还得上报给大人,还请道友稍等。”得陈景元点头示意,谢洋才拿出传信纸鹤,记录信息传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