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情报再换天煞灵液
    “旋风遁符,灵光盾符。”陈景元看着自己手中的十三张符文,非常的满意。其中旋风遁符七张,灵光盾符六张。

    经过数个月的苦练,陈景元将购买来的灵材耗光,画制了不少的符文。前期画制的符文都被陈景元试手使用掉了,剩余的这十三张符文,那可都是十成十威力的。

    旋风遁符施展出来,能够遁行四十里,而是还是瞬息之间,至于为何没有达到最大距离六十里,应该是受煞虎和天龙的影响,就算是收入御兽环,也会影响到遁符的力量。

    至于灵光盾符,施展出来所化的灵光盾能够挡住煞虎的一爪子,用于现在的陈景元是足够的。

    “嗷吼……”煞虎觅食飞了回来,落到陈景元身边,见陈景元非常的欢喜,又见天龙不在,赶忙叫吼道:咱去用你的情报换点天煞灵液,或者鑫纹草。

    被煞虎这样一提醒,陈景元突然发掘自己又一项能够赚取灵物的方法。

    “对哦……情报无论是在哪一个世界,都是非常重要的。老子可以及时获取到各方的消息情报,完全可以卖个别人,以换取灵物。如此就无需自己去冒险争夺灵物传承啊。”陈景元一拍脑门,然后又拍了拍煞虎,“提醒的对,这一方法完全行得通。”

    “嗷……”一声龙鸣响起,扑哧扑哧几声扇动翅膀的声响之后,天龙落了下来,对着陈景元吼叫着。

    “着什么急,有我一口吃的,肯定就有你们的。现在就去找找,看看能不能从谁那里换取你们想要的灵物。”陈景元安抚天龙。

    天龙同样也想从陈景元这里获取相应的灵物,从而吞噬进阶。

    陈景元赶忙用神念操纵手机,寻找鑫纹草天煞灵液,或者腾龙果卿血草等等,有助于天龙和煞虎提升的灵药,以及一些用妖兽炼制的灵丹。

    “海家,海家居然有半份的天煞灵液。”陈景元小声嘀咕了一句。

    声音虽然很小,还是被煞虎所听到了,吼叫着催促陈景元去换。

    “着什么急,海家如今并不缺什么。隆渊郡只有他们一家六级世家,对古元仙朝又很忠心,想要用情报去换,可能性不大。再说你我跟海家可是结过仇,他们怎么会轻易相信呢。让我想想该怎么办呢?”

    就在陈景元沉思之际,突然看到手机推送出来的新闻,得知古兴长居然又要前往云都峰夺取雪灵花。

    “古兴长……他可是郡守,以他的能力或许能够从海家手中换得那半份天煞灵液。”

    一直听陈景元提到天煞灵液,天龙不高兴了,上前用龙头蹭了蹭陈景元,一副恳求的样子,吼叫让陈景元帮它寻找灵物。

    “腾龙果和卿血草乃龙兽喜吃的灵药,这样的灵药很难被人类修行者获得,现在暂时没有消息,等我四处再找找看吧。放心……不会忘记你的。”陈景元再一次安抚天龙,这才让它安静下来。

    陈景元收了煞虎,骑着天龙往兴渊城赶去。当日和古兴长定下约定,若是他前往云都峰,便是他提出交易的信号。

    陈景元并未前往云都峰,因为知晓此刻云都峰有古庆逸的人正在那搜查什么。这些人都是受古庆逸的吩咐而来的,目的包括古庆逸自己都不知道,只是想找出古兴长的秘密,找出上一次自己的谋划为何会惨败的原因。

    目前为止,陈景元还没有想和古庆逸交易的想法,所以并未前往云都峰,而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名叫兴峰,为隆渊郡一处重要的灵园和玉矿产地,距离兴渊城不远,再其西面一百里之外。

    即为重要之地,自然需重力防守,尤其是古兴长重挫了古庆逸之后,变得更加小心,担心会遭到古庆逸的反扑,于是派出了自己的亲信孙兴秘密坐镇兴峰。当然这个秘密只是古兴长等人认为的,其实不光陈景元知晓,古庆逸也知道。

    陈景元隐秘之下来到了兴峰,虽说守护阵法对于他来说没有作用,但他不打算闯进去,而是待在外面,等待孙兴的外出。

    孙兴每过几日便会率领一部分弟子,亲自押送玉石原石以及灵药。刚出了兴峰的守护阵法,孙兴强大的神念便探查到陈景元,猛的一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古兴长要找陈景元他是知道的。

    “停……”孙兴知晓陈景元肯定是特意找自己的,“你们先回阵法待命,没有本尊的命令不可外出。”

    吩咐之后,孙兴跳起快速飞跃到陈景元那边,态度变得非常的恭敬,抱拳拱手,道:“包道友,你是特意来找孙某的吧。”

    “包道友……”陈景元一嘀咕,有些疑惑又很快自己想明白了,“晚辈见过孙兴尊者前辈。”

    “包道友客气了……我家大人一直在找包道友,按照道友当日所说,已经放出消息,本想道友会去云都峰,没曾想到却找到这里来了。”

    “云都峰……云都峰已经被齐远王古庆逸找过去了,晚辈暂时还不想被一名王者惦记,所以就没去。今日前来找尊者,就是回应郡守大人。不知郡守大人想要从晚辈这里获取什么情报啊。”

    “上一次得道友的情报所助,我等不仅仅肃清了内鬼,将齐远王的力量灭了一部分,还把和亲的皇朝公主安全护送到皇都。在此先多谢道友了。这一次我家大人联络道友,是想从道友这里,还是想得到有关齐远王情报。上一次我家大人掌握了一部分证据,由此要挟齐远王,只是推了好几个月,到现在才答应和大人交易,以进阶玄中境界的灵物作为筹码。从道友这里交易的情报,也是有关此事的,详情还得让我家大人和道友商议。只是……”

    见孙兴有什么难言之隐,陈景元赶忙问道:“只是什么,前辈尽管说出来。”

    “没什么,只是当日道友说过,要和道友交易,看的是道友需要什么,不知道友你如今需要什么样的灵物。”

    “天煞灵液……品级要达到可让合元尊者使用。”陈景元先说出这件灵物,然后接着往下说,“当然,也可以是千年以上的鑫纹草,或者腾龙果,或者卿血草。晚辈建议前辈到时拿天煞灵液来换,毕竟此灵液好弄一些。”

    “道友只需这些吗?这些灵药灵液可不太好弄到手,天煞灵液我等没听说哪里有出售的。”

    “嘿嘿……”陈景元奸笑了几声,道,“那晚辈透露一下吧。长兴城海家有半份天煞灵液,能不能得到就看你们的本事了。当然半份天煞灵液对晚辈是不够的,到时交易晚辈会看你们给出的灵物量,透露给你们相应的情报多少。”

    “这……”孙兴有些为难,但无法说出口。

    “怎么,前辈还有什么要说的。”

    “没有,没有……”孙兴赶忙摆摆手,“就按道友说的办吧,天煞灵液我们会想办法的,不知何时和道友交易。”

    “时间就得看前辈你们,什么时候收集到天煞灵液,晚辈自然会找上门。”陈景元抱拳拱手,“该说的,晚辈已经告诉前辈了,接下来就是你们自己的事。另外告诉一下前辈,你秘密守在此地,并非是秘密,不仅仅晚辈知晓,齐远王也知晓。至于齐远王是如何知晓的,你们自己去查吧。告辞……”

    “呃……”孙兴有些尴尬,看着陈景元飞行离开,想问一问情报,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叹息一声,“唉……算了,求人不如求己,还是自己查吧。”

    返回兴峰的孙兴,赶忙将陈景元来找自己的事上报给古兴长。

    兴渊城内,古兴长按照陈景元所说的那样,稍微放出点消息,然后便静静的等着,并未离开兴渊城,只是安排了自己最信任的合元尊者谢洋前往云都峰寻找陈景元,只是没有半点消息。

    突然收到孙兴的传信,古兴长又惊又喜,知晓自己的机会来了。虽说陈景元所提出的要求高,但不是不能争取到。

    只考虑的片刻,古兴长招来随从,吩咐一下,安排谢洋返回,便独自出了兴渊城,往长兴城赶去。为了能够尽快得到天煞灵液,古兴长不得不亲自出马。

    海家只有半份,废了很大的劲终于从海家获得了,返回兴渊城之后,四处打听,放出消息,出高价购买天煞灵液。郡守的身份还是挺有用的,终于从一合元尊者手中购得半份,凑齐了一份的天煞灵液。

    另外为了获得更多的情报,古兴长还在四处打听陈景元所提到的其他灵药。

    一份天煞灵液到手,古兴长迫不及待的要和陈景元交易,不过没有联系陈景元的方法,只能等待。

    过了三日,陈景元便联系上古兴长,在兴峰外围进行交易。一份天煞灵液,品级还算不错,陈景元倒也满意,也给出了古兴长满意的情报消息。

    这份情报是古庆逸针对和古兴长交易的布局计划。古庆逸如此记恨古兴长,自然不会放过他,又怎么甘心助他进阶玄中。

    不过有了陈景元的这份情报,古兴长便可以将计就计,反过来算计古庆逸一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