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首次情报交易
    只过了三日,古兴长便带着三名合元尊者赶到云都峰。至于这三日所发生的事,应该是因为知晓的人太少,陈景元并未有看到推送的新闻。

    不过看古兴长这气势和神色,陈景元猜到古兴长是拿到了证据,证实他的话语。

    “郡守大人……”陈景元拱拱手说道。

    “你到底是谁,为何知道这么多,到底从哪得到的情报。”古兴长一连串的质问,非常的生气。

    证实陈景元所说的话,古兴长并非是高兴,而是痛苦,而是伤心,这么多年来,自己却一直瞒在鼓里,被身边最亲的人出卖骗了,还搭上自己兄弟的性命,无论是谁都受不了。

    匆忙赶来,古兴长最关心的不是陈景元那日所提到的古庆逸算计,而是陈景元为何知道这些。

    “郡守大人相信在下所说的了……”

    “赶紧说,我家大人还等着你的回话呢?”

    陈景元看了看那名说话的合元尊者孙兴,施展元力挡住那合元尊者施展的压迫气势,往后退了一段距离,冷笑几声,开口说道:“呵呵……在下可非诸位的属下,郡守大人你就是这么报答你的救命恩人吗?”

    “救命恩人,你怎么就成为大人的救命恩人,充其量你不过是……”

    还未说完,古兴长伸手制止孙兴,不让他继续往下说,自己的态度缓和了很多,开口说道:“这位道友,还请见谅,毕竟如此紧密的事,我等都没有察觉,你是如何知道的。”

    “没有察觉吗?”陈景元眉毛一挑,疑问说道,“是真没有察觉,还是郡守大人你不愿去察觉,不愿去相信。”

    “这个……”古兴长迟疑一下,闭起了双眼,流露出满满的悲伤之情,过了好久才缓和过来,感概万千,“常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看样子是我陷得太深太深,以至于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大人,这不能怪你,要怪就怪……”孙兴停住了,那个名字说不出口,最后还是隐藏了称谓道,“怪对方藏的太深了。”

    “好了……”陈景元大喊一声,继续这样下去,就会成为古兴长的反省大会了,“晚辈可没有心思继续听诸位前辈的反省,还是说说正事吧。四位前辈很好奇晚辈的情报从何得到的吧,此乃晚辈的秘密,不宜透露,只能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举头三尺有神明,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晚辈自有晚辈的情报来源,否则包打听的称呼是白来的吗。”

    陈景元盯着古兴长,道:“晚辈靠的就是以卖情报为生,前几日郡守大人不信晚辈,晚辈只好透露出一点,好让大人相信。今日晚辈要卖的情报关乎郡守大人生死存亡,不知郡守大人可否带来晚辈所需之物。以那份传承典籍,换取大人的安危,顺便揪出一内鬼,这笔买郡守大人不亏吧。”

    “确实不亏……”古兴长直接将一本典籍扔给了陈景元,“这本就是都元雷纹的传承典籍,道友可检查一下,若是没有问题,还请道友把那一情报告知古某。”

    “大人,你就这么相信此人……”孙兴问了一句,只是古兴长已经扔出去了,他也不好过多的说什么。

    “哈哈……就喜欢郡守大人这般的直爽。”陈景元大喜,手机感应并未有什么危险,便打开典籍,粗略翻看了一遍,点点头,“果然是曹家完整的都元雷纹传承,好……很好。”

    “既然道友满意,那情报……”

    “当然如实告知郡守大人了,不过此事晚辈直打算告诉郡守大人一个人。若是郡守大人不愿屏退下属,若此事泄露出去,晚辈可不管。”

    “小子,你是什么意思……”孙兴当即不高兴了,往前一步怒斥道。

    不高兴的不止是孙兴,还有另外两名合元尊者,都是往前走了一步,恶狠狠的瞪着陈景元。

    “我等可是一直跟随过大人,你敢挑拨我们和大人的关系……”

    陈景元手一摊,道:“晚辈说了,只要郡守大人觉得没有问题,那晚辈就直接说出来,至于你们之间的关系,晚辈挑拨离间有什么好处。”

    一听这些话,孙兴三人看向古兴长。他们三人确实是古兴长的亲信,此时也能体会古兴长的感受。毕竟是被自己最信任,最爱的枕边人欺骗并背叛了,怎么说对身边的人多少有些戒备之心。

    古兴长分别看了孙兴三人各一眼,最后小声的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这位道友,你就直接说吧,他们都是我最信任的人,若是他们都背叛我,那我甘心被暗算死。”

    “大人……”孙兴三人对着古兴长恭拜道,“属下三人绝不会背叛大人的,还请大人放心。”

    “好吧,那晚辈就明说了。晚辈接到消息,郡守大人的死敌,古元仙朝齐远王古庆逸前辈,不愿和玄火皇朝议和,打算截杀掳走和亲的皇朝公主。然后把罪名推到郡守大人身上。据晚辈所知,在和玄火皇朝休战议和的阶段里,郡守大人可是主战先锋,数次上报仙朝,要和玄火皇朝大战一场,将其灭国,扩展仙朝疆域。不过基于齐远王限制,没能做到。正好,齐远王此番谋划,完全可以将罪名推到郡守大人身上。加上郡守夫人的应和,到时制造点假证,恐怕郡守大人的罪名无法洗脱。至于齐远王的计划,晚辈已经记录在玉简上,今日和郡守大人交易,便交给郡守大人。”说到最后,陈景元将一份玉简扔了过去。

    见古兴长查看起来,陈景元继续解释道:“至于晚辈所说的真伪,郡守大人到时可以派出亲信去查一查,应该不难查明。留给郡守大人的时间不多了,要想脱此难,就得看郡守大人自己了。”

    “多谢道友……”古兴长粗略看了一遍,神情顿时非常的严肃沉重。

    “哈哈……看样子郡守大人是相信晚辈的情报,如此甚好。那晚辈告辞了……”陈景元拱拱手,转身欲离开。

    “等等……”古兴长叫住陈景元,问道,“不知道友姓名,若他日古某还想从道友获取情报,不知道该如何联系道友。”

    陈景元大感兴趣的看着古兴长,考虑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晚辈姓名不宜透露,要称呼,就称呼晚辈包打听吧。至于如何找晚辈,郡守大人只需稍微放出风声,欲来这云都峰夺雪灵花,晚辈自然会找上门,到时会联系郡守大人的。不过晚辈事先说明,想要和晚辈交易,可不是那么容易,看的不是你们有什么灵物,而是得看晚辈需要什么。另外晚辈保证,这段时间,有关郡守大人的情报是不会交易出去的,这是晚辈的原则。告辞……”

    说完陈景元便遁行离开,往东面绕开云都峰远离。

    感应到陈景元远离,已经超出凌虚强者的神念范围,孙兴抱拳上前,问道:“大人,要不要属下跟上去。”

    “不用了,此人非常的古怪,你跟上去肯定会被发现的。再说此人的情报确实精确,日后少不了需要此人的帮助,不宜得罪。现在的任务,是如何破坏古庆逸的计划,并将计就计将其拉下马。你们三人现在立马给我回去,好生商议一下,该如何计划。”古兴长对陈景元的情报选择完全相信,都不带查证,直接回去按照情报将计就计制定计划。

    而离开云都峰的陈景元,飞行了一段距离,便将天龙放了出来,载着他在天空上飞行。按照地图显示,来到一处隐秘之地,简单的开辟了洞府,开始研究都元雷纹。

    有关古兴长的消息,陈景元还关注了一下,见其相信自己的情报,这才放心,安心研究都元雷纹,同时开始着手画制符文。

    数日之后,陈景元看到了推送的消息,得知古兴长将计就计成功,以假的和亲车队骗取古庆逸,使得古庆逸的人反遭埋伏,被一网打尽。当然陈景元也知晓,古兴长留下活口,还找到了证据,打算威胁古庆逸。至于他的枕边人,也被他废了修为,永久的关了起来。

    得知这样得结果,陈景元还是比较开心的,他也不喜欢欺骗,尤其是被亲朋好友欺骗。

    陈景元继续研究符文,已经成功画制了一张旋风遁符,还拿出去测试了一下,并未达到预期效果,可能是因为第一次画制的缘故。

    接下来,陈景元大肆损耗灵材,画制符文,得手机指点,最终效果显著,画符水平大大提高。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