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前往夜洛山林
    原定一个月时间内交接夜洛山林,但宜封王显得很着急,短短数日便催促广元王的人手入驻夜洛山林。可刚刚过去一日时间,夜洛山林便爆发起妖兽暴乱,引发兽潮,波及大半个夜洛山林。

    广元王虽然有所提防,但还是被弄了个措手不及,损失惨重,据说一名凌虚强者都已经折在里面了。

    找紫阳公主商议此事,广元王还是想打陈景元的主意。和解决妖兽之事,最好的人选便是陈景元这位能够听得懂妖兽之话的驯兽师。

    夜洛山林有三分之一是妖兽山林,内有大量的妖兽,其中不乏有五阶六阶境界的强大妖兽。虽说能够进行镇压,但需要付出的代价很大。

    陈景元早就知晓此事,也有离开的意思,没怎么考虑,直接答应了广元王所求。作为交换,陈景元希望广元王能够多多照料紫阳公主。

    紫荆帝都东城门,陈景元骑着煞虎慢慢走了出来,回头看了看前来送别的紫阳公主。该说的话都已经说了,剩下的只有分别。

    “陈大师,这一路估计宜封王那边不会轻易罢休的,我等实力虽然强过陈大师你,但还是得靠陈大师指引方向啊。”跟随陈景元一同前往夜洛山林的还有三名合元尊者,最熟悉的便是赵普远

    另外两人,为首的叫郑方,乃合元后期境界,实力是三人当中最强的,刚刚开口的便是此人,因第一次和陈景元接触,特意开口打好关系。另外一人名叫汪远扬,为合元中期修为,和赵普远实力相当。

    此三人是广元王特意安排的,用来保护陈景元。广元王知晓夜洛山林兽潮肯定是宜封王手笔,也想到宜封王会派入半路截杀才陈景元,这才安排了保镖。至于玄中王者,纵使在帝朝轻易不会调动的。

    “路线晚辈倒是可以凭借感应安排一下,不过那宜封王恨晚辈太深,估摸着不会轻易放过晚辈,到时还需三位前辈多多照料。”陈景元拱拱手示意一下。

    “此乃我等之责,陈大师尽管放心便是,现在还请陈大师快快指引方向,我等能避开就尽量避开吧。”

    “好……”陈景元应下,闭起双眼,装作在感应的样子,“此地距离帝都很近,宜封王应该不会傻到在此动手,晚辈并未感应到危险,直接往西北方向去吧。”

    在陈景元的提议下,一行四人,加上两头妖兽,快速往西北方向赶去。

    陈景元有一辆法宝级的飞行宝舟,但那宝舟太过损耗元力,故没有拿出来使用,骑在煞虎背上。

    煞虎在紫荆帝都待了好几年,将之前吞噬的灵药之力完全消化掉,境界可提升了不少。现在的速度非常快,不比合元尊者驾驭飞行之器慢。

    就这样一行四人快速遁行,远离的帝都。在他们后方一直有修行者或者妖兽跟随,以确定他们的位置。

    陈景元通过手机大概知晓宜封王的布置,一开始没有打算甩开后面的追踪之修,等深入西北方向的卢覃郡,这才开始想办法甩开身后的追踪。

    “陈大师,怎么突然要求加速了,是否周边有异常。”突然的变动,让郑方颇为奇怪,忍不住还是要询问道。

    “有种危机感,按照晚辈多年凭借感觉闯荡的经验来看,我们应该被人盯上了,或者是被跟踪了,总之这个感觉不太好。”

    “陈大师的感觉从未错过,我等还是驾驭天行舟加速跑路吧。陈大师,这头剑齿虎速度还是有些慢,你将它们收入御兽环内,跟我们一同上宝舟赶路。”

    “好……”陈景元右手一伸,手腕上的御兽环发出灵光。天龙和煞虎很自觉的化为一道遁光化入进去。

    陈景元手上的御兽环可不是之前那件,这是紫阳公主专门购买的,那可是下品法宝。相比之前那件法器御兽环,这件法宝级御兽环空间更大,削减了空间的禁锢之力,对妖兽的感觉会更好。

    天行舟是一件上品的法宝,乃广元王特意赐予他们,用在跑路之用。天行舟空间并不大,刚刚好能够容纳四人,由三名合元尊者掌控驾驭,速度非常的快。

    陈景元不断的通过地图感应,指引方向。通往他的路线都是七绕八转的,绕都能将背后追赶的人绕晕了。

    没过多久,陈景元便甩开了后方追赶的敌人,继续按照推荐的路线赶路,避开宜封王的人。

    “被他们甩开了,那陈景元还真有些邪乎,快传信问问前面的人,是否能够找到那四人的踪迹。”背后追踪的合元尊者现身了,立即发布命令,同时还得将消息传递回去。

    卢覃郡包括更西北方向的星洛郡,是经宜封王经营多年,郡守和各地的城池世家,基本上都是宜封王的人,而广元王在此的势力很弱,很少。

    受宜封王之令,各方世家部族纷纷出动,寻找陈景元四人的行踪。宜封王可是见识过陈景元那特殊的本领,知晓一旦陈景元四人失踪,再想找到除非将两个郡封锁起来,奈何现在不比之前,广元王可不会让他这么干。

    被逼无奈的宜封王,只能下令,统筹各地世家,暗中调动凌虚合元尊者,在边境上进行封锁,寻找陈景元四人的行踪。

    只是各个地方郡合元尊者数量不多,纵使宜封王调动而来的合元尊者,也不够将边境封锁起来,陈景元依旧能够找到安全路线,避开这些人封锁,逃出去。

    “陈大师,你可真厉害,跑了这么远,居然没遇到任何合元尊者。王爷刚刚还在说让我们小心点,宜封王可是调动大量人手过来,可这些人在陈大师眼中,数量多不多没有任何关系。哈哈……就快赶到夜洛山林了。宜封王的人全部被我们甩在了身后,再想拦住我们,根本不可能。”郑方大喜,闻名不如一见,终于见识到陈景元的特殊本事,佩服之至。

    “郑前辈,可别高兴的太早,我等此番的目的可不是为了避开宜封王的半路截杀,而是为了平息夜洛山林的妖兽动乱。这场动乱为宜封王掀起的,他们不会让我等轻易解决此事,八成会利用妖兽来解决我们,所以我等还需万分小心。”陈景元早就知晓了宜封王大概的布置。

    “陈大师说的对,我等还需谨慎小心。只是到了夜洛山林,我等该如何处理此番的暴乱,陈大师可否有计划。”赵普远接过话问道。

    他这一问,把陈景元问的沉默起来,心底在考虑。陈景元知晓,其实宜封王并未将希望寄托在沿途的截杀上,这只是宜封王的碰运气的机会,能得手自然好,不能得手,变化将调遣而来的合元尊者和凌虚强者派往夜洛山林,在那才会进行他最后的计划。

    夜洛山林的妖兽暴乱,为宜封王安排人故意引动的。陈景元从新闻知晓妖兽暴乱的原因,此事确实是宜封王派人引出来的。夜洛山林的妖兽幼崽屠杀殆尽,而且还将妖兽之王,一头六阶顶级的啸月狼的子嗣猎杀,彻底将其激怒,引发庞大的狼潮。

    要想解决此番的兽潮,就得先解决这头啸月狼。成年的妖兽被人类修行者屠杀,高阶的妖兽估计会不管,但大规模未成年自立的幼崽屠害,高阶的妖兽绝不会就此罢休,矛盾已经达到了不可化解的地步,要想调和,困难重重。

    陈景元也是一脸为难,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想到和做到的便是找妖兽之王啸月狼谈一谈,看看能否劝说到它。

    考虑了很久,陈景元才将这个没办法的办法说出来:“晚辈也没有好的办法,王爷安排晚辈来此,其实就是想让晚辈去劝一劝妖兽,从中调停。只是现在事态严重,那些妖兽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劝。到时三位前辈还得跟随晚辈赴一赴险,深入妖兽之地,找那啸月狼王说明情况,合妖兽之力解决此事。”

    “夜洛山林的妖兽,最强的便是那六阶顶级的啸月狼王,其余还有两头六阶的妖兽。以我等三人的力量,加上陈大师那超凡本领,应该有自保之力。为了能够平静解决此事,和陈大师赴一次险也是值得的。”郑方一口应下,表现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其实他的凭借不是他所说的那些,而是广元王赐予他们的保命手段,足以应对恶化之后妖兽群。

    “那好,到时三位前辈需听从晚辈的指挥,不可对那些妖兽痛下杀手。”

    “没问题……”三人齐声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