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夜洛山林,换得箭术
    陈景元返回王府没过多久,紫阳公主和紫宸云便回来了。有关那场赌局的结果,陈景元通过手机已经得知了。

    这场赌局加注的筹码可是相当的大,夜洛山林本是七级部族夜洛部族地盘,位于紫荆帝朝的西北方向,本是紫荆帝朝的附属部族。因和其他皇朝勾结,欲推翻紫荆帝朝,这才被紫荆帝朝镇压。

    天枢大陆的部族世家等级和古夏山林相当,七级部族便是拥有玄中王者坐镇,而且其部族祭灵图腾相当于天窍皇境强者的实力。

    当初紫荆大帝派出紫阳王为主将,主持对夜洛部族的大战。紫阳王当时不过只是合元尊者修为,但谋略很高,使用计谋,让夜洛部族和三大王朝,一家皇朝联盟破裂,最终被一锅端了,部族祭灵被毁,族人死伤殆尽。

    紫阳王正是因为此事再立大功,以合元尊者修为,便晋升为亲王,并且夜洛部族的山林,也都归为他掌控,成为他的藩地,只是后来被宜封王夺取了。

    夜洛山林可是一片资源充沛之地,紫阳王灭了夜洛部族之后,对山林进行开发,建立数座灵园兽场,还大力开发山林当中的矿山,每年的收入相当可观。

    当初为了得到片山林的掌控权,宜封王可没少下功夫,费劲心思,付出很大的代价才得到,如今却因为一场赌局就给输了,这哪会甘心。

    “公主殿下,云郡王殿下,不知宜封王那边怎么说,那夜洛山林到底交还还是不交还。”陈景元其实是知道结果的,但避免被怀疑,故意询问道。????“哈哈……”紫宸云大笑,真的是高兴,“看到王伯那吃瘪的样子,我就非常开心。陈大师,真有你的,随便出手,便将王伯治的死死的。虽说王伯将此事推到了皇爷爷那里去了,不过我也传信告诉了父王,想来父王定然会帮助紫阳妹妹重新夺回夜洛山林的掌控权的。”

    “公主殿下只是一介女流,王府又无太多人手,夜洛山林可是很大一片区域,公主殿下估计难以掌控。还请郡王殿下一定要跟王爷说清楚,到时希望王爷能够帮着公主掌控夜洛山林。”

    陈景元说这番话,已经超出了他作为一名客卿的权力,但还是说了,并且还没有跟紫阳公主商量。

    这一下子把紫宸云给说愣住了,不知道陈景元是说笑呢还是来真的,“紫阳妹妹,这……”

    “陈大哥说的对,夜洛山林这么一大片区域,紫阳确实有心无力,真的需要广元王伯的帮忙。紫阳打算等会就跟堂哥一同返回王府,和王伯说明情况。”

    “如此……甚好。”紫宸云本有这样的打算,一直不好意思开口,还想让父王去说,没想到先被陈景元说出来,而且紫阳公主也同意了,“那事不宜迟,紫阳妹妹你我现在就去见父王,把这件事商量好,如何?”

    说完紫宸云看向陈景元,道:“陈大师要不要一同前去,玉儿妹妹她好像快要出关了。”

    “我……就不去了。陈某还有其他事要忙,就不去打扰王爷了。”陈景元说完看向紫阳公主,点头示意一下。

    紫阳公主明白的很,陈景元提出来的建议,对目前的紫阳王府,对她是极为有利的。要是紫阳王还在世,拥有曾经的权势,拿下夜洛山林不成问题。可如今不同,偌大的的紫阳王府,连一名合元尊者亲信都没有,又怎么能掌控相当于王朝之地的夜洛山林呢。这样还会被宜封王拿来当做借口,到时得结果是紫阳公主只是得到了名义上的掌控权。

    选择和广元王一同掌控,是最好的办法。给宜封王还不如给广元王,让广元王欠了一个大人情,肯定会庇护好紫阳王府的。

    待紫阳公主和紫宸云离开之后,陈景元自己用法剑将两块原石切开,取了其中的玉石出来。

    一块七级的玉石,品级非常高,一拿出来,瞬间把煞虎和天龙都给吸引过来了。

    “这块玉石品级非常高,能够供给玄中王者修行,可惜妖兽没法吸收玉石里的灵元之气,要不然就可以给你们修炼了。”

    一听陈景元这么说,煞虎立即回应道:没事,日后得到玉石你就自己留着吸收修行,得到灵药就是我和天龙的,这样才公平。

    天龙听到了,赶忙吼叫几声应和。

    “呵呵……你们两个真会打主意。”陈景元指了指煞虎和天龙,默认它的话,随即将玉石收了起来,拿出那块池塘里得到的玉石,“想来用这块应该可以换得那本虚形无影箭的法决了。”

    陈景元又将玉石收了起来,随后便离开了紫阳王府。如今陈景元可是帝都响当当的人物,一举一动都会受到关注,一出王府大门,就被盯上了,而且那些盯着他的人还将消息传了回去。

    “反正快要走了,让你们知道也无妨。”陈景元通过手机发现跟踪之人,并未在意,没有管他们,快速往紫卫将军府赶去。

    紫卫将军府,所处的位置在皇城之外,陈景元凭借紫阳王府的客卿令牌轻易便出了皇城,往紫荆城东城区赶去紫卫将军府便是位于此地,为皇城之外,最豪华的府邸。

    “来者何人,为何闯紫卫将军府。”陈景元刚一靠近,那守门将士便将其拦下,修为虽不够,但气势却在。

    “在下陈景元,有事求见紫卫将军,事关莫鸿兵公子。”陈景元拱手示意,说明自己的身份和来历。

    “陈景元,莫不是紫阳王府那位陈大师。”那守卫听说过陈景元,“陈大师刚刚说事关莫公子,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去上报你家将军吧,就说陈某有灵物可解莫公子伤体。”

    “当真……”守卫震惊喊道,“陈大师且在此稍等片刻,小的立即去上报将军。”

    等了没多久,陈景元看到一中年男子和那名守卫快步走了过来,脚步非常快,看得出非常的着急。

    此人正是紫卫将军莫方元,没有穿军装,但还是有一股子兵锋煞气散发出来,稍微一感受便能猜出此人经久沙场。

    “陈大师……”紫卫将军一见陈景元,立即恭拜问候道。

    “陈某只是一名普通客卿,担不起将军如此大礼,理应是陈某行礼才对。”陈景元赶忙躬身一拜回礼以示。

    “陈大师太客气了,且不说你如今的身份地位,就凭陈大师带来能解犬子伤体的灵物,足以值得我行礼恭迎。陈大师此番亲自上门,应该是有事和本将说吧,快快请进,进正殿再聊。”莫方元将陈景元请入将军府。

    一见这阵势,外面跟踪陈景元的人,赶紧将情况上报上去,同时开始调查陈景元此番得目的用意。

    正殿当中陈景元落坐在下方首座,而莫方元却坐在了陈景元下坐,倒是让陈景元受宠若惊。

    “陈大师,你刚刚所说的……”莫方元特别的着急,但又感觉不好意思,话说到一半又咽下去了。

    “呵呵……陈某理解将军此刻的心急。”陈景元拿出了那块玉石,递了过去,“这块六阶玉石,灵元之力非常温和,将军可以查看一下,是否符合莫公子所需。”

    莫方元双眼睁的很大,赶忙伸手拿过去,并用神念探查了好几遍,还运转心法稍微吸收了一点玉石内的元力,非常的满意,非常的激动,直接站了起来。

    “这这……”

    “莫非这块玉石都不符合?”陈景元一看这个样子,有些奇怪。

    “不不……”莫方元赶忙摆手,“本将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有些太激动了,太突然了,寻了这么多年,没想到居然被陈大师送上门。这块玉石非常适合犬子目前的伤体,大概有七成把握能够帮助犬子恢复。”

    “合适自然是好,那紫卫将军你就收下吧。”

    “这……”莫方元看了看手中的玉石,又看了看陈景元,“陈大师,你这是……是不是需要在下帮什么忙,若有吩咐,且在在下能力范围内,必然相助。”

    “既然将军说透了,那陈某也就不藏着掖着,陈某听闻将军这里有虚形无影箭第五六层的法决,这才找来这块玉石,欲和将军换,不知将军是否割爱。”

    “虚形无影箭……哦……在下知道了。”莫方元立即招呼侍卫,取来了那本虚形无影箭的法决典籍,“陈大师,这本就是。”

    陈景元接过去,翻了几页,甚是满意,站了起来拱手拜道,“多谢将军,如此你我算扯平了,告辞。”

    “一本箭术法决,抵不了陈大师的救命之恩。”莫方元再从自己的空间宝石里取出了一本典籍,“这本典籍是在下这么多年苦修箭术的心得,一并交给陈大师,日后若用得着在下的,还请陈大师吩咐,在下能做的尽量帮陈大师做到。”

    “哈哈…莫将军太客气了。”意外之喜,陈景元自然不会放过,立即拿起收入空间宝石,再做告辞,便离开了将军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