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抵达卢远王府
    陈景元在广元王府待了十日,每天都能和紫嫣玉接触上。这是广元王特意安排的,想增进陈景元和紫嫣玉的感情。对紫嫣玉是否会产生男女之情,他是非常放心,一心认为陈景元会被紫嫣玉迷上的,从而为了紫嫣玉留在广元王府。

    十日之后,广元王和宜封王协商好了,欲联手前往卢远王府,至于此事成功的功劳,表面协商是平分,其实谁得紫荆花,谁便占据大头。相比之下,广元王这边,云郡王紫宸云的机会更大些。

    卢远王府并不是在紫荆帝都之内,而是位于帝都西南方向卢远郡内,本是藩王卢远王的府邸,因卢远王被灭,其府邸也变成废墟,府邸阵法因大战变成了混乱大阵。

    说起卢远王便得从紫荆帝朝上一代说起,这位卢远王是当今的紫荆大帝同父异母的弟弟,为紫荆大帝曾经的竞争者,紫荆帝朝帝位候选人之一,曾经一度威望超过当今紫荆大帝,奈何最后关头竞争失败。

    失败之后的卢远王并不甘心,欲借助外力来推翻当今紫荆大帝的统治,在紫荆大帝刚刚继位之际,发动叛乱,最终结果是被平定,紫荆大帝亲自出手,灭了卢远王府,卢远王也葬身在府邸。

    当时因伤势很重,紫荆大帝来不及做更多的事,眼睁睁看着卢远王府阵法逆乱而起。至此之后,紫荆大帝再也没有踏足卢远郡。

    至于此番宜封王和广元王所争夺的紫荆花,正是昔日卢远王府的祭灵。紫荆帝朝得祭灵是一株快要成为神灵的紫荆花,而各地的藩王郡守府都有紫荆花供奉。那些紫荆花都是紫荆帝朝祭灵分化出来的子株,相当于人类强大修行者分魂。

    紫荆花子株有很多,除了各地藩王郡守,帝都亲王府,某些国公重臣府,都有供奉紫荆花子株。

    这些子株信仰之力都可以汇入母株当中以壮大母株,也可以将子株移植汇入母株,或者其他子株紫荆花。

    当年卢远王竞选帝位失败,离开帝都带走的可是一株最好的紫荆花子株,是当今紫荆大帝特意为补偿卢远王选的。经过多年的供奉祭拜,卢远王府那株紫荆花非常强大,凌驾于其他子株之上。而当年毁灭卢远王府,紫荆大帝并未毁了那株紫荆花,毕竟也是帝朝祭灵分魂,他也不敢造次。

    卢远王府阵法逆乱之后,那株紫荆花就被遗弃在王府废墟当中。只是凭借母株对子株的感应,紫荆花祭灵还能感应到,曾数次令紫荆大帝将那株紫荆花移植回来。

    可惜混乱的大阵阻拦了紫荆大帝的脚步。紫荆大帝并非阵法师,强出手的话,会引发阵法力量打乱,很有可能会毁了那株紫荆花,这才一直保留到今日。

    自从在天恒大陆鎏金皇朝探得陈景元那特殊本领,广元王和宜封王看到了机会。要知道若是能够将那株紫荆花移植出来,解了紫荆大帝多年的困扰,肯定是大功一件。这份功劳广元王和宜封王都想得到,故才有了当日紫阳王府外之事。

    在广元王府停留了十日,终于陈景元跟随云郡王前往卢远郡。紫阳公主特意安排了周妮和许飞二人充当陈景元的侍女随从。一并跟过去的还有紫嫣玉,也不知道怎么了,临时决定要去,而且非常的坚决。

    一路上,紫嫣玉都是在陈景元的兽车上,请教陈景元道纹之术,相处的非常融洽,称谓也从陈大师相处到了陈大哥,如此倒是惹得周妮不高兴,为紫阳公主赶到不高兴。

    “紫玉公主,今日便交流到此吧,估摸着快要赶到卢远王府了,日后若是有机会,陈某在为公主殿下指点。”

    “天色晚了吗?”紫嫣玉一拉窗帘看了一下,嘟着嘴,有些不高兴,“怎么会这么快,不过好在陈大哥已经帮玉儿解了惑。多谢陈大哥了,正是有了你的指点,玉儿修为突飞猛进,道纹之法长进很大,连父王都夸玉儿呢。等陈大哥忙完,一定要好好教导玉儿。”

    “这是陈某的荣幸,有机会一定会好好指点公主的。”

    “嘿嘿……”紫嫣玉满心欢喜,笑着不停,“那就这样说定了,玉儿告退。”

    陈景元一直将紫嫣玉送回她的兽车,这才回来。返回之后的陈景元盘坐着,睁着眼睛,发愣的思考着一些事。对广元王的用意,陈景元再明白不过了,对紫嫣玉待自己的感情也很明白,包括紫阳公主对他的情意也看的明白。

    叹息一声,陈景元有种想要离开的想法,当然不是离开这里,而是等解决这件事之后,立即紫荆都城,离开紫荆帝朝,四处闯荡。他担心,因为他的介入,会毁了紫嫣玉和紫嫣菡的美好生活。

    考虑了一夜,没等陈景元考虑好,目的地已经到了。

    卢远王府,曾经为卢远郡最辉煌的府邸,占地面积相当于一座城池,面积之大,可容纳上万人居住,做落在卢远郡灵元之力最浓厚之地。正是因为灵元之气浓厚,才使得混乱阵法的力量特别强大。

    陈景元下了兽车,走到卢远王府边缘,所看到的是残壁断垣,到处都是碎石。卢远王府废墟之上,笼罩着灵光,有点类似于极光。这些灵光便就是阵法乱流之力,极为强大,若是随意闯入,纵使玄中王者都承受不起。

    “陈大师(陈大哥)……”紫宸云紫嫣玉兄妹二人靠近过来,同时喊道。

    “陈大哥……”紫嫣玉最先开口,“这就是阵法乱流吗,好漂亮啊,玉儿能够跟你进去吗?”

    陈景元摇了摇头,道:“阵法乱流外面看上去非常的漂亮,里面却十分凶险,紫玉公主倘若进去,估计会失望的,败坏心情,还不如在外面远远欣赏呢。”

    “陈大师,这么说你已经找到路可以深入进去了。”紫宸云赶忙接过话问道。他这一问,把原本很不在意的紫宸烈都吸引过来。

    “没有那么快,云郡王,卢远王府原本的守护大阵可是号称能够挡住道极帝着攻击,被破掉混乱之后,威力非常强,而且此地灵元之力充沛,混乱阵法之力有源源不断的力量,使得覆盖很密,没有那么快能够找到。当年在古银谷外,陈某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找出安全之路进去。”陈景元一次性把该解释的全部解释出来,免得被那烈郡王找到机会怒怼,影响心情。

    “那依陈大师之见,需要多久。”紫宸云很是着急。

    这时陈景元拿出一份兽皮卷,记载的是关于卢远王府这座名叫五灵魁星阵的守护大阵,解释说道:“有这份兽皮卷,倒是能够节省一些时间,只是这份兽皮卷记载的不详,还需要好好参谋一下。”说完陈景元目光看向紫宸烈。

    看懂了陈景元目光投向的意思,紫宸云赶忙说道:“堂哥,你若手中有兽皮卷是关于五灵魁星阵记载的,就赶紧拿出来,你也不想在此白白浪费时间吧。反正陈大师已经答应让你跟随进去了,你还怕什么。”

    “哼……”紫宸烈冷哼了一声,从腰间空间宝石取出一份兽皮卷,扔了过去。

    陈景元接过,赶忙查看,两份兽皮卷差不多能够还原五灵魁星阵的一半得记载。有些失落,陈景元装作很满意的样子,道:“如此便可以节省一部分时间,还请两位郡王,公主殿下,在旁边稍等,待陈某仔细探查一番再说。”

    陈景元拿着兽皮卷,时而看几眼,时而看向废墟当中,绕着卢远王府废墟转圈,装作在探查的样子。

    其实陈景元通过手机地图搜寻安全路线,已经找到可通往内部的路线,这条路线受乱流之力会经常性变化。陈景元之所以没有直接说出来,直接领着两位郡王进入废墟,是担心自己所表现太过神奇,引起他的怀疑窥觊。

    装模作样弄了好几日,陈景元不断绕着这座废墟转悠,还不允许其他人打扰。这倒让两位郡王很没有耐心,若是这是一件大功劳,他二人估计直接甩手走了。

    过了八日,陈景元终于停了下来,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两名郡王一看这样子,赶忙跑过来。碍于关系,烈郡王表现得很冷淡,站在远处斜视着陈景元。

    “如何了?”云郡王询问道。

    “勉强找到感应之处,不过进入乱流阵法之后,还得靠陈某的感应,若是感应的好的话,应该就没有问题。陈某还得叮嘱一点,进入之后一定要按陈某所说的做,切勿擅自行动。”

    “我肯定没问题。”紫宸云拍了拍胸脯,斜眼看向紫宸烈,“堂哥,你呢?”

    “哼……”紫宸烈又冷哼了一句,“小王会听从陈大师的指示的,这一点还请陈大师放心。”

    为了这份大功劳,紫宸烈不得不压着性子。

    “如此陈某就放心了,还请两位郡王将外面安排好,然后随陈某进入阵法。”

    紫嫣玉之前还嚷嚷着要进入阵法,因为陈景元的话,放弃了这一打算,安安静静待在外面看着那极光景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