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真正目标
    紫阳公主当然答应,怎么会拒绝,她迫切想为陈景元洗脱魔灵教传人的罪名,免得陈景元遭难,“当然可以,陈大哥……”刚说到这里,紫阳公主目光投向陈景元,看见陈景元微微摇着头,还用眼神示意一下,立即刹住,没有往下说。

    “怎么,陈大师不愿意?这可是为你洗脱罪名的好机会,你若是不愿意,小王不得不考虑,是否要先拿下陈大师你了。”

    一听又要将陈景元拿下,紫阳公主顿时就着急了,呼喊道:“陈大哥……”

    陈景元微信着看着紫阳公主,安抚她,然后才将目光投向烈郡王,道:“卢远王府废墟,晚辈倒是可以去一趟,以证明自己的能力。不过烈郡王既然说是证明晚辈能力,那肯定就会安排跟随之人,好亲眼见证晚辈的能力咯。”

    “当然……若是陈大师不嫌弃,小王会安排几名凌虚强者跟随的陈大师,好见证陈大师超凡能力,做个证人嘛。”见陈景元答应了,烈郡王满心欢喜,笑容更深了。

    “晚辈先多谢烈郡王了。”陈景元躬身一拜,起身之后一脸愁容继续说道,“不过,晚辈也是有所担心啊。晚辈只是散修出身,虽然成为紫阳王府客卿,但依旧自身难保,还会被前辈高人所胁迫。万一要是进入途中,出了点什么事,估计责任会全部推到晚辈身上,所以晚辈有心担心,但是无胆去证实自己。”

    “什么意思,烈郡王亲自做保证,陈景元你难道还信不过吗?”烈郡王身边一凌虚后期高手厉声质问道。

    “对……这位道友说的对。”陈景元立即指着那人,“晚辈就是信不过。”

    烈郡王此刻收起了笑容,也停止山洞折扇,怒视着陈景元,道:“既然如此,那就没的说,还请陈大师跟小王走一趟吧,你的身份证实不了,为了以防万一,必须先关起来,深入调查。”

    话音刚落,紫康领着凌虚强者便上前就要捉拿陈景元,紫阳公主赶忙上前想拦住,却被陈景元一把拉开。

    “慢着……郡王殿下,晚辈并非说不去证实。只是晚辈担心,烈郡王安排跟随晚辈进入卢远王府旧地的修行者,会对晚辈不利,所以要求换人。在帝都,晚辈除了信任紫阳王府之外,另外便是广元王府,还请普远尊者前辈上报王爷,让王爷随意安排人跟随晚辈进入即可。广元王为帝朝嫡系亲王,想来他老人家安排的人,烈郡王应该相信吧。”

    原本普远尊者愁容满面,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突然听到陈景元这番话,顿时大喜,接过话赶忙说道:“此事没有半点问题,王爷本来就想请动陈大师帮忙,看看能不能进入卢远王府,如今正好,顺便又能证明陈大师身份,一举双得。”

    烈郡王一听,怒气更盛了,撇了一眼赵普远,道:“此事可是小王和父王先提出来的,自然是由我们的人跟随陈大师进去。再说父王下令要彻查陈大师根底,若不让小王的人跟着进去,难以完全证明。”

    话语刚落,烈郡王和其他人纷纷看向街道另外一段,又来了一辆兽车,而且也是一名郡王,气势丝毫不比烈郡王弱。

    “烈哥难道连我们都不相信了吗?”兽车还隔着很远,车里的人就喊出话语,随即只见兽车车门打开,一道人影遁行过来,落到了烈郡王身边。

    两大郡王对视着,烈郡王皱着眉头,怒视过去,而新来的郡王,则是一脸微笑,十分的坦荡。

    “你怎么来了……”烈郡王终于开口问道。

    “呵呵……烈哥能来,小弟我就不能来吗?”

    “我等拜见云郡王。”赵普远等人纷纷恭拜道。

    来者是广元王的第五子紫宸云,也是合元尊者之境,不过进阶时间要比紫宸烈晚,年龄也比紫宸烈小。

    “陈大师,小王愿意亲自跟随陈大师进入卢远王府,为陈大师做个见证人,不知道陈大师是否信任小王。”云郡王无视烈郡王得怒视,转而看向陈景元,笑呵呵的问道。

    “当然相信,有郡王殿下跟随,那晚辈就更加有把握了。”陈景元赶忙恭拜回应。

    “本郡王也要跟着进去,见证陈大师的本事,陈大师该不会连本郡王也信不过吧。”烈郡王带着威胁的眼神盯着陈景元,话虽如此,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心,故继续说道,“这一方法,可是本郡王提出来,陈大师要是这样都信不过本郡王,说不过去吧。无论如何,本郡王都得跟进入,否则就算成功也不会认可。”

    “烈哥,你这不是甩无赖吗?你我可是兄弟,有血缘关系。我也是郡王,皇室嫡系,怎么会帮着陈大师作假呢?我看还是我一人跟着陈大师进去吧,无需烈哥操心了。”

    “不行……”烈郡王直接拒绝,非常的坚决,“为了安全期间,本郡王必须去。难保有些人吃里扒外,坏了国家大事。”

    烈郡王这般坚决,云郡王也没办法,目光投向陈景元。可陈景元又有什么办法呢?

    “好……既然郡王殿下执意要帮助晚辈作证,那就一起跟着进去吧。不过晚辈有言在先,殿下务必要听从晚辈的指引,否则出了什么事,晚辈可不管。”陈景元也很无奈,没办法只好答应。

    “当然,到时自然会听从陈大师的安排,不过要是本郡王听了陈大师安排行事,还是出了意外的话,那本郡王绝不会善罢甘休的。”烈郡王一甩手,收起折扇,转身便飞入兽车,“我们走。”

    一声令下,宜封王府的人跟着离开了,包括那紫康。此刻的紫康好像还有些不明白,气愤不平甩手离开。

    陈景元缓慢走了下来,对着云郡王恭拜道:“多谢云郡王出面解围。”

    “嘿嘿……陈大师快快请起。”云郡王赶忙上前将陈景元扶起,“陈大师客气了,要说感谢,应该是小王感谢陈大师你才对。”

    “陈大师是刚刚出关吧,恭贺陈大师进阶成功。小王此番来除了刚刚的事,还带来了父王的请柬,特意邀请陈大师明日过府,有要事商议,还请陈大师赏脸。”

    陈景元接过那请柬,拜道:“广元王邀请,为晚辈荣幸,明日一定前往。”

    “紫阳妹妹,到时一并过来啊。”云郡王招呼了一声紫阳公主,“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今日就不上府叨唠,明日再和紫阳妹妹叙叙旧,再和陈大师好好交流一番。”

    云郡王一离开,普远尊者随即也告辞离去。争论不断的紫阳王府又平静下来。陈景元目送他们离开,便返回王府正殿。为了避免被打扰,紫阳公主直接下令关闭王府大门。

    今日之事,紫阳王府内,除了陈景元明白之外,其他人都懵懵懂懂,不知道这是在搞什么鬼。宜封王一方面派紫康来拿陈景元,另外一方面又让自己的儿子来为陈景元解围,最后还争着当见证人。

    陈景元看出了紫阳公主和周原等人的疑惑,笑了一声,问道:“公主和周原道友不明白今日之事。”

    紫阳公主一头雾水,瘪了瘪嘴,道:“陈大哥,宜封王到底想赶忙,为何要争着跟你进入卢远王府。”

    “对于卢远王府,嫣函公主应该比我更加了解。至于宜封王今日搞出来的事,其实是先下手夺功。那位合元尊者来拿我是虚头,是虚幻一枪,真正的目的是找到一个借口,可命令我带他们进入卢远王府。而广元王其实早就有这样的打算,让我帮助他们进入卢远王府。”

    “我明白了……”周原一拍桌子,大叫了一声,“陈大师在天恒大陆流传的避祸寻吉,能够随意出入混乱阵法的能力为广元王看重。广元王本就想等陈大师出关,带着他的人进入卢远王府取回那朵紫荆花。而宜封王知道陈大师是不会拒绝广元王的,特意今日来了这么一招,先下手逼着陈大师带他的人进去取紫荆花。如今变成这个样子,宜封王得目的达到了。只要取出那朵紫荆花,功劳必然有他一份,难怪两位郡王争着要随陈大师进去,为的就是这份功劳,就是那朵紫荆花。”

    经过周原的详细解释,紫阳公主彻底明白了,这才感受到宜封王心计的厉害程度。

    “卢远王府,那可是凶险得很,陈大哥,你会不会有危险啊。”紫阳公主还是比较担心陈景元的安危。

    “公主放心吧,我的命大着呢,不会有事的。从混乱阵法当中找安全路,是我的强项,应该没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