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上门捉拿
    时间飞逝,六年便过去了。在这六年当中,陈景元先是苦修打磨了四年,将修为推到巅峰之境,然后便是吞服紫虚丹,经过一个月的冲击,终于突破了,成为凌虚强者。紫虚丹的效果很大,节省了陈景元很多时间。

    剩余的近两年时间,陈景元一直呆在紫离殿苦修法术神通,除了虚形无影箭和火灵诀之外,还将灵植师的五**决修炼了一番,提升乐很多。陈景元感觉灵植师的法决,对他日后还是很有帮助的,尤其是可以用来获取修行法门。

    攻击型的法术神通,陈景元只掌握两种,其一是虚形无影箭,其二便是火灵诀。目前凌虚之境,火灵诀暂且还能使用,不会限制陈景元的实力,但虚形无影箭只有四层。以陈景元现在凌虚之境,施展此箭术,威力比之前增加不了多少,对付炼神修行者还好说,要是对付同阶修行者,威力就大打折扣。陈景元不得不考虑虚形无影箭往上的修行之法。

    出关了,陈景元打开紫离殿大门,来不及查阅这六年时间内外面所发生的事,全部心思放在了法术神通之上。运动健康还是推荐陈景元寻找虚形无影箭的法决。

    心不在焉的陈景元,刚走到秘境入口的平台上,就碰上紫阳公主。紫阳公主非常的着急,差一点就和陈景元碰上了。

    “陈大哥,你出关了?”紫阳公主大喊道。

    “额……是公主啊,你怎么这么着急,是出什么事了吗?”陈景元看着紫阳公主着急的神色,好奇问了一句。

    “正想找陈大哥呢,没想到恰好陈大哥出关了。”

    “找我……”陈景元指着自己,眼睛看着紫阳公主,等待她的解释。

    “陈大哥你闭关的这六年当中,宜封王派了人前往天恒大陆探查你的根底,据说鎏金皇朝给陈大哥定了魔灵教传人的罪名,宜封王欲以这个罪名来给陈大哥你定罪呢,现如今已经派了合元尊者前来拿你。”

    “魔灵教传人……”陈景元手搭在下巴处,扬着头,皱着眉头,沉思考虑,神念操纵手机,查询手机推送出来的新闻,获取外面的情况,“噢……我明白了。宜封王想拿我怎么着,直接处死吗?”

    魔灵教亦是灵教,也就是噬灵教,只是名称不同而已。

    “陈大哥……都是因为嫣函我,让你连番坏了宜封王的好事,要是你被他拿下,肯定不会有好结果的。陈大哥你现在暂时躲在秘境不要出来,嫣函立即进宫,找皇爷爷说明情况,绝不会让宜封王带走你的。”紫阳公主都快哭了,满满都是对陈景元的担心。

    “公主莫要着急。宜封王想拿我,广元王应该舍不得我,在稍等一下,事情会有转机的。”陈景元非常的冷静,因为他从手机新闻获取到广元王已经听到了消息,安排了人前来阻止。

    话语刚落,就有传信纸鹤飞来,落到紫阳公主手上。紫阳公主打开一看,心稍微放下去了,道:“广元王叔的人来了,已经到了王府门口,生在和宜封王的人争辩呢?”

    “既然如此,我这个正主应该去看看,看看宜封王到底想怎么着?”陈景元眯着眼睛,露出一股子杀机。

    跟着紫阳公主除了秘境,直接来到了紫阳王府之外,此时正有两名合元尊者正在争辩,广元王府那边,是陈景元的熟人普远尊者。

    “陈景元……”一见陈景元出来了,宜封王麾下的合元尊者紫康怒吼喊道。此人姓紫也是紫荆帝朝皇室之人,只不过是边远旁系,投入宜封王府。

    魔灵教对祭灵图腾有很大的威胁,宜封王派出皇室之人,更具代表,擒拿陈景元也有借口。

    “晚辈陈景元见过普远尊者。”陈景元先是对着普远尊者恭敬一拜问候一声,然后再看向那紫康,“这位前辈是……”

    “凌虚初期境界……”紫康神念探查了一边陈景元,皱起眉头,“吾乃紫荆皇室之人,奉宜封王之令,特来拿你。”

    “拿我……为何拿我,晚辈可是奉公守法的大好百姓,前辈捉拿晚辈是何理由?紫荆帝朝为天下顶级大势力,总不会无缘无故拿人吧。”既然已经得罪了,陈景元自然不会恭敬对待,不甘示弱直接质问。

    “哼……小子,别以为本尊不知道你的来历,你是魔灵教传人,魔灵教为天下公敌,各方势力有过约定,一旦遇上魔灵教之人,必杀之。你说这个理由可好?”

    “好是好……但问题是前辈如何断定晚辈就是魔灵教传入,有何证据?”

    “证据……天恒大陆鎏金皇朝可是已经给你定下罪名,便就是魔灵教传人。而且你小子曾经进入鎏金皇朝魔灵教驻地道场古银谷,若非魔灵教传入,你是如何通过那里的守护阵法,安然出入的。”

    “这也算证据。”陈景元瞪着大眼睛看着紫康,一脸的不屑,“前辈所说的那些,晚辈都可以解释。鎏金皇朝给晚辈定罪,是因为晚辈的报复。至于那古银谷,阵法禁制早就已经混乱了。前辈即为合元尊者,那应该知道,混乱之后的阵法,跟原本的阵法不一样,纵使有阵图也难以闯进去。晚辈之所以能够闯进去,想来前辈已经打探到了。又何必兴师动众来听晚辈解释呢?”

    “哼……”紫康冷哼了一句,对陈景元充满了杀机,最不爽陈景元这般无视他,“本尊的证据不算证据,你的废话就能算是解释吗?你是不是魔灵教传人,不是你说的算,需要我们好好查查,立即束手就擒,跟本尊走一趟,若你真的不是魔灵教传人,本尊会还你一个清白的。”

    “不知紫康尊者,要将陈大师带往何处啊,是宜封王府呢,还是紫狱监啊。”赵普远终于开口了。

    “本尊奉命于宜封王,难道还得向你普远尊者禀报吗?”

    “是不需要,不过陈大师那可是大帝钦封的紫阳王府客卿。紫康尊者就凭天恒大陆鎏金皇朝的流言和罪名就要定我帝朝亲王府客卿的罪,难道你不觉得好笑吗?”

    “对……”紫阳公主站了出来,怒吼道,“陈大哥为我紫阳王府客卿,谁要是想拿他,先过了本公主这一关。紫康族叔,念同族份上,你要是退下,本公主不在追究,你若还要坚持拿陈大哥,就莫怪本公主不留情面,进宫告御状了。”

    紫阳公主的威胁,加上普远尊者的怒斥,紫康退缩了,气势瞬间弱了一半,不过他并不甘心。

    “话虽如此,但魔灵教危害太大,不得不慎重。就算有公主担保和广元王担保,那也得拿下陈景元,关进紫狱监。免得危害到我帝朝祭灵大人。”

    “紫康族叔,你当真给脸不要脸吗?难道以为父王死后,我紫阳王府就能任由欺凌。”紫阳公主此刻怒气冲天,头撇向一旁,“周叔叔,立即准备兽车,本公主现在就去宫城,求见皇祖母。”

    “紫阳妹妹,这点小事就不要进宫打扰皇祖母吧。”又有人赶到,气场还不小,豪华的紫荆兽车开道,看紫荆花数量,便可推算出来者为郡王。

    这位郡王名叫紫宸烈,为宜封王的第四子,如今可是合元尊者后期修为,很快就能晋升为亲王。

    “拜见烈郡王……”赵普远和紫康以及其他随从纷纷恭拜道。

    “怎么说,难道烈哥哥也想来拿我王府客卿陈大哥吗?”紫阳公主不动,怒怼过去质问。

    “紫阳妹妹不要多想,小王是来说和的。”烈郡王紫宸烈从兽车里飞了出来,落到赵普远和紫康中间,手中拿着一折扇,扇动着。

    此话一出,包括紫康都被镇住了,陈景元眯着眼睛打视着这位烈郡王,神念操纵手机,知晓他的来意,但未说出口。

    “烈哥哥想怎么说和?”紫阳公主问了一句。

    “紫康族叔说了,陈大师为魔灵教传人的疑点之一便是能够进入古银谷。而陈大师业给出了解释。既然双方都说不下来,不如让陈大师施展自己特殊得能力证明一下吧。”

    一听这番话,赵普远好像想到了什么,有些慌张暗中赶忙用神念在传信纸鹤上留下信息,神念激发出去。

    他的动作烈郡王神念探查到了,不过并未说什么,一直流露着微笑。

    “怎么证明?”紫阳公主继续追问。

    “卢远王府旧地,可让陈大师证明一下。小王已经劝好父王,举荐陈大师前往卢远王府,若是陈大师真能够出入混乱阵法,那就证明他并非魔灵教传人。紫阳妹妹觉得如何?”紫宸烈目光又投向陈景元,“陈大师以为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