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广元王邀请,相似之人
    陈景元静心在紫阳王府暂住下来,外界紫荆帝都因为紫阳公主的回归,掀起了一场巨变。

    紫阳王曾经为紫荆大帝最疼爱的最看重的儿子,居然被杀害了,连其女也被一路追杀。紫荆大帝虽然身处闭关苦修之中,但在接见紫阳公主问明情况之后,便让广元王彻查此事。

    一时间南郡和晋元郡,十几名凌虚强者被生擒带回帝都,严加拷问,还有一些尊者受到牵连,若非宜封王的庇护,恐怕难以脱罪。宜封王的势力还是挺强大的,纵使有紫荆大帝御旨,也无法深入追查。那十几名凌虚强者,死扛下来,被广元王定罪斩灭。还有部分凌虚强者成为紫荆都城的通缉要犯,不知所踪,明眼人都知道这是被宜封王隐藏到了暗中,成为死士杀手。

    随着紫阳公主回归,陈景元的名头在紫荆城响起来。宜封王为了探明陈景元的根底手段,暗中将陈景元一路的表现宣扬开,直接将陈景元推到了紫荆帝都最神奇,最具天赋,水平最高的驯兽大师。

    原本在陈景元闭关恢复伤势的时候,就有很多王族大臣派入前来邀请陈景元,只是被紫阳公主拒绝了。

    陈景元出关之后没几天,有关他恢复伤势,已经出关的消息传遍开。连广元王都甚是好奇陈景元,派出第七子锋郡王紫宸锋和合元尊者赵普远来到紫阳王府,邀请陈景元去广元王府。

    “陈大师,锋郡王紫宸锋和普远尊者来了,就是想邀请你去广元王府,不知你的意思是?若是不想去,嫣函立即帮你回绝他们。”

    广元王对陈景元很是看重,而紫阳公主更加看重陈景元,纵使是锋郡王和普远尊者前来邀请,她也得问过陈景元答不答应。

    “广元王邀请我?”陈景元指着自己,皱着眉头有些无奈之意。

    “正是,最近有关陈大哥的谣言四起,估计王叔也是看重陈大哥的驯兽能力,所以才请你过府,要是陈大哥不愿去,嫣函立即去回绝。”紫阳公主看出了陈景元的不愿意神色,说完便起身。

    没走几步的紫阳公主,被陈景元叫住了,“慢着……我还是去看看吧。毕竟那是广元王,你们紫荆帝朝最有权势的亲王之一,可不能得罪。”

    陈景元也赶忙起身,催促道:“走吧,莫要让锋郡王和普远尊者等太久了。”

    陈景元一动身,趴睡着的煞虎和天龙感应到了,立即起身看着陈景元。

    “你们两个就待在这里吧,好好修行,我很快就会回来。”陈景元交代了几句。煞虎和天龙这才又趴睡着,继续吸收灵元之气修行。

    紫阳王府客殿内,锋郡王和普远尊者等的时间有些久,普远尊者还是很有耐心的,那广元锋郡王倒是等不及了,对陈景元起了怨恨之意。锋郡王,在紫荆帝朝地位可不低,因本身修为为凌虚后期境界,比紫阳公主要高不少,如此等候一名炼神修行者,还是头一次。

    “晚辈陈景元,拜见锋郡王,普远尊者。晚辈刚刚正在闭关修炼法术,耽搁可一点时间,还请锋郡王和普远尊者恕罪。”陈景元看出了锋郡王的不高兴,立即恭拜道歉,态度极为恭敬。

    “这位就是陈大师吧。”锋郡王对陈景元的态度倒也满意,消散了一部分怨气,仔细打探了一下陈景元,没觉得特殊之处,他自己就觉得有些奇怪了,试探性的问道:“据闻陈大师可是驯兽大师,能够驯化五阶妖兽为自己卖命。”

    “锋郡王过誉了,晚辈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只是天生能够读懂妖兽的话语,能够和妖流而已。至于驯兽手段,晚辈确实不懂,不算是驯兽师吧。谣言吧,一个传一个,越传越邪乎,不能相信的。”

    一听陈景元得解释,锋郡王有些失望,顿时便看不起陈景元,还埋怨父王给他安排的任务。

    普远尊者瞧出锋郡王的神色变动,赶忙说道:“陈大师过谦了,能够和妖流,本身就是一种了不起的天赋。我家王爷一直以来对妖兽驯化非常感兴趣,想邀请陈大师过府交流,不知陈大师你……是否方便。”

    陈景元对着普远尊者躬身一拜,然后才说道:“能够受到广元王的邀请,是晚辈天大的荣幸,晚辈正想拜会王爷呢。”

    “那好……陈大师跟我们来。”普远尊者请动陈景元,随即看了看紫阳公主,“公主殿下要不也跟过去吧,王爷最近也在念叨着公主呢。”

    紫阳公主看了看陈景元,随即点点头应下。

    出了紫阳王府,搭上广元王准备的兽车往广元王府赶去。紫阳王府和广元王府皆在皇城之内,宫城之外。广元王地位要高于紫阳王,所以位置更靠近宫城。

    兽车的速度快,而且非常平稳,没过多久便赶到了广元王府外,有暗中跟随的修行者,看着陈景元和紫阳公主广元王府,便遁行离开。

    “晚辈陈景元,拜见广元王。”陈景元广元王府正殿,看了广元王一眼,便立即恭拜行礼,非常的恭敬。

    广元王看上去非常的年轻,不过威严很强,他为紫荆帝朝亲王,天窍皇境修为,纵使不施展气势神念,给低阶修行者的感觉便是一尊皇者,高高在上不可冒犯。紫荆帝朝祭灵为紫荆花,王族大臣身着的法衣绣的图案都是紫荆花。

    “陈大师无需多礼,快快请坐。都坐下吧。”广元王非常的和气,挥手投足加上微笑,给人一种亲切感。

    “多谢王爷……”陈景元再次恭拜感谢。在其他人落坐之后,陈景元才坐在了最外面,面对如此高修为的人物,不得不小心翼翼。

    广元王召见陈景元的目的也是为了打探出陈景元那超凡的驯兽之能,只是陈景元否认了,并不承认自己是驯兽师,强调自己只是拥有能够和妖流的天赋而已。至于剑齿虎神翼龙,已经流传出的五阶玄龟,陈景元都是以自己帮助过三头妖兽,才得到它们的帮助。

    这一番交流下来,看得出广元王有些失望。身为天窍皇境的广元王,神念极其强大,能够大概探查出陈景元的修行法门,和法术神通,他探查得到,陈景元确实没有修炼驯兽的手段。

    不过和妖流的能力,倒也被广元王看重,本想招陈景元为广元王府客卿,只是因为陈景元已经成为紫阳王府客卿,又得紫阳公主亲求的客卿令牌,没能开口。

    “唉……”广元王叹息一声,“本想让陈大师帮本王驯化一头不听话的五阶妖兽的,现在看来是不行了,那就算了吧。本王再寻其他办法吧。”

    陈景元并未说话,毕竟那可是五阶妖兽,连广元王的话都不听,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

    就在陈景元和紫阳公主准备告退之际,突然从大殿外面传来一道声音,瞬间触发到陈景元。

    “父王,听闻你找到驯兽大师来帮助玉儿驯化那头烈焰龙。”一道女性声音响起。

    随即只见一十七八岁的美少女跑了进来,陈景元一见那少女,眼神呆滞,呼吸变得非常的急促,非常小的声音嘀咕了一声:“玉儿……”

    闯进来的少女无论是样貌还是动作都和已经陨灭的东方玉十分的相似,那么得可爱动人,那么的清新脱俗。

    “陈大哥……”坐在陈景元身边的紫阳公主看到陈景元的变化,拍打了一下。

    “哦……”陈景元这才醒悟过来,只是撇了一眼紫阳公主,然后目光又放在了那美少女身上。

    “玉儿,你怎么来了,没看到父王我正在召见客人吗?”

    那少女直接跑上那王座,拉着广元王的手,晃动着,嘟着嘴撒娇道:“父王,你不要杀那头五阶烈焰龙好不好,它多么可怜啊,还是继续找驯兽师驯化吧,要不然找另外一头妖兽去参战。”

    少女的动作神态,以及同情心和东方玉都是那么的相似,唯一的不同在于气质。或许是和出身有关,这位少女的气质更加的高贵,高高在上不可亵渎。

    陈景元看愣住了,心中涌现出一种想法,认为眼前的这位少女就是东方玉的转世。陈景元顿时有些激动,没曾想到阴阳相隔的两人,还能碰上,或许这就是缘分。

    可是仔细一想,陈景元又低沉下来,此人终归不是东方玉,纵使转世,这位少女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记忆中根本就没有他。不过陈景元一想到眼前这位少女出身于紫荆帝朝,天生高贵,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一生活的无忧无虑,比东方玉的结果要好太多太多,便为她感到高兴,发自肺腑的露出微笑。

    东方玉一直是陈景元内心的痛,曾几何时,他一直想为东方玉谋求那样无拘无束,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生活,可惜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或许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到,现在看到眼前的少女,陈景元非常的高兴。

    陈景元的微笑,是紫阳公主从未见过的。紫阳公主顿时有些失落感,看了看陈景元,又看了看那少女,低着头眯了眯嘴,心底起了嫉妒之意。还想叫唤陈景元,但见陈景元看的如此着迷,紫阳公主有些不忍,又担心会受到陈景元的责怪,便没有开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