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我回来了
    “昊扬,可看清楚那人是谁?”匆匆赶到的乐明宇压制心中的怒火问道。

    “族长,弟子并未探查清楚,那人修为高过弟子,神念探查被他所阻,就算拥有炽甲盾,也被那人压着打,跟你没有还手之力。”

    “哼……”乐明宇大哼了一声,非常的不高兴,环顾四周,道:“查,立即给我查,搜查周边,看看有没有线索。”

    乐明宇还是以为这四周会有陈景元的线索,自己还四处探查搜寻所谓的线索。可惜最终还是一无所获的返回长河城。

    逃出乐昊扬的追踪,陈景元稍微修整了几日,好让乐家放松戒备,然后再度出手。这一次是乐家的一处玄铁矿山。这座矿山是乐家的重要收入来源,一般情况下都是有数名凝丹后期高手坐镇的。

    玄铁矿山,防御力虽然很强,可面对陈景元,完全没有用,潜入进去,大杀特杀,将驻守此地的弟子全灭掉。

    长河城乐家族地大堂内,乐明宇正在查看各地上报过来的消息,寻找陈景元的线索,可惜一无所获。

    一名炼神长老陨灭,数名凝丹弟子死亡,这样的代价,就算是乐家也承受不起。

    突然乐昊扬跌跌跄跄跑进来,大喊大叫:“族长,不好了,不好了……”

    乐明宇一听,心中顿起慌乱,故作镇定,质问道:“出什么事了。”

    “族长,就在刚刚,玄铁矿山那边发来求援纸鹤,说是受到炼神强者的进攻。”

    “炼神强者,又是那人吗?”

    “估计……估计就是……”乐昊扬哭丧着脸回应道。

    “这家伙到底是谁,既然夺了神翼龙,为何还要跟我乐家过不去。”乐明宇气愤至极,一脚将桌子踢翻,一掌拍过去,一把椅子会为碎末。

    “族长,现在我们该怎么办,要不让越哥走一趟,他可是炼神中期强者,应该能够应付了那人。”

    “炼神中期……”乐明宇嘀咕了一句,随后摇了摇头,“不……不能再派出炼神长老了。”

    话音刚落,乐明宇好像意识到什么,猛的转头看着乐昊扬,停顿一下,非常急促的喊道:“快……快通知城外弟子,尤其是凝丹弟子,放下一切赶回。那人绝不会就此罢休的,城外的一切都保不住。”

    “啊……”乐昊扬愣了一下,“这……这……”

    “这什么这,还不快去。”乐明宇怒斥道。

    这把乐昊扬吓得连滚带爬跑出去,赶忙去传达族长乐明宇的指令。

    乐明宇走到门口,抬起头看向天空,双手靠背,自言自语道:“应该是你回来了吧,陈景元。没想到十年时间内,你又提升了一个小台阶,法术神通也另有长进,实力强大的恐怕我都奈何不了你。不能让你这样发展下去,否则我乐家就得步丰家的后尘,这一次无论如何都得让你死。”

    越说到后面的话,乐明宇的怒气和杀意就越深越浓。随后乐明宇下达了十年之前的命令,乐家弟子全部返回长河城,不得外出。

    但此时再下令已经完了,陆续有消息传来,乐家在长河城外的驻地,皆遭到神秘炼神强者的突袭,而且有些逃亡长河城的弟子,半途也遭到炼神强者的灭杀。

    而乐家所剩下的四名炼神强者皆没有外出接应,纵使一名凝丹弟子赶到城门外俩里内被突袭的无形之箭灭杀,乐家的炼神强者都没有出来。

    一场针对乐家的屠杀正式展开,陈景元蹲守在长河城四周,灭杀了不少乐家弟子。因咸河城何家支援,陈景元这才离开。

    一场屠杀下来,乐家凝丹弟子损失三分之二,元者折了一半,炼神强者陨灭一名,损失极为惨重,整个长河城都笼罩在一片哀嚎当中。除了妖兽场那次,损失的弟子还有尸体保留下来,其余陨灭的弟子连尸体都找不到了。

    长河城南面往曾经的丰园城方向,大概距离一百多里的地方,有一处宽广的盆地平原,为乐家掌控,名为乐南平原,盛产一些普通的精铁矿,还种植了一些灵药。

    乐家封城五天之后,有一级世家偷摸安排弟子前往乐家在长河城外的灵地,趁此机会偷取一些灵物。

    一名凝丹修行者带着三名十品元者来到了乐南平原,刚闯过山口看到的景象把他们给镇住了。

    “怎么回事,哪来的这么多尸体。”那凝丹修行者大惊,赶忙飞奔过去查看,“都是乐家的弟子。”

    “叔父,这些尸体有的已经发臭了,腐化了,看样子不是同一天死的。最近不是说有炼神中期的强者找乐家报复吗,还有很多弟子尸体都没找到,应该被那强者扔到此地了。”一十品元者捏着鼻子说道。

    “好多灵药啊。”一十品元者赶忙上前,翻开一具腐化的尸体,闻到一股恶臭,赶忙挥挥手,挥散臭气,“唉……灵药虽好,但沾上这些腐尸肉,看着太恶心了,都不敢用,估计还会带上尸毒。”

    “那就赶紧把那些还未腐化的尸体翻开,将灵药采摘。”最后一名十品元者说道。

    “慢……”那凝丹修行者突然大喊了一句,制止住三人,他环顾四周,查看那些尸体的摆布,感觉有些不对劲,“先不要乱动,待我跳上去查看一下再说。”

    凝丹修行者猛的跳起飞高,过了一会才重新落下,落下之后脸色都不一样了,十分的沉重,“将刚刚那具尸体翻回原位。”

    “叔父,怎么了,这些尸体有什么不妥吗?”

    “那人回来了,乐家有大麻烦。我们赶紧离开乐南平原,回去之后,谁都不能说起这些尸体的事,就当从没来过,听到了吗?要是弄得不好,可能会带来灭族之祸。”

    凝丹修行者一本正经,非常的严肃,那三名十品元者哪里敢不相信,紧闭嘴巴,跟随他们的叔父快速离开。

    随后又来了几波其他一级小世家的修行者,见山谷内尸体摆放的样式,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终于乐家得到何家以及路郡王的支援,才派出三名炼神强者,跟随何家和路郡王的人找到乐南平原。

    乐明宇站在乐南平原南端高山之上,俯视着乐南平原,看到那些尸体摆放出来的样式,气炸了,仰天怒吼陈景元的名字。

    “三位道兄,现在足以证明是陈景元回来了吧。”乐明宇指着下方的尸体说道。

    他所尊称的三人都是炼神后期强者,两人来自于何家,一人则是那陈冲,为调查那神秘炼神中期强者而来。

    “我回来了……”陈冲嘀咕了一句,眉头紧锁,看得出是非常的生气,“这小子居然这么嚣张,竟敢如此宣示他的回归。”

    原来乐南平原上,那些尸体所摆的样式,形成四个字,正是陈冲刚刚所说的我回来了。此乃陈景元返回之后,对乐家的宣示,示威。

    那些小世家弟子看到了,知道是陈景元所留给乐家看的,自然不敢乱动,而且不敢将消息告诉乐家,免得两边都得罪。

    “明宇族长,你放心,路郡王绝不会坐视不理的,我立即上班郡王殿下,相信以他对陈景元的兴趣,肯定会派遣更多强者过来,这一次绝不会再让陈景元逃离。”

    陈冲说完看向何家的炼神强者何野,还用眼神示意一下。

    “陈景元此子确实太嚣张了,这是在挑衅我们,我何家也绝不会放过他。”何野赶忙表态,免得引起路郡王得不满。

    表完态,何野看向乐明宇,说道:“陈景元很明显是针对贵家族的。要想拿下此人,还需贵家族付出一点代价,放出诱饵,引此子上钩,否则以他那秘宝,就算出动凌虚强者,也难以找到他。”

    乐明宇一听,脸色沉下来,大吸了一口气,变得非常的坚定,道:“只要能够拿下陈景元,付出点代价也无妨。必须除掉此人,否则我乐家,甚至包括路郡王,日后要付出的代价可不小。”

    “明宇族长太威严所听了吧,陈景元再厉害还能威胁到路郡王吗?”陈冲笑了笑,不认可乐明宇的话。

    “是吗?陈冲道兄,那陈景元十年时间修为提升了一个小的境界,要是给他足够的时间,加上那秘宝相助,谁知道日后会到哪一个境界去。就算是受天赋所限,可这小子就是个疯子,又是个极为厉害的驯兽师,日后能做出什么来,谁都不敢保证。”

    一听这些,陈冲呼气急促了些,越想越害怕,仿佛已经看到将来那惨烈的景象,“明宇族长说的对,决不能让他活着,我现在就给郡王殿下传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