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 慌乱的乐家
    离开燃烧着大火的丰家,陈景元并不是什么都没带走,他将丰家上下都搜刮了一边,将空间宝石带走,至于宝库,因大火灵物尽毁。法器倒是得了五把,一把木制法剑,另外一把则是枪类法器,两把玄铁制的法剑,还有一把则是飞行法器,来自于乐泰永。

    这些东西,陈景元用不上,但东方世家还用的上,故才带走。

    整个丰园城都乱了,丰家族地的大火还在蔓延,大半个城池都烧起来了。城池内还有极小部分幸存的丰家弟子,正在拼命往外逃去。

    可惜,那些本是来祝寿的修行者,此刻转变过来,开始屠杀余下的丰家弟子。

    陈景元落到了城门处,见到不少尸体,都是丰家的人。他一出现,那些人赶忙上前。

    “陈前辈,顺应你老人家的意,晚辈等已经帮前辈你料理剩余丰家弟子。”有凝丹修行者上前禀告说道。

    陈景元冷笑一声,甚是不喜这些人的嘴脸,转变的如此之快。前几个小时还在吹捧丰九默的臭脚,现在却反过来屠杀丰家弟子,不留活口。

    这便就是残酷的修行世间,没有永恒的朋友,唯有利益至上。陈景元虽不喜,但并未问罪他们,点头示意一下,道:“你们……可以走了。去告诉天下,老子……陈景元又回来了,丰家……只是第一站。一年多年前仇,老子会一一报复回去,滚吧……”

    “谢过陈前辈不杀之恩,谢过陈前辈不杀之恩……”这些修行者大喜,慌乱之下赶忙逃走,不敢停留半息。

    陈景元一步步走出丰园城,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这座城池。那熊熊火焰烧化的不仅仅是丰家,还有陈景元心中的怨恨之情。

    当然他的怨恨非常深,这场大火,烧化的只有一小部分。剩余的怨恨,在乐家,在那路郡王身上。

    “从今往后……再无丰园城。”陈景元小声嘀咕了一句,随后跳起飞高,在半空对着丰园城再打出了一掌火焰掌,火上加火,加快这座城池的毁灭。

    陈景元看着南方,大喊了一句,“乐家……你们等着吧。”

    话音刚落,陈景元便往东飞遁离开。此番灭丰家,陈景元受了不轻的伤。那锋针松的针叶力,还在他身体内乱窜,需赶紧解决。

    以神念操控手机,陈景元知晓云燕山是安全的,便直接飞往那里。在疗伤之前,还得云燕山看看。

    云燕山上,还保留陈景元当日离开的样貌,一点也没变。陈景元赶来,落在了那山包之前,坐了下来,一直盯着那山包看。

    “玉儿……我又回来了,回来看你,顺便报了一下仇。你知道吗,丰家灭了,丰园城也毁了。若是你见到岳父爷爷他们,还希望你能跟他们说一下,我……陈景元为他们报仇了。”

    “唉……丰家覆灭,丰九默此刻生不如死,按理说,我应该高兴才对,可不知道为何,越发的伤心了。”说到这里,陈景元忍不住流下眼泪。

    “应该是想你了吧……”陈景元擦了擦眼泪,挤出笑容,“曾经约好的,回来就娶你,可……可……没等我回来,你我就阴阳两隔了。”

    “玉儿,对不起,是你元哥哥没有保护好你,没有保护好你。”陈景元又开始内疚了,自责不已。

    “元哥哥……”迷离之间,陈景元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猛的抬头四处查看,却什么都看不到,这应该是自己的错觉。

    “玉儿……或许我应该睡觉,在梦中和你相见。”陈景元大胆的躺在了山包之上,闭上眼睛,没过多久他便进入睡眠。

    现实的世家,两人阴阳相隔,再也无法见面了,唯有在梦中,因陈景元的思念,才能见到梦。

    睡着的陈景元,嘴里还在念叨着,念叨着东方玉的名字,眼角不自觉又流出眼泪。

    过了一会,陈景元露出微笑,那种笑容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应该是他在梦中和东方玉相会了,感受得到,他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又传来他的梦话,只听见他说道:“玉儿,若有轮回转世,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陈景元这边,安安静静在云燕山睡觉,还做着美梦。外面因丰家灭亡,丰园城被毁,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乐家收到消息,派出了三名炼神强者快速赶到丰园城,找到的幸存者只有丰九默丰林业爷孙二人。

    不过他俩彻底毁了,真正的生不如死。丰林业是疯掉了,修为废掉,看到谁都会大喊大叫,害怕的不行。丰九默也差不多,不过还有自己的意识,还向乐家诉说陈景元的恶行,希望乐家能够帮他报仇,还要求乐家的人杀了他,以解他的痛苦。

    陈景元曾经所说的话,他做到了。让仇人生不如死,此刻的丰九默丰林业就是生不如死。最终丰九默忍受不了,自我了断。而丰林业彻底沦为街头疯子,在丰园城废墟窜了窜去,大老远都能听到他恐怖的叫喊声。

    那些参与丰九默寿礼的修行者,返回族中之后,并未对陈景元指责,又不敢得罪乐家,只能站在中立的位置,不敢随便乱说。

    长河城乐家,其族地议事大厅汇聚高层,正在商议如何应对陈景元的报复。

    “哼……我乐家可不是丰家,陈景元实力再强,也只是一名炼神初期的修行者,还用得着怕他吗?”乐家炼神长老乐中成开口说道。

    “可不要这么想。”太上长老乐中天可不抱这样乐观的态度,“陈景元现在是一个疯子,他会不顾一切的报复我们的。尽管不用怕他,但我乐家也承受不起一个炼神疯子的报复,还是要小心点。”

    乐家的族长乐明宇,双眼微微眯着,透出一股寒意,过了好一会才平息杀意,道:“为了安全期间,家族重要弟子都收缩长河城吧,短时间内不要出城。另外立即将此事上报给路郡王,想必路郡王肯定会调动力量来对付陈景元的。”

    “就按族长说的办吧。趁现在陈景元还未出手,赶紧将家族重要弟子接回来。”

    乐家开始行动了,外出游历的核心弟子纷纷拼命往回赶,另外派出了炼神强者前去接应。乐家的公子乐天衡,此刻正在外游历,收到消息的他,惊恐万分,拼命的往长河城赶去,担心会被陈景元中途截杀。

    而周边另外两家二等家族,吴家和洪家,收到这样的消息,不仅没有担心害怕,反倒是大松了一口气,终于感觉之前付出的是值得的。

    陈景元在云燕山安安静静睡了半日的觉,终于因手机预警过路的行人打断了,这才离开了云燕山,寻了一处隐秘之地疗伤。

    天凝丹芪育丹,对炼神强者都有作用,只是作用力会削减。陈景元现在没有更好的丹药,只能用量代替质,吞服了四枚丹药,恢复伤势,还服下一枚芝元丹,恢复元力。

    本来以他的伤,至少需要十来日的时间才能恢复,只是他看到手机推送的一则新闻,顿时恨意涌起,停止调息,立马往新闻上的地点赶过去。

    “飞行法器还能不能再快一点……”

    “天衡公子,这艘飞行法舟只是下品法器,现在的速度已经是极致了,无法再加快了。”

    乐天衡非常的着急,非常的恐慌,收到消息之后,他便不停息的往长河城赶去。乐天衡前段时间刚刚突破进阶,便在一名凝丹后期长老的陪同下,外出游历,顺便寻一寻机缘。乐天衡的机缘不是别的,而是女修,能够供他采阴补阳的女修。本来找到了几名合适的,可得到这一消息,立马将那些女修扔下,快速回赶。

    乐天衡知晓,乐家当中陈景元最痛恨的就是自己了。丰家被灭,他感觉自己便是陈景元第二个目标。

    “叔父,家族的炼神长辈怎么还没来接应我。”

    “公子不要着急,昊扬叔父不是已经到了路上吗,算算时间,最多还有大半日的时间我们就能和昊扬叔父碰上面。”

    “但愿这大半日可别出事。”乐天衡心底默默祈祷着,同时对陈景元越发的痛恨了,“陈景元啊陈景元,你居然还活着。死了该多好啊,省的麻烦。希望路郡王能够赶紧派入来解决他。”

    过了一会,乐天衡坐不住了,刚刚还传信给了乐昊扬,得知还需两个时辰才能接应上。越发担心着急的乐天衡,总是感觉到很强的危机感。

    “速度再加快,就算损坏了这艘飞行法舟,也得尽快赶到昊扬叔爷那边去。快……速度再快一些……”

    乐天衡等不下,上前帮助那凝丹后期长辈驾驭飞行法舟,以损坏法舟为代价加快速度赶路。,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