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灭丰家 下
    “陈景元……啊……”丰九默刚叫喊了一句,遁行过来的陈景元一巴掌拍过去,将其重创,趁势快速出手,把丰九默的修为给废了,断了他的经脉,但没有取他的性命。

    “丰家的人都该死……”陈景元喊了一句,身影再度消失。

    要灭丰家,就得毁了丰家的祭灵锋针松树,那才是丰家的根本。

    陈景元将丰家的凝丹高手和丰九默重创无法逃走之后,再扑向那锋针松树祭灵。

    锋针松树为一等世家祭灵,其力量要稍微强过东方世家的狮王图腾。这一年多时间里,丰家实力壮大很多,但其祭灵并未强大多少,在丰家族地,相当于一名炼神初期的强者,受丰家几千族人的祭拜信仰,力量会强过炼神初期强者一点。

    可惜陈景元已经闯了进来,哪会给丰家族人加持的机会。虽然有锋针松祭灵的庇护,但也挡不住陈景元的火焰攻击。

    此刻的陈景元表现的是否冷漠,毫不留情,那些丰家的普通族人,也没有放过。

    陈景元的恨意太深了,东方世家覆灭时,在丰园城的族人无一幸免,存活下来的只是在外的族人,还是受吴家的庇护才幸免于难。

    这等恨意,陈景元不打算放过丰家任何一人。强冲过去,施展火焰掌,满天火焰扑下去。祭灵树根能够抵挡住一时,却挡不住长久。

    锋针松树彻底爆发了,树枝晃动,引起整个丰家族地晃动,树枝上所有的针叶全部出击刺向陈景元。

    这点力量对付陈景元还是不够的。稍放弃对那些普通族人的攻击,陈景元一个转身,往后退了一点,运转元力爆发出来,打出来的不再是一击火焰巨掌,而是一个大的火球。

    没施展出去多远,火球爆发出来,满天火焰扑了过去,烧化了大部分的针叶。

    陈景元右手成掌伸出去一转,好像有股吸引力,那插在地面的法剑被他炼化,猛的飞起,落到他手中。

    舞动而起,对着锋针松树一斩,火焰剑斩斩下。咵啦啦,锋针松树一边的树枝被斩断,落了下去砸死了不少人。

    陈景元这边身影一闪,避开剩余的针叶,只不过为了施展那击剑斩,错过了最佳躲避的时间,被十几根针叶刺中。针叶带着冲击力,让陈景元受了不轻的伤。

    避开远离的陈景元落到一座塌了一般的宫殿之上,大吼了一声,身上爆发出一股力量,将身体当中的针叶震了出来。

    “祭灵大人……”丰家的族人疯狂大喊,都往那边靠过去。

    “陈景元,我跟你拼了……”有修行者往陈景元这边扑来。

    可陈景元没有理会这些低阶的修行者,再度跳起扑向丰家祭灵。锋针松不会坐以待毙,针叶施展完,树根猛的窜出来,一根根席卷攻向陈景元。

    陈景元施展剑诀,带着火焰之力,来一根便能斩断一根。锋针松树力量还是不够强,毕竟属于一等世家的祭灵,在陈景元冲入进来,破坏丰家的祭奠信仰之后,便难以抵抗住。

    “当年,丰九默灭东方世家,今日我陈景元,将以狮王印灭了丰家。”陈景元大喊一声,从高冲击而下,施展出东方世家的狮王印,一印打下去。

    轰……隆隆……锋针松再也抵挡不住了,被这道道印摧毁,主干断裂倒了下去。

    呼……火焰席卷而起,很快覆盖上整棵锋针松树,燃烧起熊熊大火,照亮整个丰园城。火焰还往周边的宅区蔓延,火势太大了,很快大半个丰家族地都被点燃了,到处可听到丰家弟子的惨叫声。

    丰家祭灵锋针松在火焰中彻底灭亡,从燃烧的火焰当中,漂出一股灵力,往高空飞去,很快就飘散在天空当中。

    陈景元闭着双眼,从空中慢慢落下,回到刚刚举办寿礼的院子。此处院子范围很大,又是被岩石铺地,火焰延伸不过来。

    落到地面上的陈景元,用神念探入空间宝石,查看手机地图,探查丰家幸存者。刚刚那些凝丹高手被元箭击中,差不多都深陷火焰当中,正在挣扎。乐家的乐泰永重创之后,深陷火焰,已经被烧死了,剩余一个乐天祥在苦苦挣扎。

    “陈景元,你敢杀我,难道就不怕我乐家的报复吗?”

    “呵呵……”陈景元大笑,睁开了双眼,“到了这个时候,还说这样的话,你不觉得很可笑吗?该去报复的不是你们乐家,而是老子我。”

    话音刚落,陈景元打出火焰,威力并不大,只是起燃烧作用,活活将乐天祥烧死。

    “陈前辈……”其他世家的凝丹使者纷纷跑过来,跪在陈景元面前,还磕起了头。

    “陈前辈,我等皆是受那丰九默强邀才来的,和丰家没有半点关系,此前也是受路郡王之令行事的,还望陈前辈大人有大量,饶过晚辈……”

    “求陈前辈放过晚辈……”

    陈景元冷眼看过去,引的他们一阵恐慌。收回目光,这些人还是恐慌。陈景元目的只在丰家,对于这些世家之人,并无杀心。

    “尔等现在离开丰家族地,在城内带着,一个时辰之后方可离开,谁要是提前走,发出传信纸鹤,休怪陈某心狠手辣。”

    “多谢陈前辈,多谢陈前辈。”这些人磕头拜谢,然后快速逃离,不过他们不敢不遵守陈景元的话意,待在城门处,不敢出去。

    陈景元慢慢走过去,目光放在了丰九默身上,不过他的神念扫到了一熟人,身体突然消失,遁行过去,抓住那人然后又回来了,将其抓着托起来。

    “陈……陈……景元……”此人正是三更天杀了很久没有杀掉的丰林业,因太恐慌的,整个人都傻了,说话结结巴巴,身体抖动不止。

    “丰林业,好久不见,活的倒是挺好,居然还没死。老子付给三更天这么多灵贝,居然还没杀死你。那些灵贝也不能浪费,我也不杀你,就让三更天的人来杀你吧。”陈景元不杀丰林业,但也没放过他,直接废掉他的修为,断了他的经脉,挑了手筋脚筋,然后一把扔了出去,落在族地之外的外城昏死过去。

    丰家还有几名存活着的凝丹高手,陈景元一一将他们拖来,当着丰九默的面杀死。

    没感应到活口,陈景元才走到丰九默面前,俯视着他,道:“丰九默,你我又见面了。”

    “陈……陈景元,你……你……不……不得好死。”此刻的丰九默彻底奔溃了,亲眼看着家族被毁,族人被灭,仇人站在自己面前,却无能为力。

    “不得好死……”陈景元若有所思,抬起头,“当年东方世家覆灭的时候,我想应该也有人指着你这样喊吧。”

    “对……没错。哈哈……”丰九默彻底疯了,想激怒陈景元,“东方向阳父子,还有东方勋父子,他们都是死在我手中,被我折磨而死。东方世家的女眷,除了你妻子东方玉,哪一个不是被我和我的族人,采阴补阳折磨而死。陈景元,你能想想得到他们的痛苦吗。那时的我们,多么的兴奋,将东方世家女眷一个个蹂躏致死,何其快活也。唯一的遗憾,没蹂躏你的妻子,唉……”

    “可现在的你,多么痛苦。”陈景元俯下身,盯着丰九默,露出让人恐惧的笑容,“你是故意激怒我吧,想让我杀了你,对吧?”

    “陈景元,你有种杀了我。”丰九默大喊,拼尽全力扑向陈景元,没扑到便想去捡地面上的兵器自杀。

    可陈景元怎么会会让他得逞,“想死,哪有这么容易。”

    一出手,陈景元打断丰九默的手脚,禁锢住他,免得让他死掉了。

    “杀死仇人是报仇最没意思的一种方式,我曾经在我妻子面前说过,会让你们生不如死悔恨痛苦的。老子的痛苦是建立在你们的欢喜快活之上,要想消除这份痛苦,就得让你们痛苦不堪,悔恨不已。丰九默,你不知道,我现在看着你这个样子,别提有多爽,多解恨。你可不能死,丰家的打好景观你还没看呢。在这里是看不到的,我带着你去看,好好看看你们壮大的丰家。”

    一说完,陈景元一把将丰九默的飞行法器吸过来,带着凤九驾驭着,在丰家族地飞翔,还扯着他的头让他往下好好看看,看看他们丰家的惨样。

    “不……不……”丰九默拼命挣扎,不愿去看这样的惨状,“陈景元,这世间肉弱强食,东方世家覆灭,只能怪他们太弱了,不能怪我丰家。”

    “哦……是吗。那今日你们丰家覆灭,也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你们丰家太弱了。”陈景元冷笑着,带着丰九默转了好几圈,才重新回到那间院子。

    “怎么样,丰大城主感受如何?”

    丰九默瞪着大眼睛,死盯着陈景元,大口喘着气,恨不得将陈景元碎尸万段,可惜他没有那个能力,“陈景元,你肯定会不得好死的,乐家,路郡王不会放过你的,我丰九默,和我的族人,会在黄泉路上等着你的。”

    “放心,你不会去黄泉路的,我还舍不得杀你。”陈景元将那些凡器重新融化打造,在院子中间立了一根很高的铁杆,将丰九默绑在了最上面。

    “丰九默,好好活着,虽然你已经是个废人了,但也还能活个几年,这几年好好等着,等着老子的消息,看看到底会不会如你想象的那样。”

    “会的,会的,一定会的。”丰九默不断念叨,见陈景元走远,疯狂挣扎,“陈景元……你一定会不得好死,一定会的……哈哈……”

    直到陈景元消失不见,丰九默看到还在燃烧的族地,痛苦万分,大喊道:“陈景元,你杀了我啊,杀了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