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毁掉城池
    此番逃亡,陈景元损耗很大,加上刚刚不惜性命为赤目狮疗伤,受损增大,收好赤目狮的骨灰之后,服下天凝丹芪育丹后,盘坐下来修行。

    天空还在下雨,断壁残垣的祭堂可避不了雨,陈景元没管这些,直接盘坐在雨水当中修行。或许这样,在雨水的冲刷下,陈景元才能保持清醒,能够安心修行恢复。

    因伤势太重,陈景元盘坐调息了二十多天,这才恢复过来。或许是老天没有如陈景元的愿望,此刻弥补他,他调息了多长时间,雨就下了多长时间。

    连续下了二十多天的暴雨,整个废墟变成一片泽地,好在祭堂的地势比较高,水还没淹到那一个位置去。雨水没有影响陈景元的调息,反倒是对乐家带去了一点影响。

    “完全恢复了。”陈景元小声说道,并未有任何的开心,拿出手机查看最近的情况。

    这些天的打坐调息,陈景元每隔一两天就会拿出手机查看推送的新闻,好了解外面的情况。让他庆幸的是东方世家保存了一小部分,在吴家的帮助下远离这片区域隐修。

    至于乐家和其他奉命而来的世家,其动作一直受陈景元的关注。目前为止他们对楼赫废墟推进工作还是蛮顺利的,只是速度慢了些。

    楼赫废墟是一座二等城池,毁坏于一千多年前。当年的楼家也是附近最强大的世家,几乎快要成为三等家族了,不知道为何突然家族祭灵衰败,灵力溃散,随后便遭到灭族之难。有传言称,楼家是被灵教传入所灭,自己引入的灾难。

    祭灵衰败之后,家族最高战力大损,周边世家趁火打劫,最终导致二等城池楼赫城变成废墟。不过在最后关头,其家族弟子配合祭灵动用最后一点力量,混乱了阵法,使得楼赫城变成禁区,也灭了不少敌人。

    当然也是因为楼赫城已经被搜刮干净了,无利可图,这才荒废了五十多年,一直没有人踏足。

    如今因为陈景元的闯入,楼赫废墟再度成为焦点。受路郡王之命,周边各大世家汇聚过来,欲将楼赫废墟推平,消除混乱阵法,抓住陈景元。

    “已经推进了一千米了,好快的速度啊。”陈景元感慨了一句,退出今日头条打开地图搜寻退路,输入安全点,看看自己能否逃出去,“这是……”

    地图显示的安全点并非是在外面,而是在城中,估计是因为外面被封锁的厉害,没法逃出去。

    “这个地方是……难道还能躲避过去。”陈景元皱着眉头,想不明白,但他相信手机给出的安全点,“先去看看,没准就能躲避过去。”

    陈景元拿着手机,按照手机上面的路线走过去。距离并不远,只有几百米,地图都能清晰显示。

    等靠近之后,地图还会有楼层显示,而所指的安全点正是在地下。入口是在一座残破的宫殿正中心,有一道暗门。

    暗门做了特殊处理,陈景元的感知透不过去,若非地图所指引,他肯定不知道此处还有秘道。

    “机关……”陈景元看到地图上给出的提醒,按照提醒将一座已经剩下不到四分之一的石像转动,左转动三圈,右转动六圈,然后左再转动五圈。随着一声轰隆隆的响声,入口石门缓缓打开。

    移开没多大,突然石门停住了,还传来咔咔的声音。应该是时间太久,又遭到破坏,暗门机关被卡住了。还好那移开的空间足够一个人下去。

    陈景元没多想,手机既然给出提醒,那说明没有问题,于是便跳了下去。这时才发现这道暗门真的是厚,足够有六七米厚,而且还非天然的岩石制成,而是人工动用特殊方法做成的。

    落到地下,陈景元在按照提示,将石门关上。地面上的大殿,所有得痕迹被陈景元清理过,石门再度合上,恢复到之前的平静,好像没有人来过那般。

    地下密室很深很长,而且七绕八转的,不断往下。陈景元走着走着有种熟悉的感觉,查看手机才得知,这是楼家奴役穿岩兽打造的地下密室。

    根据地图所指,陈景元终于到了目的地,一处有地下水流过的密室。这件密室空间可不小,还有一些装置,和几十具尸骨。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居然还在,但陈景元上去查看,一触碰尸骨化为尘土散掉。

    “这些应该是当年楼家的弟子吧,他们为何会死在这里。既然此处是他们所建造的,应该不是被困死的吧。”

    陈景元上前查看,看看能否找到什么线索。那些尸骨一碰就会化成灰尘。终于陈景元在灰尘当中,找到了一张兽皮卷,上面记载的信息给出了答案。

    原来此地本是楼家建造的一条退路,一旦遇到灭族之灾,就能将家族精英安排在此,保留希望。只是可惜,楼家当中的大祸来自于内部,是楼家自家弟子得到灵教传承,毁灭了自家家族。

    至于密室当中的装置,那可是能够掌控外面阵法的装置,当年阵法混乱逆流,便是有楼家弟子在此操控导致的。

    “自毁阵法,现在阵法都混乱了,还能将其自毁吗?”陈景元看到最后的信息,“要是自毁会怎么样,此地地图显示是安全的,而且为楼家的退路,就算外面的阵法自毁,对里面应该不会产生危险吧。”

    陈景元考虑了一下,决定还是依照兽皮卷上的方法,自毁外面的阵法。

    拿出自己剩余的灵石,放在灵元之力输入口,启动密室的装置,按照兽皮卷上的描述,操控阵法,以元力操控。

    其实楼家的阵法自毁,代表的不仅仅是阵法自毁,而是整个楼赫城的自毁。阵法自毁带来不了多大的毁灭之力,唯有城池自毁,带来的毁灭还足够大。

    随着陈景元触发自毁,地面开始震动,并带出轰隆隆的响声,阵法混乱之力更加混乱了,四处出击,本就残破的城池更加残破了,地面也开始裂开下陷。

    “怎么回事,难道是谁不小心触发了什么。”路郡王大惊,带着责怪之意看向乐中天。

    乐中天表示自家很无辜,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避免被路郡王记恨,他赶忙解释道:“郡王殿下,按照我乐家的阵法师推算,集合众人之力,加上郡王殿下的塔阵法器,完全可以将楼赫城的混乱之力消除掉。突然发生的变故,应该并非是我们所为,而是城中的陈景元。想必他不会等着我们推进去抓他,这才不知道弄出什么阵势来。”

    “陈景元……”路郡王咬牙切齿,十分的痛恨,“这家伙又要搞出什么事。早知道是这样,当初在云燕山就应该杀了他,也就不会多出这么多事来。”

    乐中天一听,大松了一口气,表面不敢显露出什么,但心底对这位路郡王抱怨很大。若非他说要生擒,陈景元早就死在云燕山上了,哪里还会多出这么多事。

    “郡王殿下……”陈冲飞过来,“此乃城池自毁之阵势,不可在此停留,免得受到波及。”

    说完没等路郡王说话,陈冲便拿出一艘飞行法船,直接将路郡王带上法船,驾驭远离此地。

    “快……通知所有弟子,速速退出楼赫废墟。”乐中天赶忙下达撤退命令。

    没过多久所有修行者都退出了楼赫城范围。应该是荒废了太久,阵法又混乱了,自毁之力并不强,速度还慢,城池一点点的在崩裂,地面出现裂纹便在下陷。

    大概是过了一天的时间,自毁动静才平静下来,这时的楼赫城是真正的毁掉了,此前还有建筑的痕迹,现在全部没有了,混乱一大片,下陷了十来米深,到处都是碎石堆积。城池一毁,阵法也彻底毁掉了,混乱之力消散。

    “阵法混乱之力没了……”一名阵法师大喜喊道。

    而路郡王则黑着脸,非常的恼怒,指着城池中心方向,道:“给本王去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掘地三尺也要给本王把陈景元找出来。”

    “是……”乐中天等人应下,赶忙安排家族弟子前去搜索。

    表面的搜索很快就传过来了,并未找到陈景元。不甘心的路郡王命令各大家族,翻开碎石找寻陈景元。

    翻开随时寻找,对于修行者来说也是个巨大的麻烦事。路郡王可不会顾忌太多,直接命令各大家族安排人手过来。

    很快楼赫城就汇聚了上万人,乐家和洪家炼神强者尽出,用神念搜索陈景元。可是炼神强者的神念,闯过普通的房屋建筑城墙倒是没有问题,但想要探查到地下深处的东西却很难。而且陈景元所处的密室,可是经过特殊手段打造,覆盖了一层特殊的岩石,加上那些岩洞坍塌,基本上是探查不到他的存在。

    经过数日的忙活,建筑碎石全部清理出来,再往下就得开挖岩石了,不过结果还是一无所获。并非一无所获,陈景元烧化赤目狮的痕迹还是被细心的炼神强者找到了,还有他受伤流的血迹也被找到了。

    “郡王殿下,那陈景元是不是自知逃不了,选择**而亡了。”乐中天找了借口,小心翼翼回禀。

    “哼……都是废物,连一个凝丹后期的修行者都搞不定。看来还是得让本王找前辈高人来此。”路郡王还是不甘心,不愿放弃,“本王离开一段时间,你们需好生坚守此地,莫要让陈景元逃出去。”

    “郡王殿下放心,我们必定做到。可是陈景元还存活着吗?”

    路郡王一瞪眼,吓唬住乐中天,道:“是否存活,那还得等本王请动凌虚强者来此探查之后再做决定。”

    “是是……”乐中天赶忙说道。

    再叮嘱了几句,路郡王才乘坐飞行法船上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