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1章 上天不如愿
    “云燕山……”陈景元站立在一座高峰之上,远远看着模糊不清的云燕山。

    赶到这里,距离云燕山已不足百里远,陈景元通过手机的感应,并未发现周边有人跟踪自己。

    拿出手机,陈景元再度查看路线,选择云燕山为终点,此行他已经做好了拼死的打算,没什么可顾忌的。

    “乐家……”陈景元低声说道,“倘若老子大难不死,将来必灭你们乐家。”

    陈景元继续往前飞奔过去,朝云燕山赶去。从吴家隐秘住宅至此,陈景元花了一日的时间,离乐家的期限只有一天了,他来不及去做什么准备。其实到了现在这一地步,做什么准备也是徒劳的,陈景元是抱着必死之心来的,他的目的只是为了见东方玉最后一面,就算是死也不在乎。

    快要靠近云燕山,陈景元通过手机感应,探知四周有人正围过来,于是他先表明身份,大喊道:“乐家的畜生听着,老子陈景元来了,付尔等之约。”

    “陈景元来了,他真的来了。”云燕山周边,不光只是有乐家的人,还有其他世家的探子,大老远听到这个声音,无一不感到意外惊讶。

    “陈景元……”乐家的太上长老乐中天大怒,一股超然的气势涌过去,压迫着陈景元。

    云燕山是一座低矮的山峰,整座山通体都是岩石,像是一只从泥土当中欲展翅飞翔的云燕。两只翅膀已经伸展出来,下面形成天然的拱洞。整座山草木稀疏,和周边形成鲜明对比,并且修行者走在山上,根本无法借助环境隐身。

    乐家的人有在山顶,也就是云燕山背脊上等候的,还在那里建造了石屋,应该是等了好几日。

    陈景元跳跃不断,很快就到了山上。这一过程除了乐中天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压迫之外,并未阻拦。

    “陈景元,你终归还是来了。”乐天衡眯着眼睛,透出一股浓厚的杀机。

    “老子的未婚妻呢,你们把她怎么样了。”陈景元不甘示弱,质问道。

    “还能怎么样?”乐天衡拿起一个玉簪,在手中玩弄了一下,突然使劲一捏,断成好几节,“一个大美人,又是元灵体。你陈景元来的又太晚了,我们怎么能把持住,自然就……嘿嘿……”

    陈景元充满杀机的死盯着乐天衡,从未有过这样想杀人的感觉,双手握死拳,关节声音响起,像是快要断了。

    “咳咳……”从石屋走出一名身着金色法衣的青年男子,装作咳嗽了几声,眼睛一看向乐天衡,那乐天衡立马恭拜后退,看得出乐乐天衡对这位青年非常的恭敬,不敢有丝毫的冒犯。

    “你就是陈景元吧。”青年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这种高傲胜过乐天衡百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高傲。

    “路郡王……”陈景元猜到了此人的身份,是鎏金皇朝目前最年幼的皇子,被鎏金皇封为路郡王。

    “你居然知道本王。”路郡王颇为的惊讶,“既然知道本王的身份,快快将耿飞的传承奉上来,本王心情好,没准会让你见一见你的未婚妻。”

    “耿飞大师所有的传承都在这……”陈景元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

    “在哪……本王怎么没看到。”

    “陈景元,你指着自己的脑袋干嘛,逗我们玩吗?”乐中天见状大怒吼道。

    “耿飞大师的所有典籍玉简,都被我毁掉了,其内容被我全部记住了。我可对着已经泯灭的狮王图腾立誓。只要你们让我夫妻二人团聚,我便将所有的传承重新记录给你们。”

    “呵呵……谁知道你说的是真还是假。”

    “云燕山到处都是你们的人,老子只是一名凝丹后期修行者而已。难道你们还会怕老子逃出去吗?更何况老子我可是立下誓言的。”

    陈景元这样一说,路郡王倒是有点相信了,乐家那边还在迟疑。

    见他们还在犹豫,陈景元决定加大筹码,“除了这些,老子还将自己的通灵和驯兽的秘密交给你们,让你们其中一人拥有这样的手段,如何?但你们要是杀了我,就什么也得不到。”

    “通灵驯兽?”路郡王嘀咕了一句,满是疑惑,不过很快他身后一人上前说明情况,这才让他明白,顿时大为感兴趣,“好……这可是你说的,本王答应了。”

    路郡王头一甩,示意乐中天,“赶紧的,让他们夫妻二人团聚,圆了他的心愿。”

    “王爷,可……”乐中天非常的为难,挤眉弄眼示意。

    “干什么?快交给他啊,有什么好为难的。就算他知道真相又能如何,你们乐家这么多人,难道还能让他跑了不成,快点……本王可等不及了。”

    “是是……”乐中天连忙应道,大手一挥,“抬上来,给陈景元,好让他如愿以偿。”

    陈景元听了他们刚刚的交流,隐隐约约有股十分不好的感觉,那种感觉跟在耿飞洞府出来时是一样的。

    没等他继续深入感应,陈景元看到有乐家的弟子扶着一个人过来了,刚准备施展感知探查一下,只见那弟子将那人抛过来了。

    陈景元认得那件衣裳,正是东方玉最喜欢的一件,赶忙飞起,接过东方玉,看到那熟悉的面容,将其抱在怀中,终于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玉儿,我回来了。”陈景元满心欢喜喊了一句,但东方玉没有一点反应,像是死了一样,“玉儿,玉儿……”

    陈景元不断叫喊着,还以为东方玉是受了什么禁锢之力才变成这个样子,于是赶忙施展元力,想帮她化解,可探查了半天并未发现禁锢之力,反倒是察觉到让他无法接受的一个结果。

    “你们对玉儿做了什么,施加了何种禁锢,为何她一直昏迷不醒。”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陈景元质问喊道。

    “我哩个去……陈景元你是不是疯了。”乐天衡一副看不明白的样子。

    “陈景元,你可是凝丹后期的高手,难道这一点都没有察觉出来吗?还是说你在装糊涂。”路郡王也开口了,散发出一股怒意,他以为陈景元是装的。

    “什么禁锢不禁锢啊,东方玉已经死了,早就已经死翘翘了。陈景元,你难道这一点都看不出来吗?”

    “死了……”陈景元愣住了,整个人完全奔溃,最后一点希望破灭了,跪了下来,还抱着东方玉不放,大吐了一口血,“这怎么会……怎么会,不是说生擒吗,怎么会死。不……这不可能。老天爷,你难道连老子最后一点愿望都不能实现吗?”

    “你们……”陈景元怒指着石屋旁边的一群人,怒火冲天。

    “我们怎么了。”乐天衡上前一步,趾高气扬的,“你未婚妻宁愿死都不愿被我们生擒,这才陨落的。知道你小子看重她,这才骗你的。其实我们也失望可惜啊,多好的一个美人,而且还是元灵体,就这样死了,都没让我好好享受享受。”

    “咳咳……”路郡王再次咳嗽了几声,再看向乐天衡,眼神带有些不满之情,“好了,陈景元你说要跟你未婚妻团聚的,见她最后一面,人虽然死了,但尸体我们还保存的完好交给你。团聚和见最后一面,人死不死都是一样的,反正你都能看到她,还能抱在一起,可以说如愿了。现在该你兑现承诺的时候了,快将你的秘宝交给我,将耿飞的传承重新记录出来。”

    “玉儿……”陈景元低声呼唤着,接受这一现实,悲痛欲绝,对他来说是天都塌下来了,双手再度紧握着,关节响个不停,都快自己把自己的手握碎了,“为什么,为什么要给我一个这样的结局。为什么……”

    “不……”陈景元仰天长吼一声,身体冒出火焰,随着他无尽怒火散发,真龙血脉也被出动,火焰之力随动。

    “陈景元,你想干嘛,难道抛下你的誓言了吗。”路郡王见状,赶忙斥责道,他现在迫切想得到陈景元通灵驯兽的秘宝。

    “玉儿都死了,你觉得我还会在乎这些吗?”陈景元站了起来,还抱着东方玉,“你们……你们这些人,都该死。老子就算死,也得拉你们几个垫背的。”

    陈景元再看向怀中的东方玉,十分的不舍,强忍着,伸出冒着火焰的右手,“玉儿,对不起,我只能先将你火化掉。不要担心,黄泉路上,你不会寂寞的,我很快就会下来陪你,你要等着我。”

    一说完陈景元一掌拍下去,火焰之力注入东方玉的身体当中,几息间,东方玉的**化为尘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