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再入灵云山
    距离灵云山还有百余里之远时,陈文海便发出了一道传信纸鹤,不知是传给谁。

    再靠近,陈景元能够看到远处大战引发的迹象。灵光闪耀不断,断断续续有轰隆隆的响声传来,另外还有嘶吼声以及妖兽的吼叫声传来。

    为了避免灵云山被噬灵教所夺,古夏山林诸多部族倾力而出,光凌虚强者就达十三名之多,而噬灵教这边同样也是如此,六名凌虚强者,加上几头五阶妖兽,勉强稳定局面,在灵云山南侧打开一条通道。此时的大战,正是围绕这条通道进行争夺。

    陈文海四人护送陈景元慢慢靠近灵云山,在距离五十里的位置,收起了飞行法器,慢慢潜行过去。

    突然一只纸鹤飞到陈文海面前,打开看完上面的信息之后,陈文海低声说道:“教主已经做好准备了,我们四人快快护送陈大师过去。”

    说完这些陈文海看向陈景元,一脸的严肃,带有些威胁之意说道:“陈大师,可莫要忘了当日你以铁元树祭灵立下的誓言。”

    “哼……”陈景元气势不虚,“只要贵教如实对我的承偌,在下自然不会忘了当日的誓言,快快前面带路,我还想快些恢复自由之身呢。”

    见陈景元这般的气势和态度,陈文海没有什么可说的,对其他三人以眼神示意,随后三人一闪而消失,只剩下他领着陈景元往前行。

    现在可不是潜行,陈文海直接拎着陈景元快速遁行。在他二人靠近之际,噬灵教的力量开始合拢,准备随陈景元灵云山。

    “噬灵教力量合拢,八成是陈景元已经过来了,大家全力出手,且不可让噬灵教重夺灵云山。”部族那边有人猜出来了,加大了进攻之力。

    “喔……”一声声妖兽叫喊声响起。

    古夏山林最强的御兽师手段可不是一般的强悍,施展奴驭之术,大批妖兽为他所用,瞬间形成兽潮。

    疯狂至极的妖兽,同阶修行者难以抗衡。古夏山林部族汇聚的力量虽多,但被成千上万妖兽冲击,一时间难以稳定局面,进攻不成反倒是被退败。

    “不许退……”有炼神强者冲到最前,施展手段攻击那些妖兽。不过很快就有四阶妖兽找上来,拦住了炼神强者。

    击退部族力量之后,妖兽便不在冲击,而是联合噬灵教的弟子将部族力量阻拦在外即可。如今陈景元已经过来了,噬灵教只需将他们占据的这一处入口三面封锁好即可。因之前做足了准备,所以现在噬灵教不给那些部族半点攻破的机会。

    陈景元那边,被陈文海拎着,很快就赶到灵云山之外。这个时候噬灵教教主御天行早早在那等喉着,一见陈景元赶来,脸上不禁显露出一丝笑容。

    突然从御天行手中飞出一根冒着金光的链子,将陈景元缠绕起来。

    陈景元皱眉,显得非常的不满,无惧无畏质问道:“教主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哦……没别的意思,只是为了更加安全而已。此链名为金元链,可延伸几百里之远,足够陈大师你从山脚走到灵云山山顶了。灵云山的迷阵禁制我已经了解的很清楚了,最大的问题在于迷失生灵的感知和方向,要是陈大师能够走到山顶位置,我们便可以顺着这根金元链出入灵云山。”

    陈景元眉头一挑,表面还是显得不满,但心底却是一喜,“教主前辈既然这么不放心在下,恐怕不会让在下独自灵云山,不知道要派遣哪几位前辈跟随晚辈灵云山啊。”

    说话之际,陈景元看了看周边的几名炼神强者,猜到这些炼神强者就是监视自己的人。

    “呵呵……陈大师是个直爽的人,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如实说了。要是陈大师站在我这个位置考虑,也会担心这些的。灵云山关乎我教存亡,我身为教主,不可大意。陈大师莫要担心,我们所求的只是灵云山,对陈大师你没有可没有想法,当日我对你的承偌一定会遵守的。”

    听了这些话,陈景元不满之情才慢慢褪去,应了一声,“好……不知是否现在就灵云山。”

    “请……”御天行让到一边,伸手示意。

    陈景元直接走了过去,这时两侧两名炼神后期强者靠近过来。这两名炼神后期护法是御天行特意安排的,要跟随陈景元一同灵云山,监视陈景元。

    这两名护法,其中一人正是刚刚拎着陈景元过来的陈文海,另外一人名为耿文浩。考虑到陈景元拥有一头四阶中级的烈焰龙,才安排他二人跟随。

    陈景元刚准备迈进去,突然传来一道轰隆隆的响声,一道灵光飞遁过来。

    “陈大师莫要着急,我来救你。”一道女性的声音响起。

    “松卓瑶……”御天行双眼微眯,一股气势冲天而起,一把将手中的金元链递给身边另外一名炼神强者,便飞过去。

    “松卓瑶,你疯狂突围进来又有何用,灵云山我噬灵教拿定了。”

    御天行冲上去后,直接将赤松部族族长松卓瑶挡住,并配合追击过来的五阶妖兽吞天豹将其逼退。

    原本松卓瑶是被吞天豹所阻拦,但不知她施展了什么样的手段居然冲破了吞天豹的阻拦。

    一兽一人,松卓瑶自然不是对手,很快败退出去,但她只是一个开始,同样变得很疯狂的各大部族凌虚强者慢慢冲破进来,而且部族那边的凌虚强者数量有所增强,所增援而来的凌虚强者来自南离皇朝那边。

    陈景元见御天行分身乏术,立马冲了进去。

    “快……跟上去。”那手握金元链的护法大喊说道。

    不用他提醒,陈文海耿文浩第一时间跟了上去,和陈景元不过是前后脚而已。这点相隔的距离,迷雾不足以将他们分隔起来。

    “陈景元,你跑这么快干嘛,难道想逃跑。”耿文浩质问喊道。

    陈景元一听,直接停了下来,弄得陈文海和耿文浩差点刹不住脚。

    “这位前辈是什么意思?难道在下得一步步走过去吗?此处可是灵云山迷阵禁制内,要是前辈还想闯过迷阵禁制,就按照在下的脚步走吧。”

    陈景元最大的凭借是自己能够闯过迷阵禁制。这样一说把耿文浩说的不敢反驳,憋屈着怒气不敢发。

    “陈大师消消气,还请继续带路。”陈文海站出来调节气氛。

    “带不了了,刚刚被打断,我的感应乱了,还需好好感应一下。”一说完陈景元便蹲下来,装作正在感应的样子。

    “这……”陈文海不知道该说什么,看了看耿文浩,又看了看陈景元,非常的无奈。

    正如陈景元所说的,到了迷阵禁制当中,一切都得以他为主。陈文海耿文浩只能压制自己的性子,陪着陈景元蹲着,等他的感应。

    过了好一会,陈文海忍不住,询问道:“陈大师,感应的如何?”

    现在陈文海和耿文浩学聪明了,说话的语气显得非常的恭敬。

    “嗯……”陈景元长嗯了一声,开始糊弄,“哪有这么容易。此处的迷阵禁制那可是能够困住尊者和王者,我一个凝丹小修行者,凭借天赋神通也需很长时间才能找到正确的路。”

    陈文海耿文浩点点头,非常赞同陈景元的话语。迷阵禁制的威力摆在那里,陈景元要是轻易能够找到正确路线,他二人反倒是会觉得奇怪。

    “两位前辈,单凭我一人的感应估计不够,我的把烈焰龙弄出来。兽天生具有方向感应,在这迷阵禁制当中也会迷失,但有我的加持,没准就能找到路线。上一次我便是这样闯过迷阵禁制的。”陈景元特意解释了一下。

    陈文海和耿文浩稍微一考虑,点头答应了。在他二人看来,陈景元被金元链缠绕,又有教主亲自印入的祈风纹印记,就算有烈焰龙帮忙,他二人足以应下。

    就这样陈景元顺利将烈焰龙释放出来,骑着烈焰龙潜行,继续装作感应的样子。而陈文海耿文浩为了安全,分别走在烈焰龙两侧,继续监视陈景元。

    突然陈景元大叫一声,表示他已经找到路线,快速飞奔过去,引的陈文海耿文浩极速追过去。

    “两位前辈,机会不容错过,晚辈得把握机会闯过迷阵禁制。两位前辈速度太慢,可顺着金元链找上来。”

    烈焰龙的速度明显在陈文海耿文浩之上,没过多久便拉开了差距。为了避免被怀疑陈景元又特意的解释了一下。

    不过陈文海耿文浩不急不躁,利用手中的符篆和法器顺着金元链追上去。

    如此形成这样一个画面,陈景元骑着烈焰龙拉开一点距离,又被陈文海二人追上,又拉开一点距离,又被追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