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肉身包裹
    陈景元睁开双眼看向烈焰龙,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好像是有些想法,随后应该感觉不妥,又闭起了双眼。

    烈焰龙有所感应,晚陈景元一点,待陈景元闭起双眼之后才猛的醒来,呆愣的看着陈景元。

    眼神慢慢由呆愣转变成疑惑,烈焰龙还皱起了眉头,迟疑了好一会,突然起身,在陈景元身边转圈,目光一直锁定在陈景元身上。

    噗……烈焰龙挨着陈景元躺了下来,盘旋而起将陈景元包裹在中间,四面加上上方都被烈焰龙的身体封住。

    陈景元这时睁开双眼,非常的惊讶,同时也非常的高兴,真是突如其来的意外。

    最后的机会,陈景元不可能错过,从胸口空间宝石拿出须弥袋,双手伸入须弥袋当中操控手机。

    过了好些天,手机电量不足,先充了一小会电,陈景元才查看手机推送的信息。

    今日头条推送的新闻暂时放下,首先查看运动健康推送的消息。其消息显示,陈景元身体当中的印记道纹名为祈风纹,属于一种特殊的禁制,可让修行者打入其他修行者或者妖兽体内。

    祈风纹能够决定身中此纹的生灵存活,一旦激发,将会痛不欲生,若是激发的程度高,便会导致其陨落。

    “祈风纹,这解法是……”手机运动健康既然能够识别出陈景元体内中的印记,自然也有解法,“施加者以特殊手段清除,靠……这算是解法吗?另外一种解法先用丹药压制,然后逃离施加者三千里之外便可避免祈风纹被激发。丹药压制?祁元丹,这是什么丹药。”

    陈景元顺着这个名字进行百度搜索,得到了很多信息。祁元丹是一种专门用来压制道纹印记的丹药,能够压制道纹印记的力量激发,对祈风纹更是拥有特别的克制压制作用。

    “祁元丹我没有,唯一能够逃脱的机会是甩开和御天行的距离,可惜机会渺茫。”陈景元没什么把握,可能最大的机会便是通过手中的大挪移令,借助灵云山山顶的大挪移法阵逃离。

    上一次查看了一下,那座大挪移法阵是完整的,应该还能运转。陈景元做足了准备,还百度搜索了一下,获取到大挪移法阵的启动方法。

    至于祈风纹的压制之法,陈景元继续用百度搜索,除了祁元丹之外,另外还有些小的技巧,施以自身的灵元之气进行压制,当然效果不是很好。

    就在陈景元愁思自己如何压制祈风纹的时候,突然运动健康又有消息推送。或许是知道陈景元在搜索祈风纹的压制方法,运动健康推送的消息也是压制之法,这道消息倒是让陈景元眼前一亮,颇为的高兴。

    “龙血脉天生对道纹印记具有压制作用。”陈景元在心底读出最关键的一条信息,“难道这就是龙兽难以被驯服的真正原因吗?既然可以通过特殊技巧,配合龙血脉稍微压制道纹印记,那么我是有一定的逃生之力。”

    陈景元继续深入了解,熟悉压制的法门。但现在为了避免被御天行所禁绝,他不敢试手,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准备好这些之后,陈景元看了看推送的新闻,获取外界的情况。

    这么多天过去了,噬灵教和古夏山林各大部族爆发的大战可不少,围绕灵云山就爆发了数场大战,双方凌虚强者皆出动。

    天域洞内,陈景元被烈焰龙完全包裹起来,使得外阵法禁制窥视失去作用。因为观察了很长时间,监视陈景元的教众松懈下来,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密室当中。

    “嗷……”烈焰龙龇牙咧嘴怒吼着。

    考虑到四阶妖兽烈焰龙,所以密室的是一炼神强者,而且还是后期的,散发出强大的气势压迫过去。

    “陈大师呢?”这位炼神强者大喊了一句。

    听到声响,陈景元不急不躁将手机连通须弥袋收起来。烈焰龙肉身包裹着,任何的神念都不可能透过感应到陈景元的动作。

    “不知前辈找晚辈有何贵干?”陈景元回应了一句,想了一下,解释道:“晚辈正在苦修一道法术以往晚辈在丛林修行,都是靠烈焰龙这样包裹才不受打扰,还望前辈能够体谅。”

    “这……”

    听上去陈景元得解释合情合理,毕竟任何修行者,都不愿自己被监视着,每个人都有一些自己的秘密。可在当前情况下,陈景元这般的动作多少会引起怀疑。

    听到那炼神强者迟疑的声音,陈景元继续说道,语气明显增强了很多,“莫非晚辈这点自由都没有吗?要是这样的话,那在下就不带贵教去灵云山了,大不了死了得了。”

    见陈景元气势很凶,这名炼神强者气势立马弱下来,连忙说道:“陈大师说哪里话,我等没有恶意,只是见陈大师失踪,有些担心而已,故进来查看一二,既然陈大师没事,我们也就放心了,在下立即离开,不耽误陈大师修炼了。”

    听到炼神强者退出去,陈景元立马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给烈焰龙发消息,让它继续以这样的姿势包裹自己,好避开噬灵教的监视。

    点开了通讯录,用微信搜索到的联系人可不少,一半是御天行驯化的妖兽,另外一半都是石灵,估计是噬灵教强行灌灵形成的石灵。

    “一、二……六,六头妖兽,其中还有一头暴狱龙,还是四阶妖兽,上次能够说服烈焰龙,难道还要试试能否说服暴狱龙挣脱奴役之链吗,可我没有好的说辞啊。再者身处噬灵教重地,又有那驯兽大师御天行在,不可能得手的。”

    陈景元想着想着,自己都放弃了,退出微信打开运动健康,继续按照刚刚推送的消息熟悉技巧。

    因陈景元动怒,噬灵教也就不在管他,任由烈焰龙包裹他。一连几天都是这样,平平静静的渡过去。

    终于噬灵教的人找上来了,御天行等人凌虚强者没有出面,天域洞密室内的是四名炼神强者,其中有陈景元熟悉的人龙飞护法和赤虎护法。

    此二人皆在铁元部族外大战当中受了重伤,现在看过去,脸色还有些苍白,显得有些虚弱。

    “陈大师……”目前是有求于陈景元,故噬对他还是比较尊重的。

    四名炼神强者为首的是一名炼神后期境界的高手,距离凌虚之境也只有一步之遥,此人名叫陈文海,刚刚叫喊陈大师的也是他。

    “不知前辈招呼晚辈有何吩咐。”陈景元听到声响,回应道。

    “陈大师,我教已经打通了前往灵云山的路,教主有令,让我等四人护送陈大师你前往指点地点,与教主汇合。”

    “终于要开始了,怎么这么慢。”陈景元还埋怨了几句,随即命令烈焰龙让开。

    “呵呵……那些部族把灵云山给封锁了,我教费了很大的劲才打开一条通道,正等着陈大师你为我们引路呢。”

    陈景元表现的很平静,一挥手道:“那赶紧走吧,我还想趁早自由呢。”

    “请……”陈文海伸手示意,为了彰显他们的尊重,还故意让陈景元走在了前面。

    出了天域洞,噬灵教为了安全期间,还用特殊的纱布,遮住了陈景元的眼睛,等过了一段距离才放开,然后搭乘一架飞行法器快速赶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