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气势依在
    禁锢在葫芦当中许久,终于从上落下一道灵光照耀在陈景元和烈焰龙身上,随后便顺着灵光飞出葫芦,身上无法挣脱的束缚之力也消失了。

    灵光散去,陈景元看到正前方落坐六人,正前方那人正是生擒自己的强者,其坐下便是一直豹子。

    陈景元认得出那是吞天豹,再稍加猜测,便猜出正面那人应该就是噬灵教的教主御天行。

    “晚辈陈景元见过诸位前辈。”陈景元冷静下来,恭拜问候一声。

    陈景元想过,无论是被哪一方抓住了,他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哪一方都不会杀他,这是他最后的凭借。

    “陈景元,超越灵师的圣灵师,能够和祭灵完美交流,我教重地空悬山真是你从那些残损石灵上获取的吗?”御天行对此很感兴趣,最先开口问道。

    陈景元不愿解释往事疑问,开门见山,还颇有气势的说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前辈何须再问呢?还是说说灵云山的事吧。前辈大老远抓晚辈这位凝丹小辈而来,所求是灵云山吧。晚辈不断逃亡,所求的只是保住自己的性命而已,要是诸位前辈立誓放过晚辈,晚辈倒是可以带诸位前辈灵云山,帮助贵教重开道场旧地。”

    御天行神色微动,很快恢复平静,看着陈景元,仔细的探查乐好几遍,估计想找出陈景元身上得特殊之处,但结果都是一样。

    “灵云山被我教的迷阵禁制所笼罩,合元尊者甚至玄中王者都不能全身而退,要闯进去非常的难,不知道你是如何灵云山,又顺利出来的。”

    陈景元眼色一挑,毫不畏惧,直言道:“这些乃晚辈天赋神通,前辈就当是晚辈的特殊体质缘故吧。”

    见陈景元不肯详说,御天行有些不高兴。他的眉头微皱,底下的人立马朝陈景元发难,质问不断。

    “哼……陈景元,这可不是在天风部族,更加不是在铁元部族,我教教主能够见你,已经是你天大的机缘,亲口询问于你,你还不快快如实说来。”

    “陈景元……赶紧给老子说实话,要不然老子飞废了你的修为,彻底断了你的经脉。”

    陈景元眼睛一撇看向两侧的教众,越是这样说,他的气势就越足,直起腰杆,“陈某所说的都是实话,诸位不信就算了。若是想杀了陈某以泄气,尽管动手便是。我为鱼肉你们为刀俎,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陈景元,你……”赤虎护法大怒,正要上前出手,不过被一股力量所挡。其他那些愤怒的炼神护法皆是如此,受到上座凌虚强者的力量阻拦。

    这时厉术山开口了,说道:“当日天风部族祭灵遭受本教噬灵飞蛾幼虫寄生,到最后一只幼虫,请到了陈景元,动用他的特殊天赋,找到最后一只幼虫。据说当时南离皇朝的灵植大师沈默用神念探查过,确实他是以特殊天赋神通和祭灵交流的,我们应该相信他有这样的特殊天赋神通。”

    陈景元颇为惊讶,想不到噬灵教还有人会为他说话,不过细心一想,又想明白了。噬灵教比其他部族更加渴望重夺灵云山,陈景元一直坚持自己的话,噬灵教的人自然需要应和,以便陈景元能够领他们灵云山。

    这时御天行也停止索求答案,灵云山才是他的目标。噬灵教更高层次的传承都在灵云山,他要想突破,只能寄托于那些高层次的传承。

    “陈景元,你刚刚所说的可否当真,你若能够带我们灵云山,我们就能保住你的性命。”御天行亲口答应了。

    “好……”陈景元略显喜意,立马举起右手,立下誓言,“倘若前辈立誓能够不伤害晚辈性命,晚辈敢立誓必定带诸位前辈灵云山,愿意以铁元树祭灵的名义发誓,若违背此誓,遭受天雷灭顶之灾。”

    整个古夏山林都认定陈景元是铁元部族的人,以铁元树祭灵立誓,肯定会让他们信服的。

    果然噬灵教六名凌虚神色表示他们确实有相信了,互相看了看,还微微点头。

    而陈景元心底窃喜,他长久和铁元树祭灵交流,建立起深厚的友情,以铁元树祭灵立誓言根本不算什么,不会受到惩罚。

    “陈大师既然这么直率,我们也不能落在后面。我噬灵教并不信奉什么祭灵图腾,便以自己的名义起誓,必定遵守和陈大师你的约定。”御天行对陈景元越发客气,开始称呼陈大师。

    他的话语刚落,外面有人还禀告,称有要事来报。

    御天行看了看陈景元,想了一下,然后看向厉术山,道:“把陈大师安排一下吧,先暂住天域洞,等我们做好准备再一并灵云山当中。为了更可靠些,还是要给陈大师你留下印记。”

    一说完,御天行不等陈景元反应便出手,右手打出一道墨绿色的灵光,光芒当中包裹一道纹络,应该是某种符文道印,打入陈景元体内,再解释:“陈大师放心,一旦我们灵云山道场,我便帮你消除了这道印记。”

    陈景元自知反对也没有用,索性不说话,默认下来,跟随着厉术山安排的炼神护法离开了这座大殿。

    为了顾全大局,御天行并未重新奴役烈焰龙,还是让烈焰龙跟着陈景元,至于烈焰龙身体内的印记,也没消除,另有打算。

    御天行口中的天域洞,并不是指一条洞,而且一个洞群,是由噬灵教开辟出来的,机关和阵法结合,具体位于哪一个灵山,还不得知。

    陈景元一路没有说话,直接被那炼神强者带到了一处密室当中。待他进去之后,那名炼神强者叮嘱了几句,便关了密室大门。密室的空间很大,足够让烈焰龙活动。

    盘坐下来的陈景元,故作冷静,心中考虑起自己被生擒之事,暗想道:“看那御天行是直接冲着我来的,好像不是偶然碰到,应该是知道的位置。可他怎么会知道我的位置,并一路追击过来呢?”

    考虑了好久,都没有想通,突然烈焰龙一个动身,引起他的注意,陈景元这才想到了关键之点。

    “噬灵教奴役的妖兽大多都是御天行收服驯化的,烈焰龙体内肯定留有暗手,这才让御天行找到了我的位置。唉……人算不如天算,现在的局势这该如何是好。”

    陈景元在御天行等人面前气势很足,但心中确实担心不已,非常的害怕。

    要想闯过灵云山,只能依靠手机地图显示方向,但在御天行等人面前,他哪里敢拿出手机,故他要考虑灵云山之后该如何脱身。

    虽说灵云山,受浓雾影响,纵使是御天行这样半尊,神念也延伸不了多远,但刚刚御天行打入陈景元体内的印记,是个巨大的隐患。

    陈景元见识不多,不知道体内的印记是什么,如何解决。手机和自身相通,中了枯灵魔毒,运动健康都能感应到,此刻中了印记,运动健康也应该能够感应到,并会有这方面的消息提醒。

    身处天域洞内,噬灵教教主御天行又对陈景元特殊天赋神通非常感兴趣,陈景元自知肯定会受到监视,自身的实力弱,无法感知是否被监视,也就不敢拿出手机出来查看自己的状况。

    陈景元忍不住睁开了双眼,查看四周,随后又闭起了双眼。估摸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噬灵教的监视当中,陈景元都不敢有半点的异动,以免引起御天行的怀疑。

    一连十几日,陈景元都不敢有任何的妄动,而且都是在打坐修行当中渡过去的。外面通过阵法监视陈景元的修行者也乏了,监视力度减小,御天行这些凌虚强者没有心思去探查陈景元的根底。

    这些时日,因为陈景元的缘故,古夏山林各大部族组成的联军对噬灵教展开最凶猛的进攻并且将灵云山封锁起来,以免噬灵教夺得灵云山。

    外面的情况陈景元并不关心,他所关心的在于自身。噬灵教那边对他的监视感觉到乏了,他自己也坐不住了,迫切想拿出手机查看自己目前的状况,并寻求脱困之法。

    “我该怎么办呢?”陈景元一直保持着闭眼打坐修行的样子,心中在考虑,“必须要寻个机会拿出手机查一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