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解毒之法
    陈景元担心会被凌虚强者或者炼神强者以神念监视着,所以并未拿出手机,而是装模作样,闭起双眼进行感应。

    此刻天风等部族所有的强者皆出战应对噬灵教的进攻,其实没有谁在监视陈景元。上一次在天风峡谷,经过灵植师沈默的探查,整个古夏山林所有的人都认定陈景元具有这样的天赋神通,而不是借助什么异宝,故此已经没有谁会监视陈景元,探查他的秘密。

    过了好一会,在外看守的两名凝丹高手聚拢一起,露出古怪的眼神,对视交流了一番。其中一人注入元气掌控阵法,另外一名慢慢靠近第三名凝丹阵法师。

    “余道友,我等三人应该以三角之势镇守,如此才能将此阵发挥到最大,你怎么还随意走动呢。”第三名凝丹阵法师察觉到这位余姓修行者的举动,略带怒气质问道。

    “哦……余某刚刚察觉阵法有异样,正是蒙道友这里产生的异样,特意前来探查一下,以免干扰到陈大师施展天赋神通。”

    “异样?我怎么没有探查到。”蒙姓阵法师相信了,立即进行检查,以阵法手段注入阵法当中探查,“没有啊,余道友你……”

    还没说完,那余姓阵法师出手了,一击截须天指偷袭过去,直接攻向蒙姓阵法师后脑勺的位置。没有防备的蒙姓阵法师瞬间毙命,脑袋开花倒了下去。

    “快……快出手。”余姓阵法师大喊了一声。另外那名阵法师出手了,打开石屋守护的阵法,不知道施展了什么手段,只听见石屋内传来一道爆炸声。

    不知道是怎么了,石屋内那残损的石灵突然炸裂,而且威力还非常的强大。

    在石灵炸裂前,陈景元得到了手机预警,不过他并未想到残损石灵会爆炸,还以为又被哪名炼神或者凌虚强者锁定了呢。如此导致他没来得及反应,被这股爆炸伤到了,直接被冲飞出去,将石屋的墙壁撞破,落到那余姓阵法师前面。

    “咳咳……”陈景元咳了几口血,本能反应将烈焰龙放出来,同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一股外力进入,然后分散至五脏六腑,暂时感应不到这股力量对自己有什么伤害。

    “三阶烈焰龙……快跑。”余姓修行者完全没有顾陈景元,转身便往北飞奔逃去,另外那名阵法师也是一样。不知道是动用了什么手段,直接化为一道光束遁行逃走。

    “叛徒……”天空之上传来一股怒吼声,不知道是谁发出来的,“杀了他们。”

    风林雨最先追了过去,同时叫喊道:“林河,快去给陈大师疗伤。”

    最先赶到的是蒙森,将陈景元扶起来,询问道:“陈大师,发现线索了吗?”

    这一询问,让陈景元的心跌入冰谷,心中暗骂不断,自己都成这个样子了,他们居然最关心的是有没有线索。

    陈景元顿了一下,还是做出回应,摇了摇头道:“没有……”然后自行盘坐起来,开始运转元气进行调息。

    烈焰龙落地之后,本追向那两名阵法师,但见其逃远了,便返回,守护在陈景元四周。风林河赶过来时,还被烈焰龙所阻拦,说明情况之后,才来到陈景元身边,进行检查。

    “枯灵魔毒。”风林河大惊失色喊了一句。

    “什么?陈大师中了那种无解至毒。”蒙森也被惊到了。

    两人的惊呼把陈景元给吓住了,停止运转元气调息,看着风林河问道:“林河前辈,敢问这枯灵魔毒是什么毒,无法解吗?”

    “陈大师,你要有个心理准备啊。这枯灵魔毒乃噬灵教一绝毒,中此毒者,会由内至外被枯化,过程极为痛苦,跟腐毒有些相似。此毒只有噬灵教才懂的如何解,才有解药,而且一般都是被凌虚强者保管,我们没有解药,只能压制。以陈大师你现在的状况,中的毒比较深,已经散发到五脏六腑,就算用玄灵丹压制,每日服用,大概只能压制半个月左右,最长不会超过二十天。”

    听了风林河的解释,陈景元感觉天都塌下来了,太过突然了,完全没有做任何的心理准备。

    “我要死了吗?这一切也来的太快了吧!枯灵魔毒,噬灵教,残损石灵……这是个局。”陈景元起身,看向那已经坍塌的石屋,终于明白噬灵教为何会再次丢失一尊石灵。

    “那具石灵。”蒙森这时也想到了,捡起一块碎石,查看了一下,“陈大师身上的毒是隐藏在石灵内部,这是噬灵教故意设的局,借此除掉陈大师。”

    “林河前辈,刚刚你说玄灵丹可以压制毒性,不知道前辈身上有没有玄灵丹,晚辈可否在前辈这里购买一些。”事已至此,陈景元不想考虑其他的,只想保住性命。天风部族既然没有方法救自己,陈景元直接希望手机能够找到方法。

    “我这……”风林河刚想回应,但被返回的修行者打断了。

    噬灵教既然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不会和天风等部族硬碰硬,很快就退下去了。

    “陈大师,不知道你是否寻得线索。”天风部族族长风灏麒落下来最先问道。其他返回的人纷纷靠拢过来,其中有十名凌虚强者。

    “族长,这是噬灵教的陷阱,他们在石灵当中夹杂了枯灵魔毒,那两名阵法师引爆石灵,将此毒染至陈大师身上。”风林河立马解释道。

    “枯灵魔毒,那……那陈大师……岂不是。”风灏麒也被镇住了,“林河,有没有机会能够帮助陈大师祛除掉此毒。”

    风林河摇了摇头,解释道:“若是以凌虚强者的元气之力,倒是可以祛除一点,不过很难根除,只能是延缓一段时日罢了。”

    “陈大师……是我等照顾不周,这件事我们天风部族也有责任。可枯灵魔毒,我等实在是没有办法帮你彻底清除掉,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只是延缓陈大师你的寿元。”风灏麒说到这里,指了指风林河,命令道:“林河,拿出四十枚玄灵丹给陈大师,帮助陈大师压制枯灵魔毒。”

    “族长……”人群当中传来一道声音,随后风林庆挤了出来,“玄灵丹目前存量太少,加上如今大战频频,又是必须之物,可不能如此挥霍。此事我们确实有责任,应该给予补偿,但依照陈大师目前的状况,给予二十枚就足够了,无需这么多。部族还有很多族人需要玄灵丹疗伤,请族长以大局着想,减少一半。”

    “这个……”风灏麒有些为难了,看着陈景元,估计是等陈景元说话。

    “晚辈需要四十枚玄灵丹,还望前辈能够念在往日晚辈苦劳的份上,赐予晚辈四十枚玄灵丹。”此刻的陈景元,已经顾不上其他的,就算得罪天风部族,也得把自己的性命保住。

    “陈景元,你现在的状况,最多撑二十天,需要这么多玄灵丹干嘛,有二十枚就足够了。”风林卢站出来质问道,直接称呼陈景元大名。

    陈景元只是撇了一眼风林卢,然后单膝跪地,恭拜道:“恳求前辈能够答应晚辈最后一点请求。”

    “族长……”这时风灏天站了出来,实在是看不下去,以神念传音帮陈景元说话,“既然已经说出口了,还是照给陈大师四十枚吧!毕竟陈大师还是我部族的客卿长老。”

    风灏麒看了一眼风灏天,点点头,“好……林河,快点集四十枚玄灵丹给陈大师。”

    “多谢前辈,多谢前辈。”陈景元说了两声,拜了两下,其中一份感谢是给风灏天的。

    接过那装着四十枚玄灵丹的玉瓶,陈景元低沉着跟天风部族等人提出离开之请。

    “陈大师要走……”风林庆突然喊了一句。

    陈景元虽然对风林庆很不爽,依旧表现的客气和恭敬,回应道:“晚辈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希望能够返回铁元部族,请诸位前辈恩准。”

    “你走了我们这边该怎么办,给你安排的任务可是要找到噬灵教的线索,如今还未找到,你怎么能够先走呢。”

    陈景元看着风林卢风林庆二人,心中涌出一股杀意,没有表现出来,压制下去,还是客气的回应道:“剩下二十天,晚辈又能做什么?”

    “二十天时间可不算短。”风林庆不想放过陈景元,步步紧逼,“没准这二十天内,我们还能夺得一块残损石灵。”

    但当着这么多部族人的面,风灏麒不愿逼迫陈景元太狠,“够了,林庆林卢你二人不要多说了。陈大师,既然你要返回铁元部族,我也不强求,希望你能保重。”

    “多谢族长前辈。”陈景元再次拜谢道,招呼烈焰龙,往北飞奔而去。

    陈景元中了毒,元气全部用在压制枯灵魔毒,只能骑着烈焰龙离开。好在烈焰龙没有嫌弃他,带着他快速往北赶去。

    陈景元这般的下场,倒是让不少人为其感到可惜,也有为此感到高兴的,比如风林庆风林卢等人。,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