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双煞末路
    刀无垢和“千里追魂”柳如风刚来到关押德川樱子三人的禅房外的阴暗处,就看到两个人从房内走出来。

    虽然夜色苍茫,但刀无垢还是看清了两人的面貌,心中不由微微一惊,想不到会在天龙寺看到赵志和老鸨,心中暗道:“他们怎么会在此处,难道是他们劫走的张追风三人?”

    待赵志两人转过走廊拐角后,刀无垢推门闪身进了房间。

    “恶贼,你又来干什么?”德川樱子怒声说道。

    德川樱子把刀无垢误认为是去而复返的赵志,为了不让赵志得逞,引来老鸨,是以德川樱子的声音故意大了很多。

    刀无垢郁闷的说道:“是我。”

    德川樱子一怔,失声说道:“刀大哥?”

    赵志和老鸨走出没有多远,听到德川樱子的怒骂声,两人俱是一惊,冲着禅房奔了过来。

    “千里追魂”柳如风守在门外,见跑过来两人,二话不说,烟杆一探,点向两人的要害。

    劲风扑面而来,老鸨娇喝一声,脚下错步,举掌便迎。

    “谁?”赵志大声呼喊道:“快来人。”

    黑夜中,赵志的呼喊声显得格外的清晰,天龙大师和“雌雄双煞”闻言,纷纷大惊,从各自的房中出来,急匆匆的赶往此处。

    老鸨想要夺下柳如风的兵器,身体朝前微倾,左手一封,守住胸前要害,右手一探,施展了个大擒拿的招数,抓向柳如风手中的兵器。

    却不料右手刚碰到烟杆,柳如风冷哼一声,将烟杆猛的一抖,一招“颠倒乾坤”施展了出来,烟杆往上一翻,随即一个反抽。

    老鸨闷哼一声,顿时面色大变,好像被电击了一般,右手陡然缩了回来,手背上多了一条猩红的烟杆印痕。

    赵志见老鸨不敌,兵器又没有带在身上,无奈之下,只好大喝一声,空手扑向柳如风。

    两人一左一右夹攻柳如风,一时间,自保倒是无虞。

    天龙大师等人还没有赶过来,刀无垢四人却相继从房中走了出来。

    赵志一边招架柳如风的攻势,一边凝目朝门口望去,见当先出来的便是刀无垢,赵志惊呼了一句“是你”,吓的战意全无,心生退意,哪里还敢继续打下去,舍了老鸨,自己掉头就逃。

    老鸨没有了赵志的掩护,哪里是柳如风的对手。

    眨眼间,两人交手了几个回合,老鸨被柳如风逼的手忙脚乱,一个不留神,“啪”的一声,肩头的“肩井”被烟杆狠狠的抽打了一记,顿时感觉半边身子都麻了。

    柳如风一朝得手,立马施展一招“春风拂柳”,烟杆从上往下一挑,攻向老鸨的下盘,老鸨使不上力,被打个正着,惨叫一声,一个翻身扑倒在地,好一会都没有从地上爬起来。

    刀无垢见赵志想逃,冷笑道:“想逃,问过刀某没有?”一个闪身,后发先至,拦在赵志的身前一丈外。

    令赵志感到心安的是天龙大师等人正好赶了过来。

    “雌雄双煞”刚一赶到现场,正准备动手,借着星光,凝目看去,两人不约而同的惊呼道:““千里追魂”柳如风!”

    两人惊讶过后,随即便是一阵不怀好意的大笑。

    苟不仁冷笑道:“柳如风啊柳如风,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顿了顿,接着说道:“师叔,这老匹夫就是“千里追魂”柳如风。”

    后面这句话显然是对天龙大师说的。

    天龙大师却没有理会苟不仁,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刀无垢,如临大敌,脸上满是凝重之色。

    苟不仁感觉似乎有些不对劲,脸上的笑意消退,小声说道:“师叔。”

    “闭嘴。”天龙大师沉声说道。

    刀无垢看着天龙大师说道:“当初大师的首级摆放在刀某的眼前,令刀某自责不已,想不到,死了的人还能活过来,你们的手段真是高明的很呐,不知道木盒内是谁的首级?”

    天龙大师淡淡的说道:“至于是谁的首级,很重要吗?”

    刀无垢一怔,自嘲的笑道:“看来倒是刀某着相了,确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刀某今晚必定手刃你这面慈心恶的小人,也算是铲奸除恶。”

    天龙大师放声大笑道:“凭施主的名声,也配说“铲奸除恶”四个字?施主若是杀了贫僧,天下人不但不会说施主是铲奸除恶,只怕会说施主是在残杀正道侠士。”

    刀无垢微微一愣,随即纵声大笑,笑毕,说道:“刀某行的正,坐得端,至于天下人如何评价刀某,刀某并不在乎。”

    柳如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江湖上尔虞我诈,正邪、黑白,又有多少人能真正的分得清?

    天龙大师面部一颤,厉声说道:“施主当真要置贫僧于死地?”

    刀无垢冷冷的说道:“不错。”

    天龙大师语气一缓,近乎哀求的说道:“刀施主,咱们往日无仇、近日无冤,刀施主何必苦苦相逼?”

    刀无垢盯着天龙大师,心中想道:“你假仁假义,本就不是一个好人,何况你都与翼青水密谋暗算我了,难道我还要留下你这个祸害?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一念及此,刀无垢大笑道:“江湖上的人都知道刀某行事乖张,向来我行我素,刀某杀人何须理由,受死吧。”

    苟不仁满脸煞气的说道:“师叔,何必和他啰嗦,咱们还怕他不成。”

    天下第一神偷“空空妙手”张追风讥笑道:“江湖上不惧天下第一刀的人还真不多。”

    “天下第一刀”五个字落在苟不仁的耳中不亚于平地一声惊雷,苟不仁想到对方自称刀某,眼前的年轻男子必定是“天下第一刀”刀无垢无疑。

    苟不仁心中咯噔一跳,脸上“唰”的一下变的没有一丝血色,哪里还有之前的煞气,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惊恐。

    “雌雄双煞”夫妻俩相互对视了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恐之色,两人二话不说,很是默契的掉头就逃。

    对于“雌雄双煞”不战而逃,在场的人明显为之一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