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千里追魂柳如风
    于是,苗胜男暗自戒备,小心翼翼的解开了刀无垢身上的穴道,扶着刀无垢靠着车厢坐下,又重新的封住了刀无垢身上的穴道。

    这个时候,一旦刀无垢有所异动,苗胜男自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应对。

    果然,刀无垢没有骗她,确实还是老老实实的靠在车厢内,没有耍什么花招。

    苗胜男心中暗自觉的好笑,看来还是自己多心了,笑吟吟的说道:“刀公子果然没有耍花招。”

    这句话虽然是对着刀无垢说的,可却是说给庄飞花听的,庄飞花这才放了心。

    刀无垢苦笑道:“在下是没有花招可耍,若是有的话,倒不介意耍耍。”

    苗胜男笑道:“刀公子倒是快人快语。”说着,给刀无垢灌了一口酒。

    突然,刀无垢张嘴喷出一道酒雾,喷向苗胜男的双眼。

    苗胜男刚放松警惕,猝不及防下,双眼被酒水喷个正着,苗胜男不由自主的惊叫一声,本能的往后一仰,将双眼闭上,右手朝刀无垢拍去。

    刀无垢喷出一道酒雾后,紧接着头一低,将口中剩余的酒吐向右手臂,酒水如一道水柱从刀无垢的嘴里激射而出,打在“天泉”上,将手臂上被封的穴道解开。

    双掌相接,啪的一声,谁都没有占到便宜。

    此时,苗胜男眼中被喷了酒水,双眼依旧没能睁开。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刀无垢趁机右手连点,迅速解开了双腿、左手、身上被封的穴道。

    赶车的庄飞花听到车厢内的动静,暗道不妙,连忙停下马车。

    就在这个时候,“嘭”的一声,车厢瞬间四分五裂的炸开,一条人影冲天而起,不是刀无垢又是谁。

    一朝脱困,刀无垢放声大笑,说道:“多谢两位的招待,刀某感激不尽。”

    庄飞花面色大变,恼怒道:“你这个败家的娘们,这下好了,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苗胜男双眼难受的很,心中更是难受,说道:“不愧是刀公子,鬼点子还不是一般的多,今日我算是涨了见识。”

    刀无垢笑道:“这个教训告诉你,以后莫要对敌人放松戒备,胜败往往在一瞬之间。”

    “刀公子,咱们后会有期。”庄飞花说完,拉着苗胜男跑了。

    刀无垢绝境逢生,心中有些得意,满脸笑意的返回和张追风分开的地方。

    来到地头,刀无垢笑不出了。

    张追风三人不见了。

    刀无垢的脸上泛起了凝重之色,心中涌现诸多念头。

    苗胜男说过穴道要在一个时辰后才会自动解开,如今过去约莫一刻钟左右,离一个时辰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穴道既然不会自动解开,难道是有人路过,救了他们?

    张追风三人若是被人救了,按理说应该会追着马车而去,可是自己返回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他们三人,显然三人并不是被人救了。

    除此之外,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张追风三人落到了别人的手中。

    刀无垢暗道不妙,人海茫

    茫,自己又从何处去找三人了?

    刀无垢突然想起了王二呆,如果他在的话,估计能从地面上杂乱无章的痕迹中找出线索。

    隔行如隔山,这句话一点也没有说错。

    在追踪之术这一方面来说,十个刀无垢也抵不上一个王二呆。

    刀无垢暗自苦恼。

    就在刀无垢不知所措之际,一个头戴毡帽,脚踩皂靴,身披青色风衣的人出现在刀无垢的眼中。

    刀无垢眼睛一亮,眉宇间舒展开来,脸上有了笑意,虽然看不到此人的脸,但是从此人腰间别着的那一支古铜色烟杆,刀无垢猜出了来者的身份。

    来者虽然不是王二呆,但追踪之术比王二呆还要高明许多,此人正是王二呆的便宜师傅——有“千里追魂”之称的江南第一神捕柳如风。

    “千里追魂”柳如风其实也看到了刀无垢,将头上的毡帽往下拉了拉,显然并不想和刀无垢说话。

    柳如风之所以不想和刀无垢说话,是因为刀无垢可是建文帝余孽,要是让别人看到自己与刀无垢有所联系,再传到当今圣上的耳中,以当今圣上的秉性,自己一家老小的性命只怕不保。

    刀无垢满脸笑意的朝柳如风走了过去。

    “柳前辈,新年好。”刀无垢笑嘻嘻的说道。

    柳如风心中叫苦,故意装作不认识的的样子,脑袋垂的更低了,沉声说道:“阁下认错人了。”

    刀无垢说道:“哈,就算晚辈会认错人,但是绝对不会认错这支烟杆。”

    柳如风心中那叫一个郁闷,知道躲不开了,将头上的毡帽摘下扔给刀无垢,露出一张刚毅的面孔,眼角也有了皱纹,柳如风没声好气的说道:“快戴上。”

    刀无垢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对方是公门中人,而自己可以说是朝廷的眼中钉,刀无垢将毡帽戴上,说道:“新年伊始,柳前辈不在家中纳福,千里迢迢从江南来到中原,不知是不是有紧急公务?”

    柳如风说道:“你知道就好。”顿了顿,接着说道:“你的胆子也够大,还敢四处露面,也不知道躲一躲,避避风头。”

    “常言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再说晚辈还真不怕那皇帝老儿。”刀无垢说道。

    柳如风知道自己说什么刀无垢也不会听进去,转开话题,说道:“老朽有公务在身,就不和你闲扯了,咱们就此别过,就当没有见过。”

    “前辈,别走。”刀无垢笑道:“晚辈有一事相求。”

    柳如风警觉的朝四下张望了一眼,说道:“有什么事快说。”

    刀无垢说道:“晚辈有三位朋友被人点了穴道,但是等晚辈回来的时候,却不见了他们的人影,还请前辈帮忙找找。”

    柳如风心头一紧,惊声的说道:“小呆出事了?”

    “小呆并没有在。”刀无垢说着,把之前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说了遍,又把三人站立的位置指着柳如风。

    柳如风将现场仔细的勘察了一遍,好在时间尚早,又是大年初二,路上来往的行人没有几个。

    最后,柳如风低头看着雪地上杂乱的痕迹,陷入了沉思中,似乎在推断着什么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