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临死前的要求
    老汉点了黑牙的穴道,笑盈盈的说道:“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可别怪老朽哦。”

    明明是自己出手偷袭,却说的好像是被逼的一样。

    黑牙是又惊又怒,可是受制于人,还能说什么呢?

    妇人看着张追风笑道:“你还要打吗?”

    张追风的脸涨的通红,他知道自己绝对不是两人的对手,可是眼睁睁的看着刀无垢被劫走,他心中又不甘心,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见张追风神色有些恍惚,老汉眼睛一亮,一个掠身扑了上来。

    张追风陡然一惊,施展身法急退。

    张追风退的快,老汉的速度却更快,伸手一戳,张追风不动了,连招架之力都没有。

    要知道张追风身为天下第一神偷,轻功之高,已属顶尖,天下比他轻功还要高明的一巴掌都数的过来。

    张追风大惊的说道:“你们是“飞天狐狸”庄氏夫妇?”

    “飞天狐狸”不是一个人的字号,而是一对夫妻的字号,他们常年活动在关外,男的叫庄飞花,轻功之妙,有飞天之能,“飞天”虽然说的有点夸张,但正说明庄飞花的轻功之高,实属罕见。

    女的叫苗胜男,身材魁梧胜过大多数的男子,别看她身材高大,但是头脑灵活,狡猾如狐,常常能出其不意的制服对手。

    庄飞花故作惊讶的说道:“想不到中原武林还有人知道咱们的名号,呵呵......婆娘,咱们算不算是威名远播呀?”

    苗胜男笑道:“当然算。”

    见张追风三人被制,刀无垢笑不出了,说道:“两位既然是冲着刀某而来,何必为难他们。”

    苗胜男笑道:“刀公子冤枉咱们啦,咱们并不想为难他们,只不过是他们想为难咱们而已,你也看到了,他们除了穴道被制外,可谓是毫发无损。”

    “三位,一个时辰后,穴道自会解开,三位就不用感激咱们啦。”苗胜男说着,一把抓着刀无垢上了马车。

    庄飞花一声吆喝,赶着马车远去,留下张追风三人恍如木头一般的杵在雪地上。

    车厢内。

    刀无垢直挺挺的躺在里面,心有疑惑,说道:“刀某和两位无冤无仇,不知道两位为何要算计在下?”

    苗胜男说道:“我们也不想,可是谁叫咱们欠人恩情,今日之事是为了报恩,所以只好得罪刀公子了。”

    刀无垢说道:“两位知恩图报,可以称得上真君子,不知道是报谁的恩情?”

    “告诉你也无妨,反正见了面你也会知道。”苗胜男说道。

    赶车的庄飞花突然插嘴说道:“你瞎说个什么,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怎么能将恩人告诉他。”

    苗胜男不满的说道:“你这个胆小鬼,难道还怕他从咱们手上逃走不成?”

    刀无垢笑道:“如今在下成了砧板上的肉,任两位宰割,就算能变成一只鸟,只怕也飞不出两位的手掌心。”

    “你倒是说了句实话。”苗胜男得意的笑了,说道:“实不相瞒,是朱砂门的门主邱不凡邀咱们前来的,因为多年前邱不凡曾出手助过咱们夫妻,所以咱们不能不报恩。”

    刀无垢听的心里凉了半截,要是让两人把自己交给朱砂门的话,自己焉有命在?

    刀无垢苦笑道:“看来这次刀某是死定了。”

    苗胜男点头说道:“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刀无垢叹了一口气,说道:“能不能让刀某喝点酒?”

    苗胜男说道:“怎么......难道你怕了?”

    刀无垢说道:“世上又有哪个人不怕死?但是刀某却不是害怕,刀某杀了朱砂门的人,如今朱砂门的人杀刀某,刀某死而无憾,只不过不想做个饿死鬼。”

    苗胜男想了想,说道:“刀公子,你可不要耍花招。”

    刀无垢的双眼中充满了苦涩,说道:“如今刀某都成了这样,纵然想耍花招,也是力有不逮,就算把刀某一个人扔在车厢里,刀某也逃不了,何况现在还有你这个高手在一边看着。”

    苗胜男想想也是,刀无垢虽然厉害,但是如今被制住,身上被点了好几处要害,纵然有天大的本事也休想逃脱。

    苗胜男在车厢内大声说道:“老头子,去买壶酒过来,顺便买点下酒菜。”

    庄飞花说道:“你还真给他买酒啊?”

    苗胜男说道:“废话,别人都要死了,喝点酒又不过分,就算是死刑犯,临死前也能吃顿饱饭,何况是大名鼎鼎的刀公子,咱们总不能连这点小要求都不满足他吧?”

    “别说了,别说了,我去买酒。”庄飞花停下马车。

    没有多久,庄飞花将一壶酒,一只烧鸭扔进了车厢。

    直挺挺的躺着喝酒绝不会是一件舒服的事,如果这样喝酒的话,不但不舒服,而且喝酒的人绝不会快乐。

    刀无垢喝了几口酒后,鼻子里,脖子间全是酒水,那模样有点狼狈。

    刀无垢说道:“能不能解开在下身上的穴道让我坐起来喝,这样喝酒着实难受。”

    苗胜男还没有说话,车外的庄飞花立马说道:“这可不行,婆娘你可别上当。”

    刀无垢说道:“如今刀某手脚不能动,又能耍什么花招,庄前辈实在是多虑了,你解开刀某身上的穴道,扶刀某靠着车厢坐下,然后再重新封住穴道,刀某就算有再大的能耐也无济于事,刀某只想临死前舒服的喝上几口酒而已。”

    苗胜男沉思了一会,说道:“你说的倒是实话。”

    听苗胜男的口气,已经是答应了刀无垢,庄飞花无奈的说道:“你这个败家的婆娘,可要小心些,要知道制服刀公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苗胜男说道:“老头子,你的胆子未免也太小了,要不老娘将你身上的穴道封住,你逃给老娘看看。”

    庄飞花不再说话,因为他要是如刀无垢现在这样的话,是绝对没有办法逃走的,所以他只好闭上了嘴巴。

    苗胜男一直在注意刀无垢,见刀无垢的眼神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她自己也仔细的沉思了一番,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逃走绝对是不可能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