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五毒丹
    刚才“黄眉老怪”韩通可是说过“不宜见血”,是以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韩通会出手杀人,而且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要知道江湖上名气越大的人越是在乎自己说过的话,可以称得上是一诺千金,有些人把说过的话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

    这不是出尔反尔吗?

    那人被当场震断心脉,确实没有流出一滴血,韩通自然不算是出尔反尔。

    韩通冷哂道:“你们也配称为英雄豪杰,哼......一群鼠辈而已。”

    “咱们是鼠辈,你又算什么?”人群中响起一道冷冷的声音。

    这句话说的针锋相对,说话的人根本就不惧韩通。

    韩通循声望去,说道:“老朽倒是看走眼了,想不到这里还另有高人。”

    一个四十好几的中年女人从人群中不疾不徐的走了出来。

    中年女人身着一袭白裙,头上戴着一朵白花,长的虽然不是很好看,但是却有一种出尘的气质,一张脸冷若冰霜,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简直比地上的冰雪还要冷。

    此人名叫乐梦晨,她在江湖上虽然不很出名,但是她却有个出名的哥哥,她的哥哥乃是江湖榜排名第四的“白衣神枪”乐豪杰。

    韩通笑道:“乐女侠不在天下第一镖局纳福,来此不知所为何事?”

    韩通的话刚说完,在场的人都知道了乐梦晨的身份,外面的人群开始骚乱了起来。

    乐梦晨冷哼一声,冷冷的说道:“明知故问。”声音比人还要冷,好像别人欠了她的一样。

    韩通自讨没趣,讪讪笑道:“请。”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院子。

    韩通说道:“将东西搬出来。”

    轿帘掀开了,却不见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朱红大轿里面竟然是一桌酒席。

    韩通笑道:“任大哥知道刀公子在此荒野小村,特意令老朽置办了一桌酒席送给刀公子,还请刀公子笑纳。”

    刀无垢笑道:“刀某正愁不知道如何招待两位,“活阎王”倒是想的周到。”

    几人鱼贯而入,两名大汉将酒席搬了进去。

    外面的人依旧没有散去。

    屋里面的气氛显得有点尴尬,桌上摆放着一桌的佳肴,谁都没有动,每个人好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

    乐梦晨进来后一直盯着张追风,好像其他人都是空气。

    张追风被乐梦晨盯的心里发毛,嘎声说道:“不知乐女侠有何指教?”

    乐梦晨冷声说道:“说......幻影夺命针是你从何处偷来的?”

    张追风苦笑道:“张某也想偷那天下第一暗器,但是张某也不知道它如今在何处,又如何去偷?”

    乐梦晨脸色微微一变,寒声说道:“这么说,幻影夺命针真的不在你身上?”

    “确实。”张追风说道:“乐女侠要是不信,倒可以来搜身。”

    让一个女人去搜一个男人的身子,这话说的有点轻浮。

    乐梦晨狠狠的瞪了张追风一眼,看着刀无垢说道:“我想听刀公子说。”

    刀无垢说道:“幻影夺命针确实不在张兄弟手中,这一点丑道人可以作证。”

    无奈之下,刀无垢将在济南罗府和丑道人动手,遭黑衣面具人偷袭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下。

    “黄眉老怪”韩通拊掌笑道:“刀公子之智,老朽佩服的五体投地。”

    刀无垢说道:“当时实在是无奈之举,想不到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乐梦晨的脸上满是失望之色,冷冷的说道:“告辞。”说完,径直离开了房间。

    乐梦晨一走,房间里面的气氛也随之缓和了起来。

    韩通叹道:“她原本不是这样的,只是后来才变成这样,说起来她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

    张追风接口说道:“她哥哥是名震江湖的乐大侠,有什么苦命的?”

    韩通说道:“你们年纪小,有些事可能没有听说过。”

    见几人一脸好奇的神色,韩通接着说道:“二十多年前,那个时候的乐梦晨可是一个性格开朗的江湖女侠,哥哥乐豪杰是年轻一代的高手,自己又嫁了个好人家,可惜一场大变,夫家被人灭了满门,唯独只有她当时在娘家这才逃过一劫。”

    张追风惊讶的说道:“不知道是谁灭了她夫家满门?”

    韩通苦笑道:“至今仍旧是一段江湖公案。”

    “这倒奇怪了,总有怀疑的对象吧?”张追风说道。

    韩通缓缓的说道:“他丈夫是淮河大侠孙振武,为人光明磊落,连当时淮河附近的绿林人物也对他敬重有加,这样的人几乎可以说没有仇家,所以根本就不知道是谁下的毒手。”

    “但也不是完全无迹可查,幻影夺命针在谁的手中,谁就有可能是她夫家灭门惨案的凶手。”

    这下轮到刀无垢惊讶了,开口说道:“二十多年前,难道她夫家的人死于幻影夺命针之下?”

    韩通摇头说道:“这倒不是,因为当时幻影夺命针在他夫家,可能这个秘密走漏了,所以才导致被灭门吧,经此大变,乐梦晨仿佛变了个人一样,开始追查幻影夺命针的下落,好找出凶手为丈夫报仇,可惜血案过后,幻影夺命针却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

    几人听的唏嘘不已。

    幻影夺命针虽然是天下第一暗器,但是也是一个不祥之物,谁要是得到了,只怕会连睡觉都睡不安稳。

    韩通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郑重的递给刀无垢,说道:“任大哥得知刀公子对毒公子有救命之恩,这颗五毒丹是治疗内伤的奇药,赠给刀公子以报救命之恩,请刀公子务必收下。”

    德川樱子和张追风听的一喜。

    刀无垢也不矫情,接过五毒丹,说道:“烦请韩老转告“活阎王”,刀某谢过。”

    韩通笑道:“老朽一定转告。”话音一顿,接着说道:“告辞。”

    等韩通走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空无一人。

    原来自从乐梦晨出来后,上了年纪的人见乐梦晨并没有和屋里的人动手,就推想到幻影夺命针不在张追风的手中,也跟着走了。

    年轻的人见有人离开,一打听,得知其中的缘由后,只好也跟着离开,没有多久,外面的人走的个一干二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